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近代最早出洋的中国科学家——回族学者马复初


2004-12-05 22:12    Zaid搜集 @ 天方文化





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指出:“自从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候起,一些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 


我国学术界十几年前一度探讨:近代中国谁是第一个去西方国家寻找真理的先进人物?众说纷纭。《中国机械报》1984年第10期载文称,徐建寅1878年赴德,“是我国最早出国的科技人员”。《自然讯息》1988年第3期发表文章,认为近代最早出国的科学家是黄宗宪(1877年赴英)。《中国科技史料》1990年第2期基本给予肯定。至于出国留学生,杜石然编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稿》(下册)所载,以容闳(《西学东渐记》作者)、黄宽等人为最早(1847年,作为大清帝国首批官费“童子”留学生赴美)。 


事实表明,近代我国最早出洋的科学家是回族穆斯林学者马复初(1794-1894),原名德新,经名郁素福。他于1841年出国研究天文学,在伊斯坦布尔访问期间,曾以中国穆斯林学者身份,应邀作为贵宾出席奥斯曼帝国皇帝麦吉德(1839-1861)为“皇姊下嫁”举行的盛宴。 


可见马复初出国比上述人员的出国年代早得多,有他撰述的《环宇述要》、《天方历源》、《朝觐途记》为佐证。当代白族学者李晓岑在1994年《中国科技史料》第5卷第3期发表《回历〈环宇述要〉研究》一文,全面剖析了这部著作的各种论据,强调这一部著作与另一部《天方历源》在明、清回回历法的研究、哥白尼学说的介绍、恒星行星观测以及太阳黑子分布图、月面图、五大行星表面图的绘制等方面,颇具特色,在我国天文学史上占有一定地位,是一部有广泛影响的我国少数民族科学家的天文专著。 


《朝觐途记》就是马复初19世纪40至50年代漫游阿拉伯世界的见闻录,原稿是阿拉伯文,公元1861年由作者的门人马安礼译为汉文在昆明刻板问世,板存昆明南城清真寺。1980年3月,云南大学西南亚研究所“抽印”,载入《云南史料丛刊》(二十二辑)。1988年宁夏人民出版社注释出版。 


马复初在《朝觐途记》开头写道:予于西历迁都(伊斯兰教历)一千二百五十七年十月二十二日,乃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诚意朝觐,偕诸商人向阿瓦(缅甸)而行……是年十一月十六日出中国界,经一巨城名九龙江(车里),在大江(澜沧江)滨。十二月初二日至一巨城,名曰闷径(景栋),属阿瓦。二十日至一巨城,名曰扪乃(孟乃),住五日,三十日至护博(西保),其城乃各商寓所,时年已尽。 

 
显而易见,当时中英鸦片战争消烟未灭,中国广州对外海上交通仍被英国侵略军封锁。马复初不畏艰险,另辟蹊径,随同滇西商队马帮,披星戴月,跋山涉水,穿越素称“蛮烟瘴雨”的西双版纳地区,进入缅甸。再由古都曼德勒乘船,沿伊洛瓦底江扬帆东下,到达仰光。又由仰光乘大帆船向西航行,抗炎暑,泛重洋,乘风破浪,经印度、孟加拉、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阿拉伯海和红海,终于在吉达港登陆,到达伊斯兰教圣城麦加,进行“朝阙谒陵”——巡礼“天房”与瞻仰麦地那“先知陵”活动。 


马复初详细地记载了克尔白的建筑造型和规模: 

 
始见凯尔白居(禁寺)中,紫禁环凯尔白,规模近乎方,左右微长于前后。面向东北,背向西南。凯尔白其形方,高于地面三丈余尺,宽二丈七,锦帐蔽之。凯尔白门倚于左旁,离地三尺余。玄石设于庭隅,在门之左,约四尺余,周围以银框之,其大约似人首。帝庭之前二十步,有以补喇欣位,乃以补喇欣修凯尔白时所践之石,石上有足迹,在一亭内。哈乃飞位在凯尔白右。古垣亦然,古垣之形若弓,高至人胸……禁庭其长左右约五十丈,共有三十九门,在十九处……禁庭有七(座)宣礼台(塔)。 


在历史长河中,克尔白天房经历不少次自然灾难与人为破坏,可是旋破坏,旋即修复。马复初的记载,以及绘制的《凯尔白图》反映了一个半世纪以前的天房原貌,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而且记下朝觐完成之后,克尔白天房还对外开放,容许穆斯林入内瞻礼: 
驻于满克(麦?,届觐期觐礼告成后,西历正月首,开凯尔白门,众入其中,凡二日,自晨至昃,一日男子入,一日妇女入。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马复初游历了开罗、亚历山大,伊斯坦布尔、塞浦路斯、耶路撒冷、亚丁、苏伊士等城市、所到之处,博搜典籍,采风问俗,考察阿拉伯各国的典章制度,与当地名流学者广泛接触,积极开展学术文化交流活动。后人的评价是:“目睹中华末见之经,耳闻吾国未传之道”,“凡东土遗经所脱略者,蒙昧难以臆解者,皆考证而无疑。” 


