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五月雪花飘


2005-02-12 23:02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喀嚓”一声,车停了
    “坏了,车胎爆了”司机一脸沮丧的样子,只是摇头。龙海先跳下了车,很内行地说:“备用胎呢,换上就好了。”萧三葛仔细地查看,原来右前胎被一块锋利的棱角石扎破了,棱角石还在里面。“麻绳细出达断了。adaxikanga kamaxkan(维吾尔语:迷路又遭狂风打)备用胎呢?”
    车上的人鱼贯而出,长脚安民很迎勤地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何鹃,似乎她是上了年纪的小脚老太太,俩人似乎亲密无间,不分彼此;李老太太敏捷地跳下了车,习惯性地弹了弹整洁的外套,竭力的收紧双唇. 亚迪亦步亦趋地紧跟在萧三葛的后面,目不斜视。亚利自视清高,旁若无人地远远背靠着车站着。阿西燕天真烂漫的脸上盛开着鲜花似地。叶子的大头在车前车后晃来晃去,似乎他的大头就能 拉着车毫不费力的走。
    雪花仍在不停地飘舞,轻柔烂满,无声无息地落在每个人身上。
    “大鼻子,来一根,”木军满不在乎地掏出两只烟。“阿訇面前使得使不得,”龙海诡秘地看着博士,“反正古那海不大,来一根吧”
   “是‘哈拉木’,你遵的哪一个‘迈子海布’”博士接着话茬。
   “烟埚子派,咋了?纠缠不休!bookish! ”
   “春日花正浓,五月雪花飘;”木军想转移话题,望着天空吟了一句:
   “香客河湟行,不见空门桥。”龙海接了一句,长长吐了口烟。
   “浪子三五行,伊人独悴憔”木军又接了一句,扫了一眼长脚安民和亚利。
   “孤雁单飞过,应是故旧人”还没等龙海说完,博士嘲笑起来:
   “你们韵都押不上,还哼诗呢,大鼻子,故旧人 还是故旧交,不要搞错了,我来一句:
   “彩练当空舞,香客坐车行,孤雁单飞过,丽人玉立亭……”
   “长脚!想干捻子缠油吗?过来过来,不要"tara ahbabke,tansa ashabke(“阿语:见了情人忘了朋友”),管他单飞还是双飞,反正飞不出大脚的半径外,大手一罩,饿狗护食,谁敢靠前?”木军笑嘻嘻地说。
    “你不知道,长脚现在是尕儿马发情,蹦蹦跳跳,等一会就成了套车的辕马,由不得自个。”龙海说,“现在马笼头还没戴上。”
    “现在是新媳妇戴盖头越看越漂亮,等一会就成了死士鸨的娘,躲都来不及。”木军说。
    “驴粪蛋蛋儿外面亮,泥巴盘子磨不光”博士接了一句。
    “你们三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奸,宁拆三座桥,也得让人上花轿”安民辩解说。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安民臊红着脸。
    “你们这些新疆人没有一个真经嘞,瞎开玩笑”李老太操着一口河南腔哈哈大笑,差一点收不拢双唇,她孙女不好意思拉了了一把。
    大脚安民不好意思地挎了过来。
    “大鼻子,博士,木大人,真主还遮人的‘尔一不’,你们倒好,牛不顶牛是悚牛,来!
      五月雪花飘,阿哥过天山,
      右手掌破天,左脚踩烂瘫。
      五月雪花飘,阿哥过尕山,
      双手扶着轿,脑子想着钱,
      脚底一打滑,尕妹滚丘蛋。”
    安民的话让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萧三葛笑得双眼眯成缝,几乎和眼镜粘在一起,金素富满脸只剩一张皓白的牙齿,叶子笑得大头几乎要掉下来,亚迪笑得孩子抱不起。亚利和何娟不明白是咋么回事。
    “活宝一个,”李老太太干脆放开双唇,笑的差点叉了气。司机无奈地摊着双手跟着笑了。

