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海南岛羊栏回族的来源及其特点


2004-12-06 00:12    姜永兴 梅伟兰 @ 天方文化



近年来,在海南岛最南端的三亚市与陵水县的陵水湾地区,发现了三处伊斯兰古墓群。每一处墓群均有数十座古墓,墓茔茔北朝南,墓碑正向西方,碑文镌刻阿拉伯文,葬式具有伊斯兰教的典型特征①。 
跟古墓群毗邻的三亚市羊栏区,是广东省回族的主要居住区之一,人口有4318人(1984年),分别聚居于羊栏区的回辉乡马回新乡。三亚市(旧称儋州、崖县)是祖国南疆边睡重镇,自古以来就是内连大陆外通海域的重要门户。唐宋以来,在粤、闽、浙地区与波斯、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中,许多外籍商人和移民,就是取道包括三亚诸港登岸进入大陆。三亚市在我国古代海上交通史上曾占有重要地位。羊栏回族就是上述历史的见证。 
关于回族的形成,国内历来的理解是;十三世纪初期,从中亚细亚来的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以波斯、阿拉伯人为主)通过“丝绸之路”被签发或自动迁徙来中国,在中国定居,与汉人、蒙古人、维吾尔人联姻,发展而形成的一个民族②。羊栏回族的存在,却可以补充上述论断。回族族源的外来成份的完整意义应是:既有中亚细亚地区信奉伊斯兰教的各族人民,也有印度支那信奉伊斯兰教的居民。回回族源的外来成份,是通过两条路线入境的,既有西北方向的“丝绸之路”,也有东南方向的“海上之路”。 
同时,在回族语言研究上,自来的定论是:各地回族都以汉语为本民族语言。但羊栏回族有自己的语言,这种语言不同于国内任何一种民族语言或方言、土语。 
来 源 考 证 
关于海南岛回族的历史,我国史籍自宋代以来多有论述。关于羊栏回族来源,民间口碑相传的颇一致,均极为简略。据当地回族内部普遍的说法是:我们原籍地是越南的占城,先祖以海外捕鱼为生,因台风所迫,船只漂泊至海南岛滨海各地,主要是崖城、万宁,也有深入儋县的(都系海南岛沿海县份,其中三亚、儋县与占城隔海相望),距今约有七、八百年的历史(在宋代)。在崖县的回族已有二十五代以上。现在海南岛回族主要聚集在三亚市羊栏区境内。 
当地回族大多“蒲”姓。相传这个姓氏是海南岛居民给取的,当他们先祖在海上遇救之后,饥肠辘辘,见了当地居民,由于双方语言不通,先祖只会指着肚皮说:“哇哺、哇哺” (“饿”),当地人即以为我们是“蒲”姓了。 
儋县、万宁县历史上也曾有回族居住,但因分布零星,逐代被汉族同化或迁往羊栏。只有羊栏地区的回族还较完整地保持着入迁前的信仰和习俗③。 
占城主要是指现越南中部海岸的广义、平定二省。古时属象林、林邑国、占婆国、占城国④。其土著居民为占族,占族现是越南的少数民族,是越南境内唯一的穆斯林,人口八——十万⑤。 
占城,历史上素为阿拉伯人假寓经商之地,中外往来的贸易商船,“自泉南登舟海行者,先至占城而后至其国”⑥。由泉州至占城的海路,海南岛是必经之道,南海诸国朝贡及互市的船舶多经占城至海南岛、雷州半岛,再往广州、闽浙。占城与海南岛互为古代中外海上交通之停舶要地,众多商旅、蓄客往来其间,其中包括入境海南的阿拉伯商人与占城人。 
自九世纪以来,占城国跟中国(唐朝)已有友好往来。公元九五七年,占城国王释利因德曼遣使献通天犀带、菩萨石、蔷锻水、猛火油于后周。至宋时,占城造使携物朝贡,往来更趋频繁,凡有交趾(越南)侵犯、欺掠,占城也多向宋朝求援。占城造使多由海道入境⑦。“十世纪末期(北宋初期),交趾与占城间战争叠叠,占城颇受痛,人民多避于外”⑧。公元九八六年,“(占城国人)蒲罗易被越南所迫,举族百口迁于宋之情州”⑨。可见,占城与海南岛南部海岸地区的交通往来,乃至侨寓迁居,早在十世纪已是历史事实。 
