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叙利亚记行


2005-05-27 22:05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第一次出国心情非常激动,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我记得参加哈萨克斯坦的noruzi节,人们身穿民族服装,喜气洋洋,大街小巷都充满了异国情调,美丽动人的哈萨克姑娘风情万种,载歌载舞,虽然生活在新疆,熟知哈萨克人,但仍然激动万分。
    我去国很多穆斯林国家,最好签的是马来西亚,递上照片,添表格,交手续费,过两天去就行了,如果很急,多加点钱,当天可取。去伊朗几次,从去吉尔吉斯去过两次,当天可拿到签证,机票也很便宜,从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去过两次,也很好签,全是飞到伊朗城市马士哈德,从阿联酋去过一次,只是签证时,蒙古也不需邀请函,但必须到二连浩特签,在北京签则需邀请函,很麻烦。去德国和西班牙则要严得多,去前苏联也不容易,除了哈萨克斯坦在乌鲁木齐有领事馆外,其他的都必须去北京。
   
    去叙利亚颇费周折,先要对方注册的公司邀请函,对方公司必须是贸易协会成员。邀请函必须发到叙利亚驻北京大使馆,你必须持有中国注册公司的介绍信,公司复印件,带着对方传真来的邀请信。
    我到了叙利亚驻北京大使馆,门卫告诉我说1.3,5早上10 点到12 点上班,等到11 点,中国的雇员才姗姗来迟,递上去,没说什么。等到星期三去取,才知道邀请信过了期,我很生气,问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打电话问过使馆,说没问题,现在又变了呢?中国雇员公事公办,毫不妥协,我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给叙利亚的朋友速发一份。等到星期五,再递上去,两天后,既星期一拿到后,又去黎巴嫩使馆,要求和叙利亚一样,只是当天可取,唯一不同的是叙使馆用的是阿拉伯文和英文,而黎巴嫩则是阿拉伯文和法文。
  去叙利亚,从上海有两条线可走,一是阿联酋航空公司,上海-杜拜-大马士革,二是卡塔尔航空公司,上海-多哈-大马士革。我选择了阿联酋航空公司,因为每天都有航班。
    上飞机前,在上海埔东机场,就见到背着大包小包的来自江苏的民工,每个人喜幸于色,兴奋不已,难以仰制自己的激动心情。上飞机后,每个人都发了塑料袋包装的单子,我起初不知用法,惘顾左右,才知是被单,路途遥远,盖在身上的。
    飞机在杜拜转机,等了7小时。有两件事值得一说。在大厅里见到一中国妇女,坦胸露怀,拿着手机,扯着破嗓门,旁若无人地操着河北口音大喊大叫,唾沫飞溅,震耳欲聋,满大厅的人厌恶地皱着眉头望着她,她丝毫没感觉,我做完礼拜,见她还在那里嚷嚷,走过去说:“请小点声!”,她意识到声音太大了,就压低声音,等我转身走后,又听见她的公驴般的叫声。中国人啊,什么时候能文明一些。
    另一件是江苏的民工,他们是去毛里求斯打工,有40多人,这些人都是和某个公司签了三年合同的,每人都交了一万押金,三年内,不得回去,工资每月千元左右,我开玩笑说:卖身为奴,也不去,40 人的押金就是40 万,每人往返机票3500元左右,护照费用100元,再加上其他费用,顶多也不超过20万,还余20万,那个公司把剩的钱还可做本钱,一举多得,等于用你们的钱开公司。。。我泼了盆凉水,每个人都半信办疑,一个在新疆待过的中年妇女凑过来,要了我的名片,并仔细记了我的手机号。我走了,过了20 多天后,我收到了他们发来得信息:“马哥,请帮帮忙,我们生活的很差,象地狱!”可怜的女人们啊,干吗别夫弃子,跑到异国他乡呢?我有什么办法呢?
    也许是出国多的缘故,叙利亚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不象伊朗那样,有世界闻名的作家,象古丽斯坦的作者萨迪,王书的作者菲尔多斯,还有在中亚及新疆突厥民族里家喻户晓的抒情诗人哈菲孜,傲马尔。在中亚和新疆,尤其是乌孜别克语和维吾尔受伊朗文化影响更大,好多词汇都是借用波斯语,使用的阿拉伯语,也是从波斯语中转借过来的,甚止日常用语如‘馕,锅西(肉),阿西(饭),阿西派子(厨师),西日(狮子)’等等都是波斯语,多不胜数,小时侯,见到维族人干活搬重东西时,总是要喊一声”呀,海子热体阿里!(ya!haziret ali!)”小孩的名字也有‘西日阿里“(狮子阿里),长大后才知道这些都有伊朗文化的痕迹。哈萨克语,克尔可孜语和撒拉语倒是保留了不少的自己的语言。语言如此,文学就更不用说,最著名的要数在乌孜别克人和维吾尔人人中,家喻户晓的‘西琳和法尔哈提’的爱情故事,不知伊朗人是受阿拉伯爱情故事‘莱俩和麦吉侬’的启发,还是阿拉伯人受伊朗的影响。早年读维语作品先是从西琳和法尔哈提的爱情故事开始的,读后感觉和汉语作品非常不同,维语作品中表达爱情是赤裸裸,毫不掩饰,敢恨敢爱,让人身临其景,觉得很鲜活。后来读了很多出版于塔士干的译成维语的作品,‘霍加-纳斯尔丁的故事’‘纳瓦仪‘的作品等,也读了现代维族作家的作品,总觉现代维语作品远不如古典维语作品优美。
    而叙利亚,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有一千零一夜中的大马士革和伍麦叶清真寺。
    下了飞机,就看到底矮的建筑物。移民局的官员的制服看上去,象是前苏联的制服。移民局官员个个正襟危坐,板着面孔,一丝不苟.这让我想起几个朋友的遭遇,他们从泰国好不容易搞到去叙利亚的签证,飞到大马士革机场,被拒绝入境,原路返回。他们是求学去的,且不说胆战心惊地,诚惶诚恐地在路上煎熬的日子,单就一路上的花费的精力钱财也够他们受的。中国人太多的缘故,还是世界太小的原因,总之,什么事对中国人是比较困难的。
 
