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马乃阿訇


2005-06-01 22:06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有一天他站在村子十子路口,口袋里装了鸡蛋大的两快石头,等那个说他是‘万花比捏’的尔斯马奈,和他一起放过马的人见势不妙,就把他往自己家里死拉硬拽,他毫不退让, 不肯妥协,一定要当面问问,事情越闹越大,惊动了很多人,最后把老队长请来,好言相劝,证明他的的确确不是‘万花比捏’,尔斯马奈当面道歉,给他认错,说了‘色俩穆’后,他才罢休。众人散去后,他心里还是不舒服,一声不肯,憋着劲,走到自家门口时,见一只乌鸦栖息在他门前高高的杨树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他抓出口袋里的石头,一石头,把乌鸦打了下来。这次事后过了很久,人们才知道马乃阿訇从小练就了一手扔石头的本事,而且以前在山上牧马的时候,曾经和一个老回回发生过激烈冲突,起因很简单:这个老回回不但不礼拜,还经常辱骂伊斯兰教是迷信,骂马乃阿訇是要饭的,要饭要到哈萨人窝子里来了,每次喝醉酒后,就耍酒疯,要赶走马乃阿訇,几次寻衅,马乃阿訇都忍让了过去,这人后来越来越狂妄,狂妄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马乃阿訇骑马到了这家人,问“你的嘴硬,还是我的石头硬?”说完,一石头就把这人的到处闲逛的狼狗打死了。
    马乃阿訇也应此得了个外号‘不是瓦花比捏’,他也满不在乎,因为鸡尖事件被损坏的名声也慢慢恢复了。
    黑水村里的人们慢慢富裕了起来,好象对教门也虔诚起来了。 清真寺多了,自然就有各各种各样的希奇古怪的人和事。

    前几年的一个夏天,黑水村里来了一个瘸子人,这人自称是‘外力’,他‘洗阿不带斯’用的都是天堂的水,从来不用壶洗。村里人没见过世面,半信半疑。这人的确不用壶,也不在河里洗,但每次礼拜时,人们都能看见他用毛巾擦拭假装的神秘习习的马脸,然后兜售他的天堂票,瘸子宣称天堂门快关了,‘动亚’快朽坏了,再不买天堂票,就要进‘多灾害’等等。瘸子的话也的确有效,村里的几家老北京乐克回回买了天堂票,并且打算把自己的女儿舍散给‘外力’当媳妇,暗地里争得你死我活,处处巴结瘸子,瘸子也趾高气昂,愈加自命不凡,对人家的姑娘挑三拣四,俨然外力的派头。马乃阿訇听到后,哈哈大笑不止。他找到了这个人,见面就跪下说“哎,真主的外力啊,虱子把我快咬死了,把你的天堂的水洒一点给我,好让我除去这些‘哈而瓦泥’,你救救我吧!”他长跪不起,非常虔诚,‘外力’非常感动,忙上前扶他起来,他一把抱住外力,把外力裤腰里栓着的灌满水的自行车内胎抽了出来,说:“外力啊 ,天堂水我就拿走了,你再灌一皮胎,我在天堂门口等你”,说完掏出石头打断了‘外力’的另一条腿,然后扬长而去。‘外力’自知理亏,没多久,此事也就不了了之。马乃阿訇从此更是名声大震。人们也彻底忘掉了‘鸡尖事件’。

