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真主三次启示禁酒


2004-12-24 22:12    搜集 @ 伊窗



  酒﹐一切含有酒精的饮料都称为酒﹐欧洲的文字“艾尔克浩”(alcohol)﹐辞源是阿拉伯字﹐意思是通过食品发酵而产生的酒精﹐对人的神经具有麻醉的作用﹐证明阿拉伯人酿酒的历史比欧洲更早。   从出土文物中发现﹐中东地区早在七千年前就有酒具﹐研究阿拉伯文化和文字的学者看到公元七世纪前﹐阿拉伯半岛上的饮酒习惯发展到了狂热的程度﹐因为在阿拉伯文学中《古兰经》之前只有两类文学作品﹕歌颂部落英雄和赞酒词。   阿拉伯民族的酒文化与部落战争﹑掠夺屠杀﹑虐待妇女﹑比武竞赛﹑家庭破裂﹑卖淫嫖娼密切相关﹔有了酒﹐一切非人性的事都能发生﹐人类社会与野兽丛林无异。


  伊斯兰的宗教学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来自真主派遣的使者传播的真主启示﹐因为真经失传而产生异端﹐但每一种宗教都包含最初的真理。  以饮酒为例﹐世上没有一个宗教许可信徒无度地狂饮酒精﹐均以限制或禁止饮酒为教条﹐可见真主对世人的正道引导出自同源﹐例如佛教徒必须遵循的“五戒”中的第五戒﹐便是“戒饮酒”﹐理由是饮酒伤智。   根据《圣经》﹐上帝对基督教徒规定﹐多饮酒会发狂而丧国﹐只许可少量饮酒﹐例如“他们喝了就要东倒西歪﹐并要发狂”(《旧约》杰里迈亚书﹐25﹕15)﹐“可以稍微用点酒”(《新约》提摩太前书﹐5﹕23)。


  我们无法否定其它宗教对限制饮酒规定的天启根据﹐但是我们确有实据证明真主的最后使者三次接受真主的启示从限制到禁止饮酒的过程。  《古兰经》中最早关于饮酒的规定是在麦加时期(早期)下降的启示﹐“你们用椰枣和葡萄酿制醇酒和佳美的给养﹐对于能理解的民众﹐此中确有一种迹象。”(16﹕67)     当时的阿拉伯人﹐都是嗜酒如命的酒鬼﹐思想愚昧﹐文化落后﹐真主启示他们理解﹐酿制酒精饮料是真主赋予人类的聪明和智慧﹐应当感赞真主的恩惠。但是﹐十多年之后﹐先知至圣带领他的弟子们在麦地那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穆斯林公社﹐伊斯兰社会形成了﹐真主向坚定的穆斯林民众颁降了严厉的限酒令﹕“他们问你饮酒和赌博的律例﹐你说﹕‘这两件事都包含着大罪﹐对于世人都有许多利益﹐而其罪过比利益还大。”(古兰经﹐2﹕219)      当时在麦地那的大部份从麦加跟随先知穆圣而来的迁士们都还保持着饮酒的习惯﹐积习难改﹐他们得知真主的启示后﹐许多人开始戒酒和限量饮酒。    穆圣的大弟子奥斯曼·伊本·阿凡说﹕“酒精剥夺了我的全部理智。  当我酒醉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了﹐等到头脑清醒过来时﹐才能理解正常的人事。”    他决心断然戒酒﹐他是个腰缠万贯的富翁﹐忠诚地追随先知穆圣﹐并以家财鼎力相助麦地那公社﹐他后来被推选为第三任哈里法。


