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我的04年盖德尔夜


2004-12-06 14:12    可悦儿 @ 天方文化



    盖德尔夜,一周以前就在不断地电话中、QQ中和诸位好友商讨如果度过。那02年的记忆中的感觉是大家都一直怀念的和希望再次营造的。
     终于,我的04年盖德尔夜来临了。下班后,伴着暮色我按事先确定好的路线,赶往和几位XDJM约好的聚集地-------海淀清真寺。先是地铁再是城铁,当我走下城铁时,朋友已经准时等在那里接我去寺里。奔波往寺里的途中,用电话联络了已经到达的朋友。当准时到达寺里的时候,朋友们担忧我不能准时到达的顾虑也终告结束。迅速在指引下走入女洗堂,两位好友正在里面忙活。加入她们的队伍,进行简单快速的小净。之后我利用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很长很大的长条丝巾,认真地将自己的头发包起来,在镜子中调整每个细节,希望看到少有的戴头巾的自己是美丽和端庄的。
   进入女礼拜殿后,周围的环境和物件和02年来的时候的情景一样,没什么改变。那座很大很大的座钟时针依旧是停止不动的。暖气片上随意扔放着一张斋月封斋时间表。可能是被以前礼拜时的女客遗忘的。这次来礼拜的人除了约来的几个姐妹外,还有一个自己来寺的女孩,再没有旁人。对于这个独自前来的女孩,她的民族和来源地,我和姐妹们议论好一会儿。她长的很有民族特色,分不清到底是维族还是哈萨克族,甚至还推断她是混血儿。
         记得02年来礼盖德尔夜时,还有一位阿姨和一个已婚的漂亮的女宾。但今年再来时,连她们都没有来。心中不免有点暗然失落。在这个尊贵的时间,我原想来这里看到的是热闹的、祥和的气氛。但却感觉到异常的冷清。如果没有我们这些意外来客,那这里的女殿是不是今夜就会变得如空气一般?
   礼拜开始了,大家自觉的留出第一排的地方。不知是不是和我一样期待着有年长的女宾到来,并在前面给我们一些定心和踏实感。女殿的音箱里传来阿訇在礼拜前的讲解。时间不长,开始正式礼拜。我们这些年轻的人没有往日里前辈的指引,中间偶尔停顿或听不清音箱传来的指示时有一点点的慌乱。顺利地随着大殿阿訇的指引礼完全拜后,我们三个人又自行补礼了自己中间遗露的拜功。这才结束了礼拜。姐妹们一边整理物品一边讨论今天的礼拜。觉得今夜似是太简短,挑剔阿訇的诵经水准略显单薄,音律和音准不够(祈求安拉饶恕我的胡言乱语,阿敏乃!)
    礼拜之间帮两位不认识的妹妹整理了因礼拜散乱的头巾。始终觉得自己很幸运成为一个少数民族,但苦于总没有很正式的民族服饰来体现我们民族的独特,所以自己总把戴头巾作为自己民族很明显的标志,并在佩戴它之后时刻提醒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的民族,因故非常重视头巾佩戴的正式和华美。除了因为这是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还希望让我的民族姐妹和其它的民族姐妹看到我的民族优美亮丽的一面。
   走出礼拜殿,和散落在清真寺院中的朋友聚合,又和几位朋友不期而遇。大家进行简单的问候和寒喧后,我们几人按约定好的计划迅速向西域食府进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开始向我抗议了,我只能以转移注意力和其它姐妹说话,并催促大家赶快行动。姐妹们决定今天都不摘头巾,希望让它在盖德尔夜里伴我们直到最后。
   西域食府,对于它进行的前期踩点让我对今天晚上大家的开支已经胸有成竹。在进行简短的交流意见后,大家集中在自助火锅上。热闹的聚餐在大家个个肚饱的神情中结束,战绩也一定吓住餐厅的服务小姐。告别了盛情邀请大家去家里作客的朋友,大家各自回家。
   结束了我的04年盖德尔夜,留有一丝丝的遗憾,还有未完成的守夜的计划,奔赴新的日程。借此文的只言片语记录下一些记忆,愿来日完美一个尊贵的盖德尔夜。


                                                                                                               2004.11.10

 


责任编辑:可悦儿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