    马乃阿訇现在虽然六十多岁,但和农村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脸上,没有明显的皱纹,他的长相和村里人也有明显区别:皮肤很白,头发是一色金黄色,没有一根黑发,他有一对绿眼珠,双眼大而炯炯有神,透着光亮,非常柔和,他的鼻子高高耸起,鼻尖很长,几乎盖着上嘴唇,远看山羊胡子金黄发亮,走近仔细看却是发红的。他对自己的长相也满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他淡淡一笑,也不做答,回族人说他是维族人,维族人说他是俄罗斯人,他也不在乎,逼急了,他会说:“都是阿丹圣人的子孙”,算是答复。即便是经过鸡尖事件和瘸子外力的天堂票事件,他依然看上去精神抖擞,没有多大变化,几十年间他的长相没多大变化,而他的长相,给他带来的唯一麻烦还是七十年代初的事。当时,马乃阿訇准备花一天的工夫,去看他的哈萨克朋友,他的朋友已经搬到另外一座县城,他本打算坐公共车去,但没赶上一天一趟的班车,而且公共车里是人山人海,男女挤在一起,搭便车等了一天也没搭上,因为司机们更愿意拉姑娘和有姿色的女人,或者是提着鸡蛋的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这些鸡蛋是老妇人们专门孝敬司机们的。他实在没办法,就骑着他的老马,走捷径,翻山越林,没想到半路上就被遣返回来了,而且后面跟着跨枪的人,原来马乃阿訇出了问题,他身上没有带通行证,那时侯控制很严,没有介绍信或通行证,寸步难行,而且他的长相也很值得怀疑,所以误以为他是苏联特务,他又不承认,就这样被人押着回来了。

    去年,村里选村长,老队长年纪大了,干不了了,他多次找老队长,但老队长退意已决,死活不干了,他非常失望。村里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以前的会计,还一个是生意人。他对会计成见很深。两派各有一帮人马,都为自己的候选人摇旗呐喊,表面上你好我好,背地里明争暗斗,毫不相让,私底下互相攻击,造谣惑众,两人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生意人在县城里作着买卖,见多识广,他没有大话,人比较诚恳;会计阴险狡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照马乃阿訇的话说是个一肚子坏水的老狐狸。两派竞选进入白热化状态,什么手段都用了。两个候选人使出浑身解数,上窜下跳,忙死忙活,暗地里怎么计算还是票数相当,谁也赢不了谁,他们掐着手指头算人头,不知是谁想起了马乃阿訇!他们忘记了马乃阿訇!会计和生意人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他们争先恐后地在山上寻找马乃阿訇。马乃阿訇巧妙地把时间错开接待,免得两人撞车。第一次见这两个人对他陪着笑脸,尤其是会计。他非常痛恨会计,不单单是这人坏,更重要的是他之所以分到不长庄稼的石头地,会计起了关键作用。两人都备着厚礼,陪着笑脸,许诺他很多好处,而且把他特意请下山来,用肥羊羔肉招待他,他是来着不拒,两边都吃,吃完后,马乃阿訇没有别的要求,就是给他换一块好地,他心里很清楚,村里还留着一块好地。两人不约而同地答应了他的要求,马乃阿訇自然是乐不可吱,几天几夜忙着为生意人拉选票,他找了老队长,他放马时的朋友,他教的满拉,投票的结果是生意人获胜。生意人非常高兴,马乃阿訇也是如愿以尝,不费吹灰之力就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后来村里的人中间就传开了,是马乃阿訇影响了选举的结果,真不简单啊。

    去年马乃阿訇带着他的撒拉老婆和三个儿子,全家都回了口里,好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村里的人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生活中少了些东西,没有马乃阿訇的日子里,人们开始想念他了。几个清真寺的阿訇不约而同地相互打听他的下落,但谁也不知道。但是今年二月分,马乃阿訇的家里突然热闹起来,人们奔走相告,从他家里出来的人们兴高采烈,每个人都拿着一小瓶水和一个太斯比哈,原来马乃阿訇朝觐回来了。
   他现在是哈吉马乃阿訇了,不,他是黑水村里第一个朝觐的人,所以现在只要谁提到哈吉两个词,就只能是马乃阿訇了。他的的确确是哈吉了。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责任编辑:马永俊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5)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5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8:49
actualy this is shortstory....sorry i don't know your grandfather..
第 4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6:34
i am now in malaysia,kuala lupur,i wil contact you when i come back to china next month.
ismail
第 3 楼
赛里麦 发表于 2006/6/24 12:27:49
色兰!
我要找一个人,我的爷爷,叫柳富强也是阿訇
你认识吗?
我的联系电话0994-3223318
我手机:013565351753
第 2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8:04
色兰 你好
第 1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7:16
色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