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蒙古杂记

二、乌兰巴托的醉汉及旅馆杂役


2005-02-04 10:02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乌兰巴托和我想象中的截然不同,低矮的火车站,平淡的建筑物,好象到了苏联的某个城市。

    我们 出了火车站,便遇道一醉汉。他六十开外,脚穿破旧的马靴,衣服肮脏不堪,走路摇摇晃晃,手里握一瓶酒,口里说着流利的俄语。他见我们来自中国,先是用英语打招呼,没人理,又改用俄语,也没人理:“苏联完了,俄罗斯人走了,我的生活也完了”他看着我,因为只有我对他的话感兴趣“我是个工程师,却没工作”他不断重复着这几句话。接我们的朋友还没来,只好等着。老杨厌恶地看着他,其他人躲得很远。我递给他一只烟,他很感激,双手合十,一再道谢。我问:“你俄语这么好,怎么成了这样?”他很吃惊!不相信俄语出自我口,用龌龊不堪的双手抓住我,哭了起来:“我的妻子是俄罗斯人,她美丽动人,她死了,带走了我的灵魂……”接着他前言不达后语低低吟了起来,我一听就知道这歌曲“过去你这样,先在还是这样,草原上的雄鹰,哥萨克中的英雄,为什么我们又相逢?为什么你破坏我心中的安宁?”他唱着唱着突然嚎淘大哭了起来。“这畜牲嚎什么?死了娘一样!”老杨催着我走,接我们的朋友早已来了。我递给他一万蒙币,没回头跟老杨走了。那醉汉还在哭……

    旅馆在二搂,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只是铺设简单。屁股还没坐稳,就进来了一位蒙古中年妇女。她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连衣裙,长着一张其丑无比的脸,脸上涂着浓妆,嘴上抹着口红,样子十分恶心。老杨说:“这把年纪画成鬼样,也不嫌羞!看了她饭都吃不下”那女人似乎对自己的长像充满信心,对着老杨挤眉弄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杨笑着说。蔡代接过话头:“我们蒙古女人吃一吃你这老天鹅肉,咋不行?你那把老骨头,恐怕啃不动她,小心碰折了你的大牙。”大家都笑了。老杨从包里掏出一瓶白酒递给了她。她不客气地接了,但没有走的意思。老杨又打开一瓶,倒了一茶杯,她端起酒坐到沙发上一饮而尽,老杨又倒了一杯,她又一口干了,示意还要第三杯,老杨挥挥手说:“明天再来 ”她笑着走出去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到了科布多,已是晚上一点。好点的旅馆客满,只好委曲住在差点的旅馆。
    旅馆房间整洁,但没有热水,更没有香皂牙刷之类的洗刷用品。老杨很不满意,牢骚满腹:“羊圈一样的房子,连澡也洗不成,还受一人五十块钱!我的马两天还洗一次澡!”蔡代开玩笑说:“你又不做‘乃马子’洗澡干啥?象哈萨人欠着,多打一个绳头,回到中国一块洗!”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一、签证及过境 第2页:二、乌兰巴托的醉汉及旅馆杂役
第3页:三、大酒量的女人和长辨子的老头 第4页:四、我见到的清真寺,伊马穆和县长大人
第5页:五、锡克传教士和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年青人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