    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现,竭力强迫自己讲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结果也很有效,顺利地进入了叙利亚。这办法是当年去伊朗时,在伊朗住了十几年的同学的经验,我当时是从吉耳吉斯斯坦的首都乘飞机直飞伊朗的马士哈德,然后再坐火车去德黑兰。由于正赶上阿舒拉日,马士哈德多增加了几百万人,火车汽车飞机都是爆满,我在火车站急得乱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的云南同学如此这般告诉我,让我找警察,我很犹豫,伊朗与美国交恶几十年,管用吗?他说绝对有用!我半信半疑趋上前去,憋足了劲,用自己从来也不曾说过的美式英语问一个有级别的警察,他虽然一句英语也不懂,但很快明白了我的要求,很卖力地把我拉到排成人山人海的队伍最前面,买了两张票。到了德黑兰,我的宁夏同学见我的穿着就哈哈大笑,劝我脱掉身上的运动衣,换上西装革履,打上领带(伊朗人不打领带),也不要说波斯语,因为伊朗人很注意外表,我们的长相又接近阿富汗人,伊朗人二百的发音和俄罗斯人一样,念divest,但塔吉克人和阿富汗人却说dusad,对我dusad更方便一些,我们说波斯语,伊朗人会以为我们是阿富汗人,瞧不起,以为我们是阿富汗难民呢,我不信,当天晚上,我的同学把自己的西服和领带借给我,我们就出来,招摇过市,的确很显眼,出租车见到我们就停下来,司机也热情异常,用蹩脚的几句英语套近乎,我也装腔做势,一脸严肃,最后司机连车费都不要。我的同学洋洋得意地说‘怎么样?”试了几次,果然很管用。

