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第一次遇到克格勃


2005-05-27 23:05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由于生意的缘故,我经常往返于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之间,期间,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让我记忆尤新的是哈萨克斯坦的克格勃。

    有一次,我从哈萨克斯坦的亚尔坎特,乘班车去阿拉木图,再换车到吉尔吉斯的比士盖克。黎明时刻,班车到了阿拉木图,我提着包,下了车,径直往车站大厅走,突然有人在我身后用俄语喊到:“等等!证件!”我回头见两个警察摸样的家伙在叫,我努努嘴,示意他们到大厅。在大厅里,两个摸样象俄罗斯的警察警惕地盯着我,上下打量我,我掏出护照

    “中国人?走!”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前一后抓着我,生怕我跑了似的,曲里拐弯,就把我带到一间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屋里。屋子很小,昏暗的灯下,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位俄罗斯上校,他留着斯大林式的浓密的胡须,锐利的眼睛盯着我,没说一句话,他身后的墙上挂着捷尔仁斯季的一幅肖像,我立刻明白了:自己落在克格勃手里了!捷尔仁斯季是苏联初期‘契卡’(肃反委员会,克格勃前身)的创始人,我从小看有关苏联的小人书,非常熟悉这张面孔。
    “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来!”小个子克格勃大声说,我规规矩矩把口袋翻了个遍,把所有东西掏出来放在桌上,两手不知是冷还是怕,开始哆嗦

    “脱下你身上所有衣服”个子高点的克格勃用的是命令式的俄语,他长着一对小眼睛,目光凶狠,我脱了衣服,他又命令我脱掉裤子,然后,又让我脱了鞋,他自己来到我面前,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弯腰伏身,亲自取出鞋垫,没发现异样的东西,双手在我裤衩里摸,摸到美圆,他费了好大劲才把我别着的别针弄开,由于用力过大,别针差点划破他的大拇指,他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就这一眼我看出来他的眼神和俄罗斯人不一样,再想想他的动作也和俄罗斯人有区别,我急中生智用哈萨克语问了一声“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难道想打劫吗?”他大吃一惊,怔了一会儿,然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眼神和蔼了许多,以缓和的语气改用哈语说:“你是哈萨克人吗?怎么不说哈萨克语”我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是哈萨克人,怎么会讲哈萨克语呢?”那你的名字怎么不象哈萨克人的?”他从桌子上拿出我的护照,仔细审查我的名字。“你们的名字也不是哈萨克人的,什么噢夫,莫夫之类”我这一问,他显然没有思想准备,尴尬地耸了耸肩膀,自己也笑了“我的哈萨克兄弟,你可以穿上走了”

    我扫了一眼那位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纹丝不动的俄罗斯上校,笨拙地穿好衣裤,抓起美圆,小心翼翼地藏在裤衩里面,用别针别牢靠,头也不回地走出克格勃的办公室。
    天已大亮,去比士盖克的班车还没出发,我在大厅里转悠,又碰到那个高个子长得象俄罗斯人的哈萨克克格勃,他拍着我的肩膀象久别的老朋友似的:“你若不是哈萨克人……”后面的话他没说,扬长而去。


责任编辑:马永俊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wish 发表于 2008/3/4 15:34:53
您好。我来自马来西亚,我即将到中亚考察华人生活。

想向您请教中亚国家的问题。可否麻烦您帮忙。我的电邮是wishkian@hotmail.c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