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与此同时,国际与国内形势表明,伊斯兰教在我国构建新型国家安全战略过程中,必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这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阐释。
  第一,目前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是15.7亿,占全世界人口23.4%,而从我国发展战略来看,无论是西进战略、南下战略,还是国家近期提出的“一带一路”都绕不开伊斯兰教与国家安全战略这个主题。
  伊斯兰文明与中华文明是相邻的两个文明板块,从此意义上讲,伊斯兰世界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必然是持续的,不可避免,不仅涉及政治、军事等传统安全,也涉及思想、文化乃至生态等非传统安全。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和思想准备,将其视为一个历久弥新的“新常态”来看待。而两大文明板块的交汇之地首当其冲就是新疆,就像两个大陆板块交界的地方往往是地壳运动最激烈的地方一样,文明板块的交汇点往往也是交流与交锋最为突出的地方,也正是因此它才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
  第二,极端主义对我们国家,特别是新疆的影响究竟是长期的,还是短暂的?伊斯兰教在抵御极端主义过程中可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目前各界最有争议与思想交锋最激烈的问题。从根本而言,各种意见出发点都是一致的,即都是出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抵御宗教极端、反对暴恐、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区别在于对具体问题和举措的认识不同。大体而言,有的人强调下猛药,保持高压态势;也有人主张,不可操之过急,只能文火慢炖,徐徐图之。治理极端主义不仅要治标还要治本,不仅要治症还要治病。而要做到标本兼治,长治久安的关键在于,治理举措应走向多元化而非单一化、具体化而非简单化。
  第三,传统对伊斯兰教与国家安全关系的理解亟待有所突破,实现从单向度的国家安全观到总体的国家安全战略,从消极防御的国家安全观到积极布局的国家安全战略。
  传统的国家安全观在取向上带有“负向与防御”的被动含义,而新型国家安全观不仅涉及我国边疆民族地区的安全问题,还从更广范围涉及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安全合作,乃至伊斯兰世界在中国的全球安全战略中所具有的意义,超出了狭义的国家安全的范围。可以说,狭义的“国家安全”属于单向范畴,而广义的“国家安全”则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的角度,属于双向甚至是多向的范畴。就此而言,这种安全战略观更符合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总体的国家安全观”。
  本文提出,伊斯兰教是中国构建新型国家安全战略过程中一个必须认真考量的重要因素,也正是主张打破原来片面的国家安全观,从广义的国家安全战略的高度,以辨证的视角,综合考量伊斯兰因素在构建“一带一路”过程中所可能扮演的多种角色以及所具有的多重涵义。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