    到了伍麦叶清真寺,大门还没开,我和朋友吃了早点再去时,已经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到处是川流不息的人流,有各国的游客,巴基斯坦,马来西亚,但更多的游客则来自伊朗。我们脱了鞋,礼了拜,漫步在宽敞明亮的大殿里,时间好象停止了,凝固了,我们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依稀能闻出古人的气息,感觉到穆斯林勇士撕杀正酣,刀光剑影,听见战马撕鸣,铁蹄踏踏的声音,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大殿里,有据传是先知亚合亚的陵墓,望着这圆顶的先知的陵墓,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晃如有隔世之感。后来在阿乐颇市的古城堡里,见到‘黑子尔’圣人坐过的地方,我也有同感。
    伍麦叶清真寺的确很大。我跟着成群结队的伊朗人后面,亦步亦趋,我的逊尼派朋友很严肃,好象很反感伊朗人。转了几圈,就来到伊麻木胡塞因的陵墓,严格的说不是陵墓,只是头冢。伊朗人对圣裔的那种深厚的感情,作为逊尼派的我们是无法体会的。在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什叶派和伊麻木胡塞因。对我,这是个沉重异常的话题。接触什叶派是去伊朗之后开始的,当时在比士盖克的时候,我的妻舅竭力劝我放弃伊朗之行,因为伊朗人的信仰有问题,诚信是错误的,只承认阿里,神话阿里,而不承认圣人。我半信半疑,但还是去了伊朗。两派的观点(逊尼派和十二伊麻木派),梗概如下。
    1.逊尼派和什叶派(十二伊麻木派)对古兰经的看法。两派供认:真主的使者为穆斯林阐明了古兰经的判例,并注解了所有古兰经文。分歧:真主的使者去世后,两派对古兰经的理解和注释方面,追随的人物不同。逊尼派认为对古兰经的注释,圣门弟子是最合适的人选,其次是伊斯兰民族中的学者,古兰经隐晦经文,多数逊尼派认为只有真主知道。什叶派则认为,圣人的家属的众伊麻木能够解释古兰经的深意。
    2.两排对真主的信仰,逊尼派肯定所有的信士末日都将见到真主,什叶派则不这样认为。
    3.对圣人的信仰。逊尼派认为:先知只有在传达真主使命时受保护,不犯错误,除此之外和其他凡人一样,会犯错误,作错事。什叶派认为所有先知在为圣前后都无大小罪过。
    4.对待伊麻木:逊尼派认为伊麻木和领袖是全民选举出来的。什叶派认为信伊麻木是宗教的基础之一,第一位伊麻木是阿里,然后是哈桑-本-阿里,胡塞因-本-阿里,阿里-本-胡塞因,穆罕默德-本-阿里,加法尔-本-穆罕默德,穆萨-本-加法尔,阿里-本-穆萨,穆罕默德-本-阿里,阿里-本-穆罕默德,哈桑-本-阿里,穆罕默德-本-哈桑(被等待的伊麻木,即伊麻木马赫迪)。
    5.对哈里发(真主的使者之后的哈里发)。逊尼派主张:哈里发通过选举和协商产生;什叶派主张,哈里发职位由真主选择,真主的使者受到启示后正式任命。
    6.对前定的看法。逊尼派认为:一切好坏都是真主的前定;
什叶派认为,前定是中庸之道:即一部分是由人类自己选择,由人类的意志来决定;另一部分则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人类是无能与之抗衡,必须服从于它。
    7.对先知留有遗物的分歧。逊尼派认为,真主的使者说’我给你们留下了两件东西,真主的经典和我的孙奈’;什叶派认为是‘我给你们留下了两件遗宝,真主的经典和我的家属’
    8.五分之一天课。什叶派把一年利润的五分之一捐出,逊尼派认为这只限于战利品。
    9.临时婚姻。什叶派认为,临时婚姻是暂时的,定期的婚姻,与永久婚姻一样,是合法的,没有被废止,其合法性直到复生日;逊尼派认为临时婚姻被废止了,是被圣训废止的。
    10.并立两番拜。什叶派把晌礼和晡礼,昏礼和宵礼并在一起礼;逊尼派则反对。
    11.在土上叩头。什叶派认为最佳美的叩头是在土地上;逊尼派认为是在竹席上。
    12.被等待的伊麻木马赫迪。什叶派认为伊麻木马赫迪隐遁了,逊尼派认为没有伊麻木马赫迪。

    伊朗的国教是十二伊麻木派,从什叶派分离出许多其他派别,有栽德派,伊斯马依派,新疆的塔吉克人属伊斯马依派,叙利亚总统属什叶派的阿拉维派,还有些极端派,不承认真主的使者,我的妻舅可能指的是这一派。什叶派有很多圣地,伊拉克的伊麻木阿里清真寺,卡尔巴拉,伊朗的马士哈德,古姆,叙利亚的胡塞因陵墓,如盖叶清真寺等。
伊麻木胡塞因是圣人的外孙,是阿里和圣女法提玛之子,被杀害于卡尔巴拉,他的头颅被运回到阿乐颇(在该市有放置过头颅的石头),后安葬在伍麦叶清真寺。
    在伊麻木胡塞因的陵墓前,有很多伊朗人,其中大多是伊朗阿塞拜疆人,因为他们使用阿塞拜疆语在哭诉悼念。每个人都痛哭留涕,哀伤不已,叙说伊麻木胡塞因被害的经历,声音忧伤哀婉,催人泪下。我的朋友的眼圈也湿润了,见此情景没有不伤感落泪的。
 
