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中国穆斯林发展与阿拉伯国家经贸往来的基础力量。
  (二)文化亲近优势
  我国有30多个少数民族与境外同一民族毗邻而居,其中8个民族建有民族国家、4个民族在邻国建有一级行政区。边疆少数民族特别是西北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语言相通、文化相近,存在着天然的历史文化纽带,有着文化心理上的自然亲近。比如伊斯兰教是“一带一路”沿线中亚五国的主要宗教,而中国信仰伊斯兰教的十个少数民族:回、维吾尔、东乡、撒拉、保安、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塔吉克、塔塔尔族,主要分布地都在中国西北地区。
  (三)历史渊源的优势
丝绸之路是我国古代各族人民与亚欧大陆上各国人民共同开拓的、连接亚欧非的贸易和人文交流通路。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沟通东西、连接南北,我国各民族在这个大通道上迁徙、交流、交融,传递东西方文明的精华,留下了辉煌灿烂的文化,形成了西北和西南两个“民族走廊”。可以说,我国少数民族特别是穆斯林和民族地区自古以来就与丝绸之路息息相关,有着很深的渊源,各族群众对丝绸之路有着很深的情感认同。
  (四)国家发展战略转移机遇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对外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受地理区位、资源禀赋、发展基础等因素影响,对外开放总体呈现东快西慢、海强陆弱格局。“一带一路”将构筑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一体两翼”,在提升向东开放水平的同时加快向西开放步伐,助推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
       
  三、发挥好中国穆斯林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积极作用
  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中国穆斯林要充分发掘伊斯兰教深厚的文化底蕴,继承和弘扬“丝绸之路”这一具有广泛亲和力和深刻感召力的文化符号,积极发挥文化交流与合作的作用,使沿线伊斯兰国家都可以吸收、融汇外来文化的合理内容,促进不同文明的共同发展。
  “一带一路”是历史遗产之路,是文化交流之路,是经贸合作之路,更是创新未来之路。今天中国政府对“一带一路”的解读,已经对古代丝绸之路的概念作了大的拓展和延伸。
  与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相比,“一带一路”具备更坚实的现实条件。从人文历史看,丝路精神熠熠生辉,沿线各国人民友好交往源远流长,“一带一路”将延续古丝绸之路友好合作的精神,在新的时期开启规模更宏大、内容更丰富、意义和影响更深远的新格局。从经济环境看,经济全球化持续深入推进,国与国的经济联系空前紧密,经济相互依存度继续提升,交通、通讯、信息技术飞速发展,极大地缩短了国与国之间的时间、空间距离。从政治关系看,区域一体化深入发展,东盟、上合组织、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海湾合作委员会、亚太经合组织等区域合作组织蓬勃发展,亚洲、欧洲内部经济融合步伐加快。同时,中国与东盟国家、中亚国家、中东欧国家、俄罗斯的关系稳步发展,彼此间各部门、各领域、各层次合作日益机制化、常态化,人员交流也达到较高水平。这些都为建设“一带一路”奠定了深厚历史基础,提供了牢固现实支撑。
  对西北五省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立与发展是实现西北地区整体跨越式发展的难得机遇。在经贸、人文等领域,这些省份与中亚国家合作前景广阔,有很大的相似性——拥有丰富的能源并存在严重的水资源短缺等。因此,相关省份可与上述国家在能源利用、节水技术、防沙治沙、旅游开发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此外,还可以在如下领域重点发力:
  (一)推动西北五省人才储备库建设。在高校学科建设上以及人才培养上开设相关专业,以培养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