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派之争”是一个传说
2016/1/7 9:30:30

  2015年2月17日,联合国大会对叙利亚问题投票,人民网组织专家进行“解读”,来自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某位专家一上来张口就是:“首先是教派之争……”著名中东问题专家马晓霖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说:“叙利亚之乱已演化成阿拉伯的教派之争……”年初以来,随着叙利亚动荡和伊朗危机逐步升级为西亚地区头号热点,一个说法出现了: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教派冲突。
  及至今日,“教派之争”的说词,几乎充斥了所有分析叙利亚局势的“专家解读”:从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千年宿怨”娓娓谈起,一路解说到沙特和伊朗间的“大国博弈”,最后演绎出来个逊尼“海湾帮”死磕什叶“新月党”的剧情……貌似一场地区冲突,纯粹就是两个宗教黑帮抢夺掌门人权位的火拼。
  这样的“解读”,很有些中世纪阿拉伯传说的风格,大漠,黑风,蒙面人……神秘而血腥,颇对媒体受众的口味儿。再经专家之口说出,又蒙上了一层“资深”的色彩,变成了一个“权威的传说”。
  西亚的事情,果真就是这么一个剧情简单的传说?逊尼派、什叶派之间,果真存在什么事关信仰根本、不拼出个你死我活便干戈不息的教义分歧?波斯人、阿拉伯人,真的就是一群永远无视生存困境、只为宗教冲杀的无脑角色?如果说这些问题荒诞不经不值一答的话,那只能证明杜撰这个传说的专家们在藐视我们的常识,侮辱受众的智力。
 
  传说就是传说,再权威它也只是个传说。与专家给自己的小孙子讲述的童话传说不同的是:“教派之争”的传说,它是一个宣传版本的传说。——这种版本的专家解读,恰似当年欧洲的教士和学者,把印第安人不堪每天16小时以上的井下沉重劳作而全家集体自杀的现象,解读成印第安人娱乐的奇风异俗。
  没有教派的“教派之争”
  首先要说清楚的一个常识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不存在任何教义分歧。
  在对伊斯兰教基本教义原则的认同上,什叶派和逊尼派完全一致。如果非说有什么分歧的话,那就是双方对于1356年前两位领袖人物的政治继承权,存在不同看法。——但它是权力之争,不是教义之争。这也就是什叶派与逊尼派出现的根源。这就是说:什叶派和逊尼派,是根于政治权力之争的矛盾而分化产生,而不是源于宗教学说的理论分歧而产生;它们是世俗利益冲突的产物,与伊斯兰教的教义本身毫无干系。两者的矛盾,是争夺现世政治利益,而不是争夺对正统宗教精神的继承——产生之初是这样,千年发展历程中是这样,今天更是这样。所以,纳忠在《阿拉伯通史》中说:什叶派和逊尼派是政治派别,不是宗教派别。更著名的希提《阿拉伯通史》在谈及“穆斯林各教派”(第三十章)时,并未把“什叶派”作为一个显著的宗教派别加以论述,并指出:“什叶派”作为宗教派别出现,是在它作为政治派别诞生四百年之后,为了躲避政治迫HAI而推演出一些特殊的教法律例。
  如果说,今天的现实中确实存在着“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有宗教观点分歧”的事实,那只能说明:历来的统治者和依附于统治体制的宗教教士,根据自身的统治需求,为实现某些政治目的,需要借助宗教的工具——而设计、凸显和持续地放大了所谓的“分歧”。尽管如此,这种“分歧”依然被局限在一些无关宏旨的细节方面。至于今天在穆斯林群众中可能存在“两派教义分歧”的看法和说法,也只能说明:穆斯林大众在承受着一个被政治改造、千年扭曲的宗教后果。
  以上,只为廓清一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