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清末民初伊斯兰教界中的“回儒对话”
2016/1/11 9:21:03

从穆斯林学者观念出发的这种不同信仰和宗教间的对话和交流应该说是强化伊斯兰教意识和信仰的进程,它们非但没有削弱自己的宗教,反而提升了伊斯兰教,弘扬 了伊斯兰教。他们在对话中的观点和态度对于我们今天的文明对话和宗教比较研究以及如何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了鉴戒和历史性的参考。 
  清代中期,著名的云南回回学者、经师和大阿訇马德新(1794-1874)在他的一系列著述中以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对伊斯兰教和儒教进行了比较研究之后,历经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这期间遭受了清政府对西北和西南地区回民大起义的血腥镇压,北京和云南等地在学术层面的“回儒对话”活动在一度沉寂之后再次浮现。
  这种以学术著述为主要内容的宗教对话首推北京的阿訇、著名伊斯兰经师杨仲明(1870-1952)先生著的《四教要括》为代表。杨仲明阿訇曾经是北京崇文门花寺清真寺的掌教,生前著有《中阿初婚》等著作,翻译出版了汉译《古兰经大义》。
  他的译本在宗教界人士中获得好评的声誉,因为杨仲明阿訇的译本用了北方穆斯林社会中最地道的经堂语,且被认为是忠实地转达了原文的精神。由于杨仲明阿訇有高深的阿拉伯文和汉语的基础,且知识广博,在华北的伊斯兰教界中素有“杨才子”的美称。[4]他对伊斯兰教的学术和宗教学科的发展建树是很大的。
  《四教要括》是一部关于比较宗教学的读物。原稿完成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此书后来由北京崇文门花市清真寺总发行并于宣统元年(1909年)为天津秀真精舍出版。此书目前在国内很少见到甚至极为罕见。笔者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时在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图书馆珍藏的基督教传教士毕敬士(1900-1985)先生捐赠的中国伊斯兰教古籍资料10涵中看到有这样一册。
  《四教要括》旨在与儒教、佛教以及基督教教义的比较中宣讲伊斯兰教教义,是中国穆斯林学者中鲜有的能将伊斯兰教置于与其他世界宗教发生关系的视角来阐述并进行宗教比较的著作。
  余振贵和杨怀中两位学者在《中国伊斯兰文献著译提要》中指出,杨仲明阿訇写作本书,即为“揭孔、释、耶、回四大教旨”,主张四教“通融”“调和”,并围绕世间和出世间两大境界阐明伊斯兰教是“以世间为本,以出世为用”的唯一“圆满无缺的信仰”,主张“义以穆(即伊斯兰教)为主,文以孔(儒学)为用”,阐发了要求四教之间对“各家大旨”要“指实直陈,互相尊重,不要抑此而扬彼”的立场。如此点评该书的学术贡献应该说是非常贴切的。
  当我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时,于燕京学社图书馆的毕敬士捐赠的有关中国伊斯兰教古籍书中还见到了一册名叫《大同元理》的中国伊斯兰教哲学汉译著作,是由来自云南南部地区的李衠先生编译,1917年1月由坐落于牛街清真寺的北平清真书报社刊印。
  此书在国内也未见到,查了国内几个大图书馆也无收藏。全书从哈佛的藏本来看约万余字。据穆斯林李衠的好友啸翁在该书的“序”里论述:“大同元理”即是中国神话系统中的盘古氏、在伊斯兰教中又名阿丹(亚当)圣人的最早宗教的教理,它“极正极平,又雅又俗,其中议论极浅极明,又刚又直,似觉人人能识,人人能晓”。
  啸翁还认为:“大同之至道出于天然,所有之宗教,多由人创,唯大同之至理,为万国亲睦之要素,宗教之迷信,实百业相争之祸胎”,只有先知穆罕默德降生后,才“祖述盘古之元理,复辟大同之要道,传之今日,遍及环球”。因此,欲求大同元理之精奥,必须“化除畛域之见,亟存大公之公,研究《天方性理》,兼阅《天方典礼》,即得正大至中之道矣”。
  在论述伊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