越南占城居民,原先信奉婆罗门教和佛教,“伊斯兰教传入东南亚约在公元十三世纪末。在这以前,就有一些穆斯林商人泛海前来东南亚盛产香料的海南岛地区经营香料买卖。他们大多是来自印度的古吉拉特邦的穆斯林商人。伊斯兰教首先由古吉拉特邦的穆斯林商人传到这里……穆斯林商人和布教者,逐渐沿海路将伊斯兰教传至于包括印度支那的占婆等地”⑩。 
占城的回教徒“或是侨寓占城之回教徒(阿拉伯),或为回教徒的占城人”⑾。而依据民间之传说及语言、服饰等特征,漂泊来崖的占城人,多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占城渔民。他们入迁海南岛的时间,其上限应划定在印度支那海岸大规模伊斯兰教化的十三世纪,即我国的宋、元时期,距今约七百多年。 
我国的史籍、地方志对羊栏回族的来源与时间,有着跟上述结论相同的记载,兹辑录数则于下。 
“崖州……蕃俗本占城回教人。宋元间,因乱携家而来,散泊海岸,谓之番村、番浦。今编户入所三亚,皆其种类也……不与民俗为婚,人亦无与婚者”⑿。 
“……其人多蒲、方二姓。不食豕肉,家不供祖先,共设佛堂,念经礼拜”⒀。 
“番民,本占城回教人,宋元间因乱挚家泛舟而来,散居大蛋港、酸梅铺海岸。后聚居所三亚里番村。初本姓蒲,今多改易。不食豕肉,不供祖先,不祀诸神,惟建清真寺。白衣白帽.念经礼拜,信守其教,致死不移。吉凶疾病,亦必聚群念经。有能西至天方,拜教祖寺(教祖名穆罕默德),归者群艳为荣,岁首每三年必退一月。本月朔见月吃斋,以次月见月次日开斋,为元旦。捕鱼办课,广植生产。婚不忌同姓,惟忌同族。不与汉人为婚,人亦无与婚者”⒁。 国内外文献及民间传闻对这段历史的记述互相吻合,确证了羊栏回族渊源于越南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占城人。占城人基于政治、经济、自然的原因,纷纷入迁于海南岛三亚为中心的沿海各地,其中政治原因即为远避战祸;经济原因即为通商贸易;自然原因即为台风所驱,而其时代背景即是古代中外交通、贸易发展的高潮时期,其入境时间跟我国回族的形成时间基本同步。占城人原并非回族,尽官两者都是穆斯林,入境的占城人在我国的历史条件下,构成了回族的一员。 
印支地区的伊斯兰教徒迁入中国东南沿海定居,实非海南一地,。番禹(广州)有海獠杂居,其最富豪者蒲姓,号白番人,本占城之贵人也”⒂。定居泉州,掌握闽、粤海外贸易大权的蒲寿庚家族,即由占城入迁⒃。 
可见,回族祖先外来成份中,有一支是印度支那地区的伊斯兰教信徒,由“海上之路”入境之说,是确凿可信的。 
语 言 
羊栏回族社会内部操一种特殊的,跟国内任何一种民族的语言、方言、土语不伺的语言。这在我国回族中,是一个罕见的实例。对羊栏回族语言的研究,可为其渊源研究提供旁证材料。 
国内语言学界将羊栏回族语言暂定名为回辉话。 
三亚地区的语言十分复杂,据光绪《崖州志》载,“崖语有六种”。羊栏回族以回辉话为内部的交际工具,但当地男女又都会流畅地操普通话、汉语海南方言,以及“军话”、 “迈话”,不少人还懂得当地的黎话及广州话。 
民族语言工作者经过初步研究,共同认为回辉话既不是中东的阿拉伯语言或波斯语,也不是国内任何一种民族或其支系的语言。但对回辉话的语言系属的认识分歧颇大,有些研究者认为:“回辉话和占语(羊栏回族的先民语言——引者注)是完全不同的,回辉话具有汉藏语系语言的一般特点,并与壮侗语族语言比较近似。”⒄美国语言学者自保罗、日本学者乔本万太郎认为:“回辉话与占语有关”⒅。广东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李敬忠同志(壮族)通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则认为“占语是回辉话的母语,回辉话跟壮侗语族语言很难相似。” 