    “没有备胎,怎么办?”大家又钻进了车。刚才稍活波的气氛又不见了。
    “这路上别说车怎么连人影都没有”龙海搓着双手。
    “这里是‘卧力’出没的地方,哪有人影。全在道堂里。”木军故作神秘地说,“这些吃哈苜蓿的怂都不是个东西。四周八哈没一个人。我百年前的亲戚也不知在不在。唉,有,恐怕也是打罢场的碌杵,死了阿姑的姑夫。”
   “早上起来走卞州,中午还在锅前头,应该早做准备,尿急找茅房,快到中午了还没有到地方。”李老太开玩笑。
   龙海,萧三哥和金素福商量后,决定让兰州的朋友送备用胎。一车人就坐不住了,交头接耳。龙海提议每人讲故事或者说个笑话,博士安民和木军附合,让龙海开第一炮。龙海豪不犹豫地拉开了架式:
    “从前有三个生意人,一个河州人,一个陕西人和一个兰州人。三人来到一家客栈,店主说没三人能睡的热炕了,只有一人能睡热炕,其他两人只能睡冷炕。三人争吵不休,互不相让,最后决定,谁诗做得好,热炕就归睡。
    陕西人强先说:
      秦川像平滩,骑马走千年,
      休想看见边;秦岭有座山,
      上去五百年,下来五百年,
      你说难不难。
    兰州人紧接着说:
      兰州有座山,离天三尺三,
      热头坐右边,月亮卧左边,
      你说玄不玄。  
    河州人见争不过,强先一步坐到热炕上说:
      俄们河州没是啥,半个热炕俄坐哈!
    “河州人历害!”博士喜欢听地道的老回回故事。“就是历害,不佩服不行。我不会讲故事”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我让大家猜两个老回回的猜话(谜):
      青石板,板石青,
      青石板上落银针;
      高高山上种胡麻,
      胡麻地里找娃娃。”他故意模仿着陕西口音,拖着长调。
    “博士,这样的也拿来猜吗?哄小孩的家家,丢人死了!我也会”龙海不满意,椰揄地说:
    “ 一对白鸽子,见人上桌子”。
    阿西燕红着脸,害羞地说:“我也说一个,大哥们别笑话:
      一根绳,撂过城,
      城动弹,鬼叫唤。”
    
     “大鼻子,有本事猜出来,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猜啊”安民起哄,把白帽扔过头顶,头一伸白帽又落在头上,何娟厌恶的翻了翻白眼,安民满不在乎。
     “第一个是星星……”还没等李老太说完,木军打断了她的话:“让大鼻子猜!‘胡麻地’倒底里是啥”
  “是头上的虱子”金素富不紧不慢地摸着自己的头说,众人都笑了。
     何娟嘟囔地对 安民说:“低级趣味,有什么猜头,全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木军说:
      “弟兄七八个,抱柱连根坐,
        一个闯了祸,全把皮袄脱。”
    李老太张开空洞式的嘴说:
      “土里生,土里长,
        开白花,结铃铛。”
    “我也来一个,是青海人的故事”叶子还没讲脸却红了,大头耸立在椅子背后:“有个化隆老回回,到朋友家做客,朋友用韭菜饼招待了他。他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韭菜饼,回家后告诉自己妻子如此这般。过了半日,他妻子端上一盆饼,他吃了却不象韭菜饼,生气地呵斥,他妻子冤枉地说:‘那你瞎着俩,韭菜面上趴着俩’”最后一句叶子用青海方言说的。
   萧三葛掏出手帕檫了眼镜,慢腾腾的哼了起来:
     “ 安--来,安--来,娃娃睡觉觉,
        娃娃醒来要馍馍,馍馍来猫叼了,
        猫来上山了,山来雪盖了,
        雪来化水了,水来墁墙了,
        墙来花花牛犊毁掉了……”
    萧三葛唱着催眠曲式的歌。
    “以后谁家的孩子睡不着觉,唱这曲保管能行”亚迪羞红着脸,把脸贴在孩子脸蛋上,“老金也来一个。”
  金素富凑热闹也学着唱:
    “热(日)头哥哥红落落,我你(哈)烙给个油坨坨,
      你吃着我晒着,羊我(哈)圪落里炒菜着”
  龙海接着说:“咋都是河州调?我也跟一曲”
   
       “驽熄妇儿锅头(哈)上,
         和(哈)的面石头般壮,
         做(哈)的饭麻绳般长,
         吃着进去撑断了肠   
         拉着出来撸杵般壮,
         绿苍蝇过来毁窟窿,
         蚂蚱儿过来歇阴晾,
         爹娘这样着把我养,
         尕脚媳妇(哈)都难当。”

    “我也凑一曲,老回回的歌”木军清了清嗓子,喉咙,活动了一下勃子,声音压得很底,用忧郁的声调唱了起来:
       “正月里到了正月正,尕王哥放羊在山中,    
         寒冬腊月穿一身青,小妹我看的爱上心。  
         红朴朴脸蛋红头绳,黑黑的眼睛疼死人,  
         小妹好象着葱一根。

         二月里到了二月八,咱二人沟里搭上话,
         手拉手说不完的话,小妹送了你白手帕。
         指着石头咱把咒发,海枯石烂着心不花,
         咱二人心思不变卦。

         三月里到了三清明,隔壁马二爷鸡叫唤,
         牛羊满圈着心不端,尕算盘打的没有完, 
         高山上点灯不怕风,小妹我不爱他的钱。 
         小妹不嫌着王哥穷。

         四月里到了是春分,王哥的大大来上门,
         爹娘生气打发了人,还说赖哈蟆成了神,
         小妹我拿的绣花针,一针一线叹息一声,
         针针扎在我的心中。

         五月里到了五月明,马二爷家里来提亲,  
         四色礼包包崭崭新,爹娘笑眯眯往前迎。   
         媒婆眼睛咕噜噜精,花言巧语动着邪心,   
         我泪花花雨一般淋。

         六月里到了六月三,狠心的爹娘只认钱,
         说千里姻缘一线牵,硬把我嫁给半蔫汉,
         红袍子大轿来娶亲,小妹我哭的眼泪干,
         可怜了王哥心蛋蛋。

