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西媒言论自由的另一面”巴黎暴恐案前前后后的报道与舆论生成
2015/11/16 15:00:30

  [编者按] 媒体的言论自由,最初是作为对于政治权力的监督和制约,以一种以下抗上的姿态出现的,这时的言论自由是一种合理合法的权利,值得尊重。但是,当这些获得了至高地位的媒体,转而将它们的说三道四指向非西方国家、少数族群、弱势文化时,其性质就完全变了。这时它们的放肆言论就变成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肆意扫射,言论自由变质为一种不受制约的权力滥用。
 
  巴黎《查理周刊》恐袭案,没有疑团,袭击者以“为真主复仇”的名义开枪杀死了他们心目中的仇人。事实清楚,动因也清楚。
  为死难者默哀之余,很多人心里也明白,这是早晚要发生的事。杀人者认为杀掉仇人是早晚的事,那些记者和漫画家们何曾未想到过?虽然奥朗德总统在第一时间就将此案定性为恐怖袭击,但毕竟还是与发生在集市、车站等大众公共场所的恐怖袭击大有不同。(引者注:1114事件改变了这种说法)
  世人见证,一方高喊为真主复仇,另一方高喊言论自由,这是个老剧本了。同样的场景一再反复,说明其中有着复杂的因果关系。对于恐袭这一方,袭击者何种理念、何种诉求、何种目标和手段,人们已经有了很多的认识,一般人也都能列出个ABCD;相比之下,西方媒体的这个言论自由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东西,却不是那么清楚,其中的玄机奥秘,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理解。
  既然老剧本又上演了,那就借此机会好好再好好论述一下这个问题。
  言论自由,被标榜为西方的主要价值观之一。在西方社会,民众可以公开批评任何政党、政府和政治人物,也可以公开讽刺、谩骂任何权势人物,甚至包括宗教领袖,这被视为是西方言论自由最典型的体现。非西方国家很多人对此羡慕不已,联想到自己国家曾经发生的众多因言获罪事例,以及仍在实行的种种言论钳制政策,便凭此一点就义无反顾地认定西方是好的,本国是坏的,西方是对的,本国是错的,西方是天堂,本国是地狱。
  表面上看,这种认知和判断没什么不对,若将今天的西方和中国历史上的“文字狱”作对比,无论如何都要承认前者代表了先进和开明,后者代表了落后和黑暗。
  然而,人类社会的事物都是复杂的,天底下并无绝对的真理。即使是言论自由这个似乎怎么看都像是肯定的、天然正确的好事,其实也有否定性的另一面。特别是当言论自由被某些人拿来当成工具和武器时,这个原则甚至还会暴露出其黑暗、险恶、野蛮的一面。
  对于那些深受西方言论自由迷惑的人们来说,了解到这一面非常有必要,否则早晚会受到沉重的打击和伤害。
 
  一、先发国家的独有优势
  首先要了解的是,言论自由,特别是政治议题上的言论自由,在西方国家有着独有的意义,与其他国家完全不同。
简单说,西方国家是现代化的先发国家,在其现代化转型过程中,其社会事务先后完成了两个重大的分离切割。第一个是政治与宗教的分割,第二个是政治与经济的分割。所以,在今天的西方国家,政治不再至高无上,也不再统领一切,实际上成了一种“小政治”,相对独立,局限在特定的领域,而且受到重重制约。
  美国政府陷入财政危机,说关门就关门了;日本首相更替速度世界第一,说更换就更换了;法国总统和英国首相则越来越像些小人物,但说当选也就当选了;无论怎么样都不影响整个国家的全局。因为最重大的社会事务,如金融、经贸、宗教、文化、舆论、科技等等,已经和民主政治切割开了,都在寡头和财团的掌握之中,属于私权力集团的金权政治,不在民选政府这个“小政治”领域之内。
  这两个重大分割,只在西方国家中完成了,所有刚刚开始现代化转型或正处在转型过程中的非西方国家,都没有完成。伊斯兰国家实行政教合一,而儒教文明圈的东亚各国,政治和儒家道德也从未彻底分离;在经济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