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是中国公共外交的重要资源
2015/3/12 12:42:22

  宗教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与精神纽带
  近几十年来,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风起云涌,中国趁势而上,迅速融入国际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通过改革开放发展自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奇迹。中国国家利益向全球延伸,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全球目光聚焦中国,包括宗教在内的公共外交作用随之凸显。宗教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载体与精神纽带。玄奘西游与鉴真东渡至今被人传诵,并成为中印、中日关系强大的文化纽带。但现实看,宗教却依然是中国与外部世界相互认知薄弱、信任程度低、分歧严重的领域。
  过去中国外交谈起宗教和人权往往“谈虎色变”,是中国与西方在外交和意识形态上斗争特别尖锐的领域。地处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改为人权理事会)曾目睹中国与西方国家每年就涉华人权提案激烈较量,而宗教自由问题正是美西方用来攻击中国的主要武器。这些场面现已成记忆,但在国际舆论、中国与西方国家双边关系中,宗教问题依然突出。
  如何卸除这种外交“负资产”包袱?如何利用中华文化包括中国宗教在公共外交中发挥正能量?这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进程中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公共外交需要深入分析世界宗教发展趋势和当前各种宗教互动态势,增强讲述中国宗教故事和设置相关议题的能力,以引导国际舆论,塑造中国宗教良好国际形象。
  目前中国公共外交虽已囊括宗教因素,但主要考虑的是如何消除负面影响,运用宗教资源开展正面的公共外交尚欠缺。在信息革命的新时代,宗教领域的博弈和浸润无处不在,宗教所特有的“倾听”和“传播”能力已经突破国界。不少宗教非政府组织以其强大的信息传播系统,可在短时间内迅速将信息传遍各国信众。如总部在台湾的佛教组织慈济基金会,分会遍及五大洲,自1991年援助孟加拉水灾以来,已经援助了70余个国家。慈济不仅提供援助,还利用自己的电视台、出版物和网站广作宣传,其公共外交能力值得研究。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将坚持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理应包括宗教自信,因为它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信仰、宗教和文化都是影响人们思想和感情的渠道。中国公共外交要以中华文化历史悠久、能量强大的宗教为资源,传播中国智慧、讲述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使中国公共外交更加有声有色、深入人心。
  宗教是地缘政治中“貌不惊人”的软实力,在开展公共外交时要关注宗教的地缘政治影响。美国进入21世纪在伊斯兰世界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并试图以西方民主来改造伊斯兰国家。但它忽视了伊斯兰教对中东和南亚地缘政治的影响和伊斯兰内部派别的世代纷争,结果损失惨重。现在,中东许多国家社会结构撕裂,国家治理能力丧失殆尽,极端宗教势力日益坐大。
  中国周边地缘政治环境复杂、严峻,而地缘宗教环境则相对温和:东亚地区日、韩受汉传佛教影响;东南亚国家以南传佛教为主要信仰;蒙古受藏传佛教影响;印度以印度教为主导,南亚伊斯兰教占主导地位;中亚、西亚、俄罗斯和中东欧主要是东正教。目前,世界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影响最广。基督教在西方占主流,并在拉美和黑非洲全面扩张,呈南北发展态势。伊斯兰教从西亚北非向东延伸至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形成东西方向“弧形圈”。这种“南北与东西”的描述形象道出了当前全球地缘宗教环境概貌。  中国与广大伊斯兰国家保持友好关系,总体置身国际宗教冲突之外,不是原教旨主义恐怖势力的主要目标。中国安全威胁部分来自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三股势力”,但中国周边地区并非其核心区域。而且,中国经略周边初见成效,上海合作组织就是通过跨国合作以应对区域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本站地图 | 古兰经诵读 | 本站图片导航 | 留言讨论 | 会员文集汇编 | 天方年历 | 协会信箱 | 协会邮局 | OA办公系统 |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0-2021 浙江省伊斯兰教协会
浙ICP备11063786号
备案:沈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