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五月雪花飘


2005-02-12 23:02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一辆依威克车停着,后排坐位上已坐满了人,其中有亚迪(就是戴盖头文知彬彬眼神异尝宁静安祥的亚迪)萧的夫人,她抱着个孩子,旁边坐着充满朝气嫩里嫩气的一位研究生,稚嫩的鼻梁上也架着一幅宽边眼镜--亚迪的妹妹亚丽;她们的前面是神情豁朗的李老太太和她的正在读大学的孙女,老太太年过八十,戴着盖头,说话时吃力地收起双唇(牙已掉光了),友善的眼神朝所有人投去她的信任和慈祥。还有一位情场失意满脸茫然的何鹃,她旁边是准备考研究生的长着娃娃脸的阿西燕。安民一上车就窜到了后排,坐在何鹃旁边,龙海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外面下着晰晰小雨。
    车早已驶离了兰州。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就进入视野开阔地带。远出是终年积雪不花的皑皑高山,巍然挺立,山峦层叠,波浪起浮,连绵不断,而墨绿成片的树林静悄悄躺在山下,环绕着时隐时现的村庄,高低不平的星星房舍点缀其间。车缓缓行驶在碗延崎曲的山路上,不久蒙蒙细雨渐渐变成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洒洒脱脱落在远山,落在树上,落在不远出藏在密林的乡舍上;雪花飘飘,似雾如梦,似白练雪原闹春舞,仙女九天洒银花;山间溪流边长满了叫不出名的野花,红黄白蓝,娥娜多姿,在春雪里,羞羞达达含苞欲放;道路两边盛开的朵朵鲜花,艳恣多彩,浓香扑鼻,喷出奇异的花香,飘散弥满在空气里,扑进胸怀,沁入心肺,令人心旷神奕,浮想联翩;刚才还嬉雪闹春,随风摇曳的绿绒绒树枝,眨眼间便裹上了银装,静谧安祥,神秘莫测,沉寂在春天的气息里。远处山脚下,时隐时现的 村庄里,显眼地耸立着清真寺的尖塔。

    车上的人们被春天里的大雪撩得欣奋不已,叽叽碴碴喧闹不止。安民和何鹃象是久违的老朋友有说有笑,大手不时的把 白帽摘下来在手心里玩来玩去;亚迪怀里的小孩用胖呼呼的小手不停抚摸妈妈的脸蛋;杨塞闭目养神;叶子好奇的大眼 睛望着窗外;萧三葛的手机忙个不停,似乎有永远接不完的电话;金素富正襟危坐;李老太太和孙女窃窃私语;龙海用买来不久的数码像机象专业摄影师的拍摄风景。
     
    木军脑子里想着欧马尔哈亚默的诗(这本诗集是他在拉瓦尔品地旧书摊上买来的,有插图)
    “when as cock crew,those who stood before the tavern shouted:'open then the door! you know how little while we have to stay,and once departed may return no more." 。
    “当公鸡啼晓,站在神龛前的人喊到:快开门!你知道我们的逗留是多么短暂,一但离去将永不复返!”
    什么意思?知识的门?苏菲盼望着‘穆勒什德’或‘开俩麦提’?或企求真主开启智慧之光?他一直搞不清这扇门到底是什么意思。诗人的诗太吸引他了,每首诗他几乎都能背下来,一有空他就哼上几句,揣摸作者的心思。他情不自禁的把这片孕育 了多少英雄豪杰又藏龙卧虎的神奇土地和遥远的回忆连在一起……

    在内沙蒲洱荒漠冷凝的田野,空旷无际的山里,他没觅到诗人的蛛丝马迹,
    当地人甚止不知道历史上有这么一位家喻户晓的苏菲!
    "I come like water and like wind i go。
    “我来时象流水,去时象风吹”
    可怜的奥马尔!你真象水象风,无人知无人晓,象划过天空的耀眼闪电,象稍纵即逝的孤独流星。荒漠成了你的天堂,玫 瑰荡然无存,荒冢野庐,野鬼游魂 与你为伴。
    他似乎听到诗人的孤魂:
    each morn a thousand rose brings you say;yes,but where leaves the rose yesterday?and this first
    summer month thatbrings the rose shall take jamshyd and kaikobad away.
   “你说过,早晨会带来玫瑰千朵;可哪儿又是昨日玫瑰的下落?就是这带来玫瑰的初夏月分,带着捷木西带着凯可巴湮没,是,我曾带去玫瑰千朵,可你芬芳的青春手稿早已合上,荒野里拌你歌唱的波斯女郎也不知去向何方?唯有旷野风儿和空中 的云朵为我拭泪遮阳!”他自言自语。

    什拉子他也去过,在玫瑰绽芳,鲜花朵朵,磬香扑鼻,人头攒动的“古丽斯坦”里。
    他曾抚摸着筛赫萨迪拱北,流过泪祝过福,他曾默默地呼唤:大师!醒醒吧!满天的星星已将乌云吹散。你为何还躺在寝棺里默默无语?游人的脚步踏在了你的头上,你为何还忍气吞声?穆安津的祁祷声早已唤过,你为何还珊珊来迟。

    川流不息的河流,鲜花盛开的林荫大道,杯盈槲满的红葡萄酒,娥娜多姿的妙龄少女。
    哈菲孜灵魂永恒的四样。门儿紧闭,幕帷高挂,依山傍水的诗人陵墓,没有游人,没有香客,只有夜莺在树枝间 娇谛曼唱,只有血色枚瑰静悄悄花蕾绽放。

    在马什哈德,伊马穆礼札壮严肃穆的陵前,争先恐后抚摸金色栏杆以沾吉祥的善男信女;如醉如痴泪流满面的苏菲们;阿舒拉日穿着素衣用铁链将自己打得遍体鳞伤的阿匝答利们……
    还有他能倒背入流的哈菲孜波斯原文诗歌(有英译,他还没见到有汉译,国人实在是崇洋,他想)

            solitary  toper        “孤独的酒徒”
         i sat alone with the wine-cup lip to lip,
        we whispered together,and made us mighty free:
        right merry a fellow is wine,when a man would sip.
        and there is none that will bear him company.
        oh,i quaffed and quaffed the cup to my heart's delight.
        myself the saki,myself the toper,and all;
        and i swear that never did eye behold a sight
        one half so charming,and so fair withal.
        and all the while,lest the evil eye should see,
        i breathed in the beaker magic and sorcery.
    木军的灵魂好象随着诗歌游离了自己躯体,漂浮在空中,沁爽透亮,。 

    布哈拉早已被人遗忘的清真寺的残掾断壁,纳瓦衣灰飞烟灭的故乡,信仰淡沫嗜酒如命却夸夸其谈的人们。
    在杜尚别,那个不知是乌孜别克还是塔吉克的年青学者---萨迪克,他是“哈菲子”,平时讲乌语,在课堂里却讲一口流利的波斯语,友善谦虚,满腹经伦,他曾跟随他走遍了塔吉克的山山水水,不知做了多少个“打依尔”,奇怪的是赞圣全是乌孜别克语,而不是阿拉伯语。哈菲子自懂事起就跟随筛赫念经,为了躲避迫害,曾几天几夜睡在坟墓堆里不敢回去……唉,我的哈菲子!你今又在何方?
    还有每逢主麻便出现的筛赫,“纳阁世班定也”的神采弈弈“培勒”,你好象彻知万物,洞悉一切,今有安在?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责任编辑:天山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