斯兰教与儒教的对比方面,清末民初的两位中国回族穆斯林作者分别站在捍卫伊斯兰教的立场上分析了儒教思想和特征,并对中国社会中不断出现的儒家思想回归和儒学的振兴进行了分析和评判。

  首先,杨仲明阿訇出于忠诚于伊斯兰教的立场在《四教要括》中对儒教思想和儒教进行了大胆评析。比如他阐述道:儒教的教义思想早在尧舜时代就产生了,在禹和汤的时代得到传承,到了周朝文王、武王和周公时达到兴盛阶段,而孔子则全面地完备了它的学说体系。
  今天儒教成了中国的主流宗教。说到它的详细理论,则一辈子都学不完,几代人都难以钻研透的。但如果扼要地总结一下要义宗旨,儒教理论不过是需要社会士民学习之,而统治者则推而广之,晓而知之;它教导的是努力使人与“天”合一等理论。
  说到内具圣德而外治天下那样的重要性,其实就是蕴涵在日常生活需要的伦理道德中。《四教要括》还评论说,儒教思想如果深化地讲,即便有些圣人也未必全部知晓;如果广泛宣传,那么苯拙或平庸之人也会理解和实践。所以说,纯洁的东西就是很纯洁。
  然而,身处其中,但完全不能认识因由结果,这并非不懂来龙去脉的客观规律罢了。儒教谈的初始,其实不是伊斯兰教意义上的初始,而谈的终结也不是伊斯兰教意义上的终结,这并非前因后果不是因果关系。儒教的让开端发生,让终结停止,都不可能通过起始和终止进而来推算,而是寻求适合自我的发展规律。
  在论及伊斯兰教的本体论时,杨仲明阿訇进一步提问道:“始者何,真宰是也;终者何,实报是也。非真宰,则天地万物无始而不能有;非实报,则天地万物无终而罔攸陋。彼所谓真宰,苍苍之天也。所谓实报,悠悠之名也。盖訾论之其所谓功化之极诚而已。分则万殊,合则一本。然则真宰其太极乎?虽然如吾之说,则谓帝,谓天,谓太极,随指而名,无处而不当。不如吾说,则所云者,皆其用之发。而揆诸真宰之全,有非所有而有,不可无而无者多矣。故号帝吁天,徒为悬积相怵,究非呼吸可通,要不副真宰之实。我之所谓无始者,此耳。”
  他这段话的意思是很清楚的,用现代汉语解释就是:什么是世界的开始?是真主,全世界的造物主。什么是世界的结束?是末日审判。如果没有真主,那么宇宙的天地万物就不会发生;如果没有末日审判,那么整个世界就因为没有结束而迷惘和不知所终。
  儒教认为的真主其实是苍天而已。而所讲的报应结果,其实是远古规定的纲常伦理法则。所理论的只不过是实用效果的极致化罢了。变化形成万物的差异,融合就成为本源一体。 但是伊斯兰教教义中的真主是儒学思想中的太极吗?即便按照我的说法,讲到天帝,讲到苍天,讲到太极,都是随意的实际的名分所指,都应该说是恰当的。假如不按照我说的,那么所有谈到的,都是以实用功效评定的言论。
  但是仔细理论真主的全能,那么它有别人没有的有,有别人必需的而它不必的,像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叫喊天啊和呼吁天帝的,真是白费心计和力气,而且也不完全是像自然呼吸那样通畅,儒教的终极关怀在本质上与真主的属性不相同。我们伊斯兰教教义讲的没有起始这一点,就是如此。
  《四教要括》在对照儒教和伊斯兰教方面继续阐述道:“夫天下之报施固不爽,而有时不验。儒者求其说而不得,乃起而託之于名,唯名之因乎人者,虽曰必得,然即使芳流万古,秽彰奕禩,亦不过大忠大奸之论定人口耳。况殃庆无余,善恶有时,而不彰好恶,难齐毁誉,亦因人而有异。宇宙间顺不获福,逆不见祸者,可胜道哉!虽自尽悻免,在人原无冀报之心,而天道如此,反不若人世赏罚之明。彼苍者天曷其有极,故笔削褒贬,止可用以示后,实不足以鉴前,总无关实报之理,我之所谓无终者此耳。此不得圣人引进而遣其极者也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