  《古兰经》中第三次出现真主禁酒启示是麦地那穆斯林公社最兴旺发达的时期﹐伊斯兰取得全面的胜利﹐不到短短的十年﹐先知至圣领导的伊斯兰社会奠定了永世的稳固基础﹐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在醉酒的时候不要礼拜﹐直到你们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话。”(4﹕43)      那时﹐礼拜已成为每个穆斯林日常的五次祈祷功课﹐是敬畏真主的最主要崇拜形式﹐人们开始理解到﹐不礼拜就是罪过﹐因为有可能偏离正道﹐忽略记念真主。  如果有人一次没有进入清真寺去礼拜﹐他周围的人就会为他担心﹐怕他生病或家中有其它事发生。  如果因为酒醉而缺席礼拜﹐穆斯林自觉对真主大不敬﹐感到惧怕﹐而且在穆斯林弟兄面前羞愧难容﹐如同失去群体的小羊﹐有被恶狼捕食的危险。在同一时期﹐真主启示说﹕“信道的人们啊﹗   饮酒﹑赌博﹑拜像﹑求签﹑只是一种秽行﹐只是魔鬼的行为﹐故当远离﹐以便你们成功。  恶魔唯愿你们因饮酒和赌博而互相仇恨﹐并且阻止你们记念真主﹐和谨守拜功。  你们将戒除饮酒和赌博吗﹖”(5﹕90-91)      这是一次来自真主的严厉命令﹐把饮酒和赌博相提并论定为魔鬼的行为﹐凡是信士﹐必须远离之﹐以求真主的恩典和成功。


  真主的最后禁酒命令﹐如同晴天霹雳彻底惊醒了蒙昧时代的人群﹐跟随先知至圣的弟子们以绝对戒酒发誓永远效忠伊斯兰的崇高事业﹐以身作则为真主传播真理。在先知至圣传告真主最后禁酒启示的几天里﹐麦地那城内外到处可以闻到冲天的酒味﹐跟随先知至圣的弟子们纷纷从地窖中搬出酒昙酒缸﹐把珍藏多年的陈酿老酒统统运到城外倾倒﹐瘾君子们的所有精美酒具杯碗盆罐都砸得粉碎。    当时﹐麦地那街上有许多人施舍配制的蜜水﹐免费供给酒瘾强烈的人止渴。   真主的禁酒启示掀起了一场彻底的精神和信仰革命﹐许多祖传的饮酒世家就此毅然戒酒﹐决心跟随先知至圣奔向伊斯兰正道﹐永往直前不回头。从那以后﹐伊斯兰胜利地走向全世界﹐所到之处均以真主的启示和先知至圣的教诲为根本信仰和行为准则﹐伊斯兰如星火燎原向世界各地迅速传播﹐从亚洲到非洲﹐从南亚到太平﹐从欧洲到美洲。  凡是伊斯兰传播到达的地方﹐当地归信伊斯兰的民族﹐舍弃祖先的迷误而归于正道﹐服从统一的制度和习惯。   阿拉伯人从蒙昧的酒文化中得到拯救﹐成为理智和高尚的民族﹐进入先进的伊斯兰文明﹐许多受到历史误导的民族也同样获得伊斯兰赋予的新生。  一千四百多年来﹐戒酒成为穆斯林社会的一个固定文化特征﹐横扫以饮酒﹑赌博和娼妓为特征的许多腐败社会﹐树立起持之以恒的文明光辉。    一位新归信伊斯兰的美国穆斯林说﹕“当我接受这个新的信仰时﹐我要下决心改正许多坏习惯﹐例如酗酒﹐当初是十分艰难的。   但是﹐后来我想﹐如果这般艰难的陋习我都能克服﹐其它一切陋习的不在话下了。  归信伊斯兰使我成为一个新人。”    所有归信伊斯兰的人民都获得今后两世优美生活的享受和福祉。    《古兰经》说﹕“敬畏者﹐当做了丑事和自欺的时候﹐记念真主﹐且为自己的罪恶而求饶----除真主外﹐谁能赦宥罪恶呢﹖----- 他们没有明知故犯的怙恶不悛。  这等人的报酬﹐是从他们的主发出的赦宥﹐和下临诸河的乐园﹐他们得永居其中。  遵行者的报酬真优美﹗”(3﹕135-136)
 


责任编辑:Abrah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