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发现欧洲》中译本导言
2015/10/19 10:59:06

  对中国的读者来说,伯纳德·刘易斯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作为当代西方最为著名的中东和伊斯兰研究者,伯纳德·刘易斯著作等身,早在1979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就组织多位学者,将他的《历史上的阿拉伯人》翻译为中文,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分量不厚,但影响却不小。且不说它的出版在当时阿拉伯研究和中东研究中的重要影响,即使在相关资料和著作远多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今天,它仍然是一本不可忽视的参考书。
  前些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又从台湾引进了刘易斯的《中东:自基督教兴起至20世纪末》一书,以《中东:激荡在辉煌的历史中》为名出版。在“911”事件促使有心人对中东和伊斯兰教问题进行思考的背景下,此书也有一定的影响。
  伯纳德·刘易斯191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939年毕业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获伊斯兰教史专业的博士学位。其间他曾在巴黎大学学习,师从著名东方学家马西农。毕业后他任教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1974年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高等研究院的联合邀请,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系,后加入了美国国籍。
  刘易斯确实秉承了欧美东方学研究的深厚传统,他精通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法语、德语、希伯来语、拉丁语等多种语言。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他先后出版了《阿萨辛派》、《伊斯玛仪派的起源》、《历史上的阿拉伯人》、《现代土耳其的出现》、《伊斯兰教:从先知穆罕默德到君士坦丁堡陷落》、《伊斯坦布尔与奥斯曼帝国文明》、《伊斯兰的政治语言》、《伊斯兰与西方》、《中东:自基督教兴起至20世纪末》、《现代中东的形成》、《冲突中的文化:大发现时代的基督教徒、穆斯林和犹太教徒》、《伊斯兰教中的犹太人》、《闪族与反闪族:对冲突与歧视的探究》、《中东的种族与奴隶制》、《中东的未来》、《什么出了错:西方的冲击和中东的反应》等几十本著作。其中《中东》和《什么出了错》多次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正由于刘易斯的学术贡献,他被誉为美国中东研究最伟大的“圣人”,《历史学家与历史著作百科全书》称他为“战后关于伊斯兰和中东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学家”。他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亦不可小觑。
  美国的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曾称,“伯纳德教我们如何理解中东复杂而又重要的历史,并为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下一步行动指明了方向。”2006年刘易斯90岁生日前夕,美国费城国际事务委员会专门为他举行了荣誉午餐会。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切尼在现场发表讲话盛赞刘易斯,说“在新世纪中,政策制定者、外交官、学界和新闻媒体每天都在追寻刘易斯的智慧”。
  不可否认的是,刘易斯身处的“东方学”研究阵营得到的并非全是正面的评价。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东方学传统频遭质疑。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一书中,批评东方学家们“尽管试图使其著作成为宽容客观的学术研究”,但实际上却“几乎成了对其研究对象的一种恶意诽谤”。在他看来,伯纳德·刘易斯正是这类学者的典型。
  此后在萨义德和刘易斯之间发生了一场历时多年的论战。在1986年的北美中东研究学会上,两位学者进行了一场直接的辩论[ 辩论内容可参看薇思瓦纳珊编,《权力、政治与文化——萨义德访谈录》,单德兴译,三联书店,2006年,387-411页。]。
  刘易斯在后来出版的《伊斯兰与西方》中对萨义德进行了回应,认为作为纯粹学术研究的东方学研究复杂多样而且专业,门外汉的批评是无意义的。萨义德则在1994年为《东方学》撰写的后记中再次对刘易斯进行了批评,认为他“无所不知的冷静的权威面具”无法掩盖其观点中强烈的意识形态内涵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