    我住在阿勒颇,阿语叫halab,据说是来自牛奶,以前这儿多产牛奶,故得此名,我没考证,姑且如此吧,反正奶制品较多。
    每天早上能听到穆安津的宣礼声,此起彼伏。我住的外面就是一条宽马路,马路两边是小市场,有很多甜食店,拷鸡店,也有水果摊,肉铺,小吃店(杂碎店烤肉店)和饼子铺。。。总之,地方虽小,应有尽有,每到晚上,这里就熙熙攘攘,人流涌动,人们摩肩接踵,你来我往,一直喧闹到深夜,甚至到黎明。遇上下雨天,马路就泥泞不堪,难以行走,每个人都安于现状,没有怨恨。妇女们都戴着盖头,一身素服,声情严肃,只是上街买买菜,或路过。所有的买卖都是男人们的事,个个都忙来忙去,好象有永远作不完的事。           
    这里的人上班很晚,一般都是早上十一二点才开店铺。这儿冬天礼拜时间是十一点半(叙利亚时间),每天礼了拜,我就转市场,东逛西游,象无所事事的闲客。我喜欢小吃,一个店铺一个店铺闲逛,几天后,就对这的物价有了了解,日用品,若是叙利亚产的就便宜,外国产的就贵,其它,大体上和中国差不多。忽布子(大饼)比中国便宜许多,有国家补贴的专卖店,一公斤折合人民币1.5元,每天早晨,在简陋的店前,  里三层,外三层挤了很多人购买大饼。买了热乎乎的薄薄的大饼,有的干脆就一张一张摆放在地上,然后再小心翼翼包起来,带回家。大饼廉价又实惠,是阿拉伯人的主食,每天三顿餐,餐餐离不开大饼,有些阿拉伯商人来中国,大包小包里装的一半是就是这种大饼,离了大饼,阿拉伯人是无法生活的。他们吃大饼,并不象中国人吃馒头,大饼一定要和‘胡穆斯’宰桐或其他的食物就着吃,在餐厅里吃饭,不管点了时么菜,大饼是第一个。

    最贵的是牛羊肉,羊是大尾羊,很肥,一公斤踢骨羊肉350叙利亚里拉,合7 美圆(这两天朋友打点话说里拉贬值了15%左右),57块 人民币,牛肉也差不多,人们的工资也不高,一般人吃不起肉,我问了很多人,为什么羊肉这么贵,答复是都卖到沙特了。按理说卖得越多越好,可我始终没搞清楚,问了许多人,也是不清楚。最近有客户告诉我说肉价掉下来了。牛羊肉很贵,人们自然把目光转向奶制品,鸡肉和羊杂碎之类的东西。奶制品有很多种。叙利亚人可能是阿拉伯人里,最善于变着花样吃奶制品的人。他们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千方百计地把奶制品作成各种各样的。
    烤鸡肉店比比皆是,随处可见。烤肉店里,烤的油黄娇嫩让你流口水的都是不超过50天的小肉鸡,在烤炉里旋转不停的鸡肉,好象在向每一个过客发出诚恳的邀请,就是吃饱了的人也会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看上几眼,恋恋不舍,垂涎三尺。鸡肉物美价廉,方便实惠,就成了小商小贩,商贾大亨的首选,中午到了就买一卷25里拉的鸡肉,主人肯定会面带笑容,殷勤周到地替你铺好大饼,洒上调料,小心翼翼地放上金光灿灿,酥脆可口的署条,卷起来,用特制的洁白干净白纸包起来,必恭必敬地递到你手上,你可以 尽情地就着叙利亚产的饮料(美国产的饮料包括可口可了白事可了是禁止的),旁若无人,怡然自得地享受香甜可口的美味佳肴,算是午饭,要不然就是到拷肉店,买几串新鲜的羊肝羊心之类的烤肉串(烤羊腰也很贵)就大饼,或者来一盘非常甜的甜食,或者临回家时买些炖得烂熟的羊蹄羊肚(作料是配好了的),人们自由自在。水果价格比中国贵。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责任编辑:马永俊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