回辉话的语言系属尚待进一步探讨,但由上可见: 
①从羊栏回族所操的回辉话可以断定,羊栏回族非是当地土著。回辉话不能定为回族语言,确切地说,只是羊栏回族操的一种语言。 
②跟一切民族语言的演变规律一样,回辉话既承继了迁入前的先民语言,在新生活的地域中,在跟其他民族的交往中,又吸收与接受了当地其他民族的语言影响,由此也在较大的程度上摆脱了原先的语言,从而形成为一种特殊的语言⒆。 
③羊栏回族人口至今才达四千多人,其语言是处于其他民族语言的汪洋大海包围之中,客观上不利于本民族语言的发展,但其母语仍能维持至今,既可佐证其迁入史不会太久远,又可见伊斯兰教的黛陶与规约对特殊的生活习俗与民族心理所起的决定性作用一。 
经 济 生 活 
羊栏回族的经济,受诸种因素的限制,基础较薄弱,社会内部的经济结构有海洋捕鱼、种植蔬菜、经营小商品,其劳动分工是男渔女商,老年者栽培蔬菜。但生活水准尚不稳定,普遍低于同地区的汉族。回辉、回新乡毗邻一片,经济状况相仿。回辉乡为一个大村寨,全乡412户,2,429人,其中男1,196人,女1,233人。全乡分属七个生产队,其中五个是渔业队,。两个是蔬莱队。渔业经济季节性很强,经常遭受台风、暴雨等恶劣气候影响。捕渔队的船只都为老式木船,作业方式落后,渔业队每年的捕捞时间只能是八月至十二月,捕获量较低,如一九八四年渔业队人均日收人一元不到。渔业经济尽管是主要谋生手段,但仍需要靠其它手段补充之。 
回辉全乡仅有农田三十七亩,人均0.1分,可耕土地严重缺乏。回辉回族居地毗邻城镇,土沃水足,劳动力充裕,其农业经济是栽培蔬菜。回族农民善于田间管理,当地的菜畦、庭园阡陌成行,井井有条,菜田终年青绿不断。三亚市场的四时菜蔬,大多由羊栏回族菜农负责供应。经营菜蔬周期短,售价高,资金周转快,成了当前国辉回族的主要经济来源,但因地少人多,人均收人依然不高。 
当地回族妇女精明能干,擅长社交与经济管理,是当地小商贩的主要承担者。她们每天挑担设摊,活跃在农贸市场上,贩卖菜蔬水果,鲜鱼干货以及海产工艺品。经济开放后的近几年,回族妇女也参与沿街兜售手表及其它进口商品的活动。 
随着三亚市开辟为游览区后,不少回族中、青年自行筹款购买汽车、机动三轮车,从事交通运输,接送外地旅游者,成了开发三亚的一支活跃的经济力量。 
羊栏回族虽隅于滨海一角,但跟外地回族仍有交往,尤其跟桂、滇回族以及香港、澳门的穆斯林关系十分密切,这为商业活动上增加货源和疏通渠道,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羊栏回族是一个十分勤劳的民族,善于扬长避短,使经济呈现不断改善与稳定好转的趋向。但羊栏回族商业上的开拓性活动,尚待建立在正常的渠道之上,并由此而形成整体的经济发展规划,增加积累,扩大经营项目。 
同时,羊栏回族富于航海和渔猎经验,在捕鱼业上蕴藏着较大的潜力。当前发展渔业的关键是更新设备,提高技术,逐步实现渔业生产的现代化。 

文 化 教 育 
羊栏的两个回族乡,各设有公办完小一所,按全国统编教材施教,教员由本乡知识分子担任。 
当地回族家庭对子女的文化教育普遍抓得很紧,即使是经济清贫的家庭,也会省吃俭用支持儿女入学。当地少年儿童的入学率、巩固率历来稳定在90%以上。学校教育开展得比附近地区正常,学生质量逐年有所提高,每年除考入各类中学、中技外,还有进人省民院或州师专深造的。女孩的入学情况在当地也是名列前茅。 
当地回族社会对文化教育普遍重视,这跟当地回族已摆脱了自然经济,视野开阔,深感文化在发展经济上的先行作用直接有关。一九八三年,国家无偿资助一台新式机船,因无人驾驶和熟识其性能,使之不能发挥作用。使用旧式木船在公海上捕捞,显然收获量少而质次,当地群众为此深有感慨。田间管理、外出经商也都需要具备较广博的知识和技术。这些严峻的现实增加了羊栏回族学习文化技术的紧迫感。 
