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我的爷爷---长胡子百哈


2005-07-31 07:07    天山独雕 @ 天方文化



[dvnews_page]
    今天早上做完邦木达,看一会经书但不入眼,便想小睡片刻。无奈恼人的思绪浮上心头,忽然想起了我的外爷爷,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外公。我的外爷爷经名叫百哈,学名叫马英。因为有一胸漂亮的银白色的长胡子,人们便尊敬的送给他这个雅名:长胡子百哈。他原先是乌鲁木齐十七户人,后来因为他的母亲非常想念他便搬回到农村。

    我在十二岁的时候,他便做完了人生的最后拜功,卸下了顿亚上的一切包袱,响应真主的口唤谢世而去。只记得那天送买提的人特别多。老人们都在谈论着他的一生,青年娃娃们以敬仰的心聆听着他那朴素的人生哲理。当时,我在想我的这位外爷爷既不是阿訇,也不是庄子上的头目人,为什么赢得这么好的口碑,值得人们如此的尊敬呢?我对老人的记忆是零星的,一部分是从母亲的口里得知的。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往外爷家跑,虽然自己的家爷(父亲的父亲)也是非常的疼我,但就是不想去。现在时过境迁了,被现代生活气息熏的乌烟瘴气的一颗“极端现代”的心麻木了,难以揣摩儿时的心态。或许是外爷一家人都喜欢的缘故。他们是大家口人家,我有好几个舅舅。那时他们都是毛头小青年,头发留得老长,但是他们也非常惧怕外爷。他们虽然白天跑的不见踪影,晚上总归要回来睡觉。这时他们的一头美发便遭殃了。回家时,好酷的发型,早晨起来就变成“岳老三”了,而外爷却是装的一脸严肃,不知所以然。其实这正是他做邦木达之前的“杰作”。外爷是一个非常虔诚的穆斯林。他做邦木达不容许儿女们懒床。儿女们领略过外爷“理发”技术的高超,对于懒床却不以为然,然而这时他们却想不到洗了一头冷水浴。这一惊以后,每天只要听到老人的邦克声,他们的美梦早已惊醒。每天邦木达下来他先泡上一盅子盖碗茶,用铁丝做的支架上,烤几片切开的馒头,做到炕头朗诵一会《古兰经》,等朗诵完,馍馍也被烤得黄黄的,这便是他的早餐。在他吃早餐的时候我跟舅舅们围坐在他旁边,听他讲述《古兰经》的故事,教门的事迹,圣人的历史,以及他那富有的人生经验。写到这,让我联想到当时坐在面前的外爷不像是一个质朴的农民,更像是在阿巴斯时期坐在巴格达街头一个睿智老人向人们传播真理的深邃,我们的神情也是那么的专注/神往。老人向我们娓娓的道来他的往事,说他跟尕司令握过手,给尕司令牵过马,说尕司令如何的儿子娃娃,如何的英雄了得,又见过小马阿訇(马良骏)说他的学识如何高,德行多么好,以及小马阿訇跟马军长如何交涉,盛世才的阴毒等等`````这些确切的历史是学校外的活知识,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学到这些历史知识的。外爷用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经常来教育我们说:为人要似海!当时搞不清楚什么意思。后来父亲经常念叨这句话慢慢才理解开。是啊,人一生就是要胸襟似海阔博,交友似海。外爷用一生的实践来证明这句话的哲理性。他在农村时曾经当过农协主席。无论什么时代,社会总是一个大火炉,是金子还是铜,都要在人生的大火炉里来历炼。他的清贫的生活塑造了一个热爱粮食,热爱乡亲们的质朴的农民形象。他的这份“官衔”也不小,纵然不能大富大贵也罢,但是在那个年代吃好喝好还是不成问题。跟他一块工作劳动的干部们都特别的“尖钻”,惟有他一根草绳也不往家带得坚守着自己的人生道理。记得母亲说,有一天小舅舅饿坏了,他就到玉米地里掰了几个玉米棒子带回来烧着给他吃,外爷回家一看抄起扁担就是一顿夹头夹脑的打,让她赶快送回队里去。文化大革命时期一切东西都是集体的。母亲没有办法含着眼泪去交公,心里暗恨外爷的执坳。后来外爷向他们说到没有口唤得东西咱们吃上是哈拉目。

    他的作风赢得了汉族头们的信服。在那个年代里,对于伊斯兰人们是谈之色变,惟恐避之不及。比如说:念过经的阿訇,满拉们,在那个时代里你要称他一声阿訇,他准要跟你翻脸,今日反其道而行之,懂一点“杂碎”的你若不尊称他们阿訇,不说塞俩木准保他们气得跟你过不去,岂不可笑!言归正传,好多人都接受不了真主的考验,寺被拆了,阿訇不当了,信仰泯灭了,人们普遍意识到教门不复存在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外爷在农场的工作积极?还是真主的赐悯?多么严重的形势下,他是拜功不丢,斋戒不落。当农场有事找他时,不论汉族干部还是回族头都会等他做完乃麻子再说。后来他们的主任也是回族问他不害怕吗?他笑一笑只说一句“我只害怕胡大”但也奇怪她从没有因此而受到过非难。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在那个时代里没有得罪过一个人就这样熬过来了。就因为他的耿直再加上儿女的多,生活一直是很清贫的,但是外爷好像一点也不埋怨谁。照样勤勤谨谨的料理着自家的生活。外爷老了特别喜欢我妈做的饭,每次到我家来,母亲就会给他做上抓饭,哨子面,雀舌头,油饼子等等他喜欢吃的东西。老两口每次来我们家总是走不到一块。外奶奶是典型的旧社会女人,人小,脚小,走路总落在后面,外爷则是脚底下很利索,那么老了走路还是像一匹“走马”永远不服输,任何时代都是默默地迎向生活的考验。

                                              2005,4,2早晨


责任编辑:天山独雕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