         七月里到了七月单,小妹过门不到三天,   
         婆婆的冷眼给人看,端屎端尿骂个干散。
         丈夫小叔都是懒汉,石磨推的稍微些慢,
         皮鞭子抽的浑身烂。

         八月里来八月三啊,三棱扁担水桶桶尖,   
         走路要过十八道弯,道道弯弯象上刀山。    
         紧跑慢跑伤我的肩,哭成了泪人没人管, 
         公婆小叔骂我养汉。      

         九月里来九月难啊,小姑子回到娘家玩, 
         闲话恶言骂个没完,东边的月亮西边圆。   
         张家女人李家的男,嫁妆多的车拉不完,   
         吓得我呀不敢言喘。

         十月里到了十月三,人家两口子荡秋千,     
         红绸的衣裳赛牡丹,高高兴兴着笑开脸。    
         我忙死忙活没个完,晚夕盖的破麻袋片,   
         白天穿的粗麻布衫。

         十一月到了冰结川,狠心的郎负心的汉,   
         铁石心肠钱眼眼钻,赌完输完还没把垫。       
         教门的边边更不沾,住奴不身死人的脸,   
         小妹的命呀太可怜。

         十二月到了鬼敲门,窗寒门冻我心上冷, 
         思前思后没办法忍,一尺白布裹我的身。    
         拴羊的麻绳吊上楞,自备克凡亡人般疼,     
         小妹死是王哥的人。”

    大家默不作声,阿西燕两眼沁满泪花,亚迪和亚丽不出声,何娟没有表情。
    老金看了看说:“来来来,我讲一个老回回的故事:
    “吃人婆婆的故事:从前有三弟兄,父母双亡,靠砍柴为生。每天三人回来, 热气腾腾的饭,摆放在桌子上,天天如此。三人很纳闷,百思不得其解。老大对老三说:你留在家里,查看个究竟。老三守在家里,坐着坐就着睡着了。等哥哥们回来后,饭又做好了。老大又留下老二看家,老二也睡着了。老大很生气,决定自己留下。他把磨得锋利的斧头纂在手心,口念‘太斯米’,快到中午时,飞来了三只白鸽子,落在窗沿上:‘咕得儿咕,油出来,咕得儿咕,面出来,咕得儿咕,盐出来,咕得儿咕,水出来,咕得儿咕,各式各样都出来……”
    “老金不要‘咕得儿咕’,我屁都快放出来了,赶快说下文”萧三葛摸仿着老金的样子,引得哄堂大笑 亚迪望了一眼丈夫,亚利瞟了姐姐一眼,抿嘴笑了。
    老金却不苟言笑,一本正经地“老大看的真切,‘嗒衣’大喊一声,三个鸽子变成了美丽动人的三位姑娘,含情脉脉,羞羞瘩瘩,其中的最漂亮的开口说话:‘大哥,只要谁看见我们,念‘太斯米’大喊一声,我们就变不回去了,你们三兄弟很诚实,不嫌弃的话,就娶我们做妻子吧。老大挑了最漂亮的,又把锅灰抹在她脸上。等两弟弟回来后,看不清抹了锅灰的姑娘,就选了另外俩。老大对三位姑娘说‘不要惹猫,它会把火种踩灭的’。眼皮一闪,半年过去了。有一天,猫偷吃了馍馍,老大媳妇用笤把打了猫,猫把灶里的火种踩灭了。大媳妇无奈,只好出门去寻火。大媳妇走了很久才找到一家,屋里坐着一个丑陋的老妇人,牙掉光了(大家都望着李老太,李老太孙女笑了笑),吃力地用麻线拉鞋底。老妇人借了火,并给了大媳妇一把黄豆,让她撒在回去的路上。第二天老妇人觅着黄豆的踪迹找来了。原来老妇人是个吃人婆婆,她摇身一变,就变成九头妖怪,每棵头足有石磨那么大,她榨吸了大媳妇的血,威胁恐吓,若告诉她丈夫,就连丈夫一起吃掉。大媳妇只好忍气吞声,渐渐变的面黄肌瘦,羸弱不堪。老大见情况不妙,再三催问,以实相告。老大怒火心中燃,与俩兄弟如此这般商量。第二天吃人婆婆如期而来,三兄弟一拥而上,三斧砍下去,她头上又长出一个,砍一个长一个,砍一个长一个……”老金说的很认真,大家不约而同看着叶子的大头。叶子涨红了脸,尴尬不知所挫。
    老金讲完后,安民语尤未竟地说:“就这么简单?有点不合逻辑呀。三个鸽子变成三个姑娘,不可能,不可能。”
    “故事故事,一泡鸡屎。就是……”龙海逗着安民,

    “咕得儿咕,胎出来,咕得儿咕,冰棍阿訇就出来。”老金边说边朝车外望去,一辆桑塔纳车停在路边,从里面走出一个人,留着小胡子,戴着白帽,精神抖擞。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责任编辑:天山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