为适应教育与经济的同步发展,当地回族希望地方政府能帮助开办各类技术培训班,加强航海、商业与机械知识的技术教育。这个问题已引起社会的重视,当地教育和科普部门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满足回族人民对智力投资的需求。 
除学校教育外,当地各清真寺于每周日,由阿旬主教,组织全体少年儿童进行系统的阿拉伯文教育与传授《古兰经》知识,参加者也有成年男子。宗教教育在当地受到家长的支持与欢迎,但大多数青年男子表示淡漠。 
姓 氏 
占城居民入迁海南岛者,多蒲姓,“蒲”即“伊卜”的中译音。三代之后,其原先的民族姓氏才逐代被废弃,并分别取了汉姓,当地现有的姓氏计有:李、张、赵、刘、米、蒲、苗、陈、林、马等,其中主要姓氏是蒲、刘、陈姓。 
从姓氏的演变可见:尽管羊栏回族因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异于当地其他民族,但毕竟不是囿于孤岛之中,随着政治、经济的往来,其文化特征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变异。 
清 真 寺 
当地最雄伟的建筑物是清真寺殿,回辉与回新两乡共有四座正方型的清真寺,寺殿都掩蔽在绿荫丛中。寺顶高畅,室内以席铺地,两侧雪白墙壁上挂满了作礼拜时穿戴用的白大褂和平顶圆白帽。大殿为每日教徒礼拜、祈祷及节日聚会之地,寺内禁止吸烟、饮酒,并不准 携带任何污秽之物。 
羊栏回族的婚俗、节日、丧葬、生活习俗严格遵守伊斯兰教教规,跟其它回族地区没有多 大差异,在当地则显得别具一格。他们的服饰则跟当仙汉族一样.男子仅戴白帽以示区别,妇女服装多为右衽斜襟大褂,着大裤管长裤,很少穿裙,一般都戴“头盖”。青年男女也有穿港式衣裤的。 
(责任编辑:赵 宏) 
注释: 
①见《海南岛发现的伊斯兰古墓》(《广东民族研究通讯》第二期I(海南岛伊斯兰古墓群考察简讯》,《民族研究动态》1984年第四期)。 ②参阅《中国少数民族》。③上述材料,主要系于回族著名阿訇蒲宗理先生提供。蒲先生为全国伊斯兰教协会理事,三亚市政协委员。 
④参阅(越)陶维英;《越南古代史》、《越南历代疆域》。 
⑥《宋史》卷二百十:《外夷传·爪哇》。泉南即今福建省的泉州市。 
⑦⑨萌伯赞主编《中外历史年表》。 
⑧《宋史》卷四八九《占城传》。 
⑩《东南亚宗教》(《东南亚资料》1982年第二期)。 
⑾[日)桑原腾藏:《蒲寿庚考》。 
⑿《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 
⒀明万历《琼州府志》卷三。 
⒁清光绪《崖州志》。 
⒂南宋岳柯《程史》卷十一。 
⒃参阅《蒲寿庚为占城人非阿拉伯人说》(《兰州大学学报》,1979年第一期)。 
⒄《海南岛崖县回族的回辉话》(《民族语文》,1983年第一期)。 
⒆按越南语言学界的分类,占语属南岛语系。 
------------------------------------------------------------ 

  黄道婆是元代棉纺织革新家。又称黄婆。生卒年不详。松江府乌泥泾(今属上海)人。元贞年间,她将在崖州(今海南岛)学到的纺织技术进行改革,制成一套扦、弹、纺、织工具(如搅车、椎弓、三锭脚踏纺车等),提高了纺纱效率。在织造方面,她用错纱、配色、综线、花工艺技术,织制出有名的乌泥泾被,推动了松江一带棉纺织技术和棉纺织业的发展。元至元三年(1337)为她立祠院,1957年又在上海为她建墓园并立纪念碑。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