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过年


2005-02-04 10:02    小松 @ 天方文化



转眼又要过年了,心里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和喜悦,觉得日子与平时没什么两样。还记得小时候,过年是一种单纯的喜悦和难得的盼望,那种兴奋是从进了腊月就开始的,那种盼望早在上一年的正月十五就已经淡淡地有了。

老北京人是讲究过年的,而且过的是一个热闹,讲的是一个“礼”,不是送礼,而是礼数要周到。孩子们在这个时候可以撒花儿,老人们在这个时候可以摆谱儿,总之都有个念想。小时候过年天公也是成人之美的,会适时地撒一场雪下来,三十儿晚上,把炮杖插在雪里,那爆裂的红光围着漫天的雪沫,很是漂亮,也很浪漫。初一早晨,雪白的大地点缀着三三两两的火红的炮杖皮,日子立马显得绚烂起来。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充实而丰富的,跟着爸妈去亲戚家聚餐或是请别人来家里吃饭,印象中地板总是脏的、乱的,而好干净的妈妈却从不在意。

过年的那种生活一直是我所向往的,而随着日子的一天天流走,那种心气儿也一点一滴的淡了,曾经认为很执着的那种盼望,也荒芜了。现在过年对我来讲,甚至觉得是一种负担。过年不过是一个七天长假,而这个假期充满了被热闹包裹着的萧瑟。过年回家总是要聚会的,其实聚会本是寻常事,心中想聚,什么时候都妥当,而非赶到春节,便有些应付差事了。聚会就免不了家长里短,长辈、平辈们依次过问我的工作、生活、收入等等等等,像是组织部在考察干部。我工作上没什么起色,甚至有些郁闷,对这种机关里平淡、琐碎的日子早已厌烦;生活上依旧还是孤独一人,过着王老五的快乐或是寂寞的生活。回复他们这些殷切的问询对我来讲是比较艰难的,我不善于说谎,但同时又不得不让他们失望,搞得自己也对生活没了什么热情。

家里有几年没放过鞭炮了,爸爸老了,再也没有灵动的身手去从事这项危险的工作,事实上他也知道,即使他放的炮杖再大再响,也换不回我和弟弟跳着脚的欢呼和对他至上的崇拜了。如今,年近六十的爸爸已经淡漠了那种父亲的骄傲和男人的尊严,不再幼稚地努力的在我们心中争一个偶像的位置,他只求我们都快乐,我们都健康。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比较拮据,每到过年时,妈妈会变着样的把饭菜做得精致,哪怕是最简单的菜也会摆出漂亮的造型,引得我和弟弟争抢。天下的母亲可能都是这样心灵手巧吧,而天下的母亲也都是这样容易满足,只需要儿女的笑就够了。而现在生活好了,随着我和弟弟相继在外求学,对家宴慢慢地看淡了。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外凑合一顿晚餐,或是和好友一起无所顾忌地大吃大喝,边说边唱,即使不得意也会很忘形!妈妈也觉得她再也做不出我们没有见过的花样儿,所以于年夜饭也越来越怠慢了。只要我们回来,她就很快乐,像个孩子。

中国的春节有多久的历史,我没有考究过,只是觉得这年过得越来越没有味道,电视里、商场里全力渲染着气氛,每个人也都忙碌地做着过年的准备,其实心里都是空虚和疲惫的,甚至想着春节不要来。那种童年时对过年的渴望已经成了一种很美好很模糊的回忆,但是很脆弱,让人不忍去触摸。小时候盼长大,如今大了,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这种成长。

过年了,似乎全世界都在喜庆中,而像我这样的人,只会感到更忧伤。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