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马乃阿訇


2005-06-01 22:06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马乃阿訇生活在黑水村,他是属于社会最底层的生活在闭塞的农村的阿訇, 以村里人的观点,他连阿訇都算不上,阿訇的称谓更象是名字一样,象维族人的名字,如托胡提阿洪,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官名,甚至他究竟姓什么,也没几个人知道,恐怕只有搞计划生育的几个人才能弄清楚他的真实姓名,不要紧,他也不在乎,反正马乃阿訇就足够了,人吗,尤其是老回回要那么详细的名字干吗呢?他没上过一天汉学,看不懂汉语,但人很聪明,他记东西用一本发黄的绿塑料皮的本子,上面全是用阿拉伯字母拼汉语,也只有他才认识,看得懂。他人也老实,循规蹈矩,做事稳稳当当,有板有眼,没有多话,走路也慢慢腾腾,就是遇上火烧眉毛的事,他还是不急不躁,沉的住气,顶多会说“全凭胡大(真主)的口唤。”

    他上新疆差不多是65年的时候,那个时代,口里人一窝蜂涌向新疆,投亲靠友,马乃阿訇无亲无故,单身一人,听说黑水队队长人不错,就直接来找黑水队的队长,队长问他有什么本事,他说他会养马,队长笑了,婉转地告诉他在新疆这不是本事,他又说会种庄稼,队长更觉可笑,再问他,他只好说自己就这两样本事,别的还没学会。队长就把自己调教的坐骑拉出来,让他骑着试试看,他骑上马,走了一圈后说,马的走不太好,年龄也大了,前面的两蹄子压走的时候没压好,马有内伤等等,队长二话没说就把他留了下来, 落了户口。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口里人,即伊犁人称之为北京乐克的口里人,想在土地肥沃,雨量充沛的新疆伊犁落户,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落户的人是非常卑贱的,一没钱,二没势,人生地不熟,处处矮人一等,事事得看队长的颜色行事,除了请客送礼,还要见风使舵,象小媳妇伺候公婆,不敢马虎半点。有时候,还要提防突如其来的公安局的人,因为他们是‘卡拉那破子(维语黑户),是非法的,抓住后,要遣送回去的,而回老家,这意味着就得饿死,谁愿意回去呢?宁可东躲西藏。
    因为他老实,又对马很熟悉,队长就派他去山上放马。那时候,他还没有娶妻,单身一人,很是自由自在,他经常骑着和他一样老实的一匹黑走马,别人都想尽办法把木马鞍换成了军用的皮马鞍,可他一直使用着木马鞍,他心疼自己的走马,担心军马鞍会压梁。别人说他傻,他只是付之一笑。同一个村子放牛的也和他住在一个帐篷里,平时,劈柴,挑水,做饭都是他一个人的事,他也无怨言,只是动作有些慢,别人有家室,想回家,就象是领导对手下说话一样:“马乃阿訇,小队的头沟(牲畜)你操个心,我们回去一趟,两天就回来”就把所有的事托付给他,然后这些人半个月也不回来,他也不计较。他一年有六个月待在山上,大部分时间是照看生产队的牛群。

    他对马非常熟悉,哪匹母马要产崽,哪匹骟马不行了,哪几匹儿马不能搁在一起,哪匹马有毛病,哪些公马驹能成儿马,哪些适合作骟马,哪些是自己的马,哪些是别人混进来的马,这些小事,他心里亮如明镜。别人看马的年龄都是扳开马口看马牙,他却一眼就能看出。在山上牧马,是把马撒开,任它自己吃草,别人收拢马时,漫山遍野寻找,他却知道自己的马在什么地方。生马调教是一件苦差使,别人都是把马象钉马掌式的五花大绑,然后备上马鞍,拉到翻犁过的松软的麦田里,骑着马任它乱奔乱跳,直到马劲疲力竭。他却不这样,他用沙绳把马从马群套住,不用备马鞍,拉到随便一处光滩,用专门的眼罩罩着马的双眼,把石快塞进马耳朵里,然后飞身上马,马跳不了几下便乖乖就范。他手里也有皮鞭,但很少使用,若非使用不可,他也是抽打在自己腿上,吓唬吓唬马而已。骟马是件苦差使,以往都是请哈萨克人来做,他来了后,就请兽医来做,他的理由是哈萨克人的手法有点残忍,这激起了很多哈萨克人的不满,他也不在乎。兽医们的要求不高:骟完马后要喝酒,吃羊羔肉。羊羔肉可以吃,但酒他死活不给,实在没办法,他就躲的远远的。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责任编辑:马永俊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5)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5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8:49
actualy this is shortstory....sorry i don't know your grandfather..
第 4 楼
ismailma 发表于 2006/6/26 11:36:34
i am now in malaysia,kuala lupur,i wil contact you when i come back to china next month.
ismail
第 3 楼
赛里麦 发表于 2006/6/24 12:27:49
色兰!
我要找一个人,我的爷爷,叫柳富强也是阿訇
你认识吗?
我的联系电话0994-3223318
我手机:013565351753
第 2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8:04
色兰 你好
第 1 楼
阿不嘟 发表于 2005/11/10 20:47:16
色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