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马乃阿訇


2005-06-01 22:06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包产到户的时候,他家分到了二十亩地,因为太老实,他分到的地,在干滩上,到处是碎石,又浇不上水,收成不好,每年的各种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压得他喘不过气,他连生活都维持不了,哪有钱交税?但乡里面不答应,他本来想找队长,转念一想算了,队长在他最困难,走投无路时候收留了他,这已经够他感谢一辈子。没想到乡和村里的干部以及派出所的警察找上门来抓他,可当他们见到马乃阿訇的穿着打扮,家徒四壁,屋中空空如也,可怜西西的样子,都很灰心,他家连象样的东西都没有,甚至连肥一点的鸡也没有,他骑的马也不知去向,但规矩不能坏,这些人把马乃阿訇抓去,关了半个月又放了出来。马乃阿訇的撒拉妻子没见过这阵势,惊吓的说不出话,病了半年。但马乃阿訇还很想念班房子的岁月,见人就说‘班房子比种地强,蹲班房子比当农民好,吃的少了些,除了挨了顿打外,就没有别的……
    马乃阿訇不是第一次蹲班房子,第一次是他上公社购货铺(马乃阿訇直到现在还称任何商店为购货铺),那时物资匮乏,什么都缺,他想买些白糖,他手里拿着钱和购货证,但营业员就是不搭理他,他毫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走完后,才央求营业员卖给他,但营业员要他再拿一筐鸡蛋来,说上面的规定如此,马乃阿訇很生气,把购货证摔在营业员的脸上就走了,他心里很窝火,什么世道?没等他走回家,就有穿着制服的派出所的公安把他抓走了,为此,他在班房子蹲了两个月,而且和企图逃亡到苏联的所谓‘特务们’参加了无数学习班,并被游街示众,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忍受着太阳的爆晒,他的胸前也挂了个牌子,写着‘投机倒把分子’,马乃阿訇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是觉得没有买到白糖,心里很难过。当他出来后,人们问他有什么感受时,他只是说世道黑暗,哪有公道啊!而且他很幸运没有挨打,临村的外号叫‘老鼠儿子’的倒是被打断了脊梁骨,因为老鼠儿子‘背上牛头不认帐’,对自己的罪行一概否认。后来他问老鼠儿子,老鼠儿子回答说‘公安局没有证据,我招了,岂不是说我偷了吗?’老鼠儿子是被别人陷害的,他和别人的媳妇有点暧昧关系,村长借此想整整他而已。马乃阿訇很生气,天下女人多得是,为什么搔情有夫之妇?这违背教门。

    他种了两年地,实在是刨不出粮食来,就低价承包给了别人,这样他倒省了心了,也不交任何税费了。
    村里盖起了清真寺,找不到阿訇,大家想起了他,就把他拉到寺里,让他当了阿訇,他也不推辞,愉快地干起了阿訇,寺里一年给他些粮食,算是他的报酬,而这些粮食也只能维持他的生计,就是说不饿肚子。别人尊敬他,称他为伊麻木时,他自谦地说:“我是个放马的阿訇,伊麻木担不起”然后一笑了之。他见了任何人首先说句‘马来’,如果别人先道‘马来’,他就会握着对方的手,问寒问暖。他开学两年时间里教了很多‘满拉’,满拉后来都成了有名的阿訇,而这些阿訇最大的特点就是‘索乐夫’水平很高,古兰经背了很多。有一个爱吹毛求疵的同村人为了检验他的水平,就把文革时期的译成阿拉伯文的毛主席诗词拿给他看,他看的很认真,逐字逐句解释出来,然后问是谁写的,并肯定这是一个皇王的手笔。还有一次邻村的一位老阿訇去世了,他站完‘者那子’送完‘埋体’,来到阿訇后人家里,说亡人是大阿訇,肯定留下了很多经。亡人阿訇的后人碍于面子,就把所有的经取出来,他爱不释手,一再追问,说还有别的经,阿訇的后人不耐烦,他也不着急,赖着不走,直到阿訇后人取出有图画的经后,他才罢休。他非常喜欢这些经,问能不能送给他时。阿訇的后人斩钉截铁地否决说:经是胡大的皇言,不能低价卖,要高价请才行。他笑了笑,回去后就把自己的一头牛卖了,才如愿已偿拿到了这些经。后来有人问他值得吗时,他笑着说:“我害怕他的后人糟蹋了这些经”人们问‘里面还有画着人的经吗时,’他自信地说:“这些是法热西(波斯)的‘而示可’(爱情的)‘根岁(故事)’,哪是经啊,不过有三百年的历史,除了我没有人能看的懂”

    他干了两年阿訇,口才不好, 卧尔子讲得不合大众口味,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吃鸡肉而引起的‘鸡屁股事件’。黑水村有个外号叫‘罗锅尔撒’的矮个子,要给去世的亡人父亲过奈子尔,请来马乃阿訇,没想到同来的还有别村的叫‘大炮’的阿訇,大炮阿訇是个铁杆的‘吃了不念,念了不吃’的阿訇,谁请他,如果他吃不到鸡尖,那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所以任何人家请他,都是小心翼翼地把鸡尖首先无私地奉献给他的。两个阿訇坐在一张桌子旁,矮个子罗锅尔撒殷勤地伺候着客人,不断地夹着鸡肉让着两位阿訇,他因为背驼的厉害,炕沿也很高,夹鸡尖的时候,够不着坐在上炕里面的大炮阿訇,不小心把鸡尖拣给了马乃阿訇,马乃阿訇也没推辞客气,独自吃了,大炮阿訇很生气,当时就铁青着脸,胡子气得发抖。此事不久,就传出‘马乃阿訇没有阿訇样子,鸡尖应该归大炮阿訇’的流言蜚语,而且绘声绘色地学着他吃鸡尖,不断流口水的样子,大炮阿訇扬言,只要有马乃阿訇的地方他就拒绝去,这样好多‘奈子尔’和‘者拿子’马乃阿訇无法参加,弄得马乃阿訇非常狼狈。村里有些人听了不服气,问他为什么不把鸡尖让给大炮阿訇呢?马乃阿訇笑着说‘鸡尖香’,后来又谣言四起,说马乃阿訇一个人把一盘鸡肉吃了,把本该大炮阿訇吃的鸡尖,从大炮阿訇的眼前挖到自己的嘴里,根本就没把尔林高的大炮阿訇放在眼里,气得大炮阿訇病了好几个月,‘尔林’也下降了许多。而且黑水村的乡老学懂们开始对他也有了微词,背地里互相议论说‘连鸡屁股的重要性都不知道的阿訇,显然不可能是个好阿訇’云云,跟拜的人们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以至于后来,他走在大路上,妇女们和孩子们也对他指指点点,好象他干了一件什么不光彩,见不得人的事。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责任编辑:马永俊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5)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5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8:49
actualy this is shortstory....sorry i don't know your grandfather..
第 4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6:34
i am now in malaysia,kuala lupur,i wil contact you when i come back to china next month.
ismail
第 3 楼
赛里麦 发表于 2006/6/24 12:27:49
色兰!
我要找一个人,我的爷爷,叫柳富强也是阿訇
你认识吗?
我的联系电话0994-3223318
我手机:013565351753
第 2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8:04
色兰 你好
第 1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7:16
色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