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蒙古杂记

一、签证及过境


2005-02-04 10:02    马永俊 @ 天方文化




    去蒙古前打电话讯问了蒙驻中国大使馆关于签证的事,答复是必须要有对方的邀请函才能取得签证。可同行的老杨满不在乎地说:“鸡巴邀请书!我给他锤子!包在我身上,二连我们有专人办理。”看他蛮有把握,年纪又大,我们一行五人出发了。

    到了二连浩特,找了一间便宜旅馆安顿下来。次日一早递上护照,下午就拿到了签证。签证上标注是二百一十元,我们每人缴了六百元,实在有点冤。蒙语翻译蔡代哭丧着脸:“早知道这么容易,一千九百五十块钱我不挣了吗?这是我两个月的工资!这些家伙心也太黑了,挣上二百三百尕钱化一化还差不多,一下子弄了将经两千块钱!”蔡代原是蒙语老师,不到五十就退休了,闲赋在家,个高体壮,孔武有力,却书生气十足,胆小怕事,次此受邀担任翻译。“你说屁话1哪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馅饼的事?中间人不吃?领事不吃?他们在这干滩上舞把式喝尿尿吗?”老杨和蔡代都是新疆人。老杨比蔡代大,说话干脆利落。

      晚上乘火车到了蒙古境内,照列是边检海关查验盖章填申报单。列车开了后,我出去抽烟,见一中国人来回不停地走来走去,象是出了什么大事,问后始知他的申报单上没有海关官员的签字,他一个劲地嘟囔着:“我回来可怎么办?怎么办?”他快哭了。我拿过他的单子,再对着自己的单子,龙飞凤舞地签了连我也看不懂的旋转的字,他很高兴,欢呼雀跃,像个顽童,一再和我握手致谢。

【本文分页导航】
第1页:一、签证及过境 第2页:二、乌兰巴托的醉汉及旅馆杂役
第3页:三、大酒量的女人和长辨子的老头 第4页:四、我见到的清真寺,伊马穆和县长大人
第5页:五、锡克传教士和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年青人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