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蒙古杂记

三、大酒量的女人和长辨子的老头


2005-02-04 10:02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我们隔壁是同车来的两位蒙古女人,同在一个洗脸间洗刷。老杨邀请他们到自己房间,我也去凑热闹。在车上我坐在前排,没注意,等见了面,才看清。蔡代对江苏来的工程师 曹总说:“我们蒙古女人样子难看一点,可其它领件你放心和俄罗斯造的机器一模一样,又结实又耐用,不象今天的日本车小巧玲珑,可在蒙古它就水土不服。”这两位一胖一瘦,胖的长的五大三粗,腿硕长粗笨,壮硕无比,双臂滚圆,两手如圆球,戒指好象长在手指上。另一位却骨瘦如柴,面无血色。胖女人也带了一瓶百酒,她先打开到了一杯‘咕噜’一口就喝下去,接着打通贯。我死活不喝,只用马奶当酒,她不依不饶,我只好以唱代罚。我唱完后,她一口气唱了五首,其中‘敖包相会’我熟悉,其它的都是蒙古民歌。老杨不停地扭蹩脚的蒙古舞,连外套衬衣也脱了,只剩一件背心,外号哈萨的郭进朴不停地和她碰杯,蔡代曹总和熊工已经不胜酒力昏昏欲睡。胖女人又唱起了水浒里的‘好汉歌’,唱得惟妙惟削,令人捧腹大笑。原来它们常看内蒙台的节目 ,去中国不需要签证,所以对中国的情况比较了解。她还想喝,可我的四位同伴 已经连话也说不出了。等她离开老杨房间时,喝了整整一瓶白酒! 

    次日,等我散步回来时,见一老头喘着粗气吃力地向曹总解释什么。他油光发亮的脑袋深深镶嵌在圆洞洞的身躯里,肚大腰圆,眯着两眼,眼角屎依稀可见,粗大的手指里夹着半节雪笳烟,那手指足有拐杖粗。他不停地喘气咳嗽,脸涨得通红,连完整的话也说不出。他说他手里有四五个金矿,品位如何高,甚止拿着撅头就能挖出金沙来云云,但我们必须和他合作注册一家公司,他当经理才可以等等。我一听就火冒三丈:又是在苏联遇到的那一套!更何况我们只对岩金感兴趣,沙金谈都不谈!他见我豪无合作之意,起身告辞了。当他起来时,我才发现:他居然拖着一条长辫子!辫子一直拖到屁股后面,虽然辫子全白了,但粗壮发亮,显然是经过仔细梳理了的。他昂着头,摇晃着身体,拖着大辫子消失在我们眼前。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一、签证及过境 第2页:二、乌兰巴托的醉汉及旅馆杂役
第3页:三、大酒量的女人和长辨子的老头 第4页:四、我见到的清真寺,伊马穆和县长大人
第5页:五、锡克传教士和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年青人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