1843年初冬,马复初到达开罗,访问了艾资哈尔大清真寺。他非常赞赏这座古寺的“伟丽”,伊斯兰世界的最高学府、学术文化中心——艾资哈尔大学最初就是由这座寺院研究教法的57人发展起来的。 
艾资哈尔大学凝结着中埃两大文明古国的传统友谊。远在一个半世纪以前,马复初已是第一个访问这座学府的中国学者。本世纪20年代,王静斋大阿訇步其后尘,不远万里入艾大进修,博览图书资料,历时半年之久。30年代以后,艾资哈尔大学又为中国培养了一批阿拉伯语文和伊斯兰文化的专业人才。国内外知名学者马坚、纳忠、马金鹏、纳训、张秉铎、林仲明、刘麟瑞,林兴华等人都出身于这座学府。 


马复初访问埃及期间,埃及王国锐意改革,国内一派欣欣向荣。马复初对穆罕默德·阿里国王(1769-1849)赞扬备至: 
王大智大勇,善治理,其治谜思尔(开罗,泛称埃及),条建树,蓄货殖。各种技艺由甫浪西(法兰西)习来,诸凡制造无求于他国。 


穆罕默德·阿里是阿拉伯近代史上杰出的政治家,他任奥斯曼帝国“帕夏”(总督)期间,适应时代潮流的需要,坚决果断地推行一系列改革,“条建树,蓄货殖”。对于国家建设,取得不小成就。同时,向西方国家学习,引进先进的科学技术,发展本国工业生产,所谓“各种技艺由甫浪西习来,诸凡制造无求于他国”。在经济上力求自力更生,摆脱奥斯曼帝国控制,争取独立。当时在极端保守的阿拉伯国家,敢于采取这一系列措施,确是难能可贵的。 


马复初赴伊斯坦布尔途中,访问了埃及亚历山大城(一思刊德令叶)。他赞赏这座海滨城市建筑极其壮丽,尼罗河与红海汇合于此,商业繁盛,通行土耳其语与阿拉伯语。亚历山大港是古希腊建筑师“湍里穆士”所设计,亚历山大的“灯塔”、波斯的“空中花园”和中国万里长城并列为“世界奇迹”。远在公元前3世纪,亚历山大城已是东西方之间商业、手工业和文化的中心。摩洛哥大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曾于公元14世纪游历这个城市,他在《游记》中写道:“亚历山大港是巨大的,是世界上罕见的,只有印度的俱兰和古里港,土耳其人所管辖的苏达克港和中国的剌桐港(今泉州)堪与其相提并论。” 


在亚历山大期间,马复初凭吊了中世纪阿拉伯大诗人穆罕默德·蒲绥里的坟墓。归国时携回诗人的长篇《衮衣颂》——歌颂先知穆罕默德“冠绝古今”的光辉生平,这部诗篇在阿拉伯世界久享盛誉,各种文字注释本达90余种。后由马复初口译,门人弟子马开科笔录,依照我国《诗经》风、雅、颂体例,译为《天方诗经》,历经变故,1890年终于在成都刻板问世。《天方诗经》在近代5种世界译本中,汉译本问世早于公元1894年巴赛的法文译本,更早于公元1901年格卜赖里的意大利文译本。公元195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影印《天方诗经》,阿汉对照,传统装帧,作为赠送阿拉伯贵宾的礼品。充分表明远在一个世纪以前,阿拉伯大诗人蒲绥里的名篇就在中国流传,成为中国与阿拉伯学术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马复初结束亚历山大的访问继续向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启航: 


乘火(轮)船,一昼夜至易思篆补(伊斯坦布尔),时道光二十五年(公元1845)乙已,正月初五日,乃迁都(伊斯兰教历)一千二百六十一年二月,寓于波苴里母哈穆街野里母行旅舍)。 
易思篆补在玄海(黑海)与鲁穆海(地中海)相会之处,名曰卖剌买海(马尔马拉海)……王都在易司喇母布,古名盖思篆推(君土坦丁堡)。时王乃尔思嫫尼(奥斯曼)之裔,买哈穆德之子尔补买支底(阿布杜勒·麦吉德(1839-1861)。每于聚礼日至都会殿(蓝清真寺),其殿皆有为王特修之所,王不与众同班。 


伊斯坦布尔历史悠久,远在公元前657年,为希腊移民拜占廷人所建,故最早称拜占廷。公元330年,东罗马帝国攻占拜占廷,建都于此,以皇帝君士坦丁名字命名。公元1453年,青年苏丹艾哈迈德率领土尔其人攻破君土坦丁堡,改为奥斯曼大帝国首都。易名伊斯坦布尔,建国达500年之久。 


因此,近两千年来,伊斯坦布尔曾是东罗马、奥斯曼这两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首都,先后有122个皇帝在这里坐镇龙廷,同时大兴土木,建造宫殿、教堂,集东西方文化艺术的精华,文物古建筑比比皆是,成为世界历史名城。19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处于欧洲列强环伺之下,正加速走向衰亡,与“东亚病夫”的清王朝相类似,被称为“欧洲病夫”,正面临被瓜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 
青年苏丹阿布杜勒·麦吉德即位时还是一个顽童,内政外交都受到欧洲列强的控制,徒具帝国皇帝虚名而已。 


当时,苏丹麦吉德为他的“皇姊下嫁”,特在王宫前“悟思枯多”广场举行盛大宴会,马复初以中国贵宾身份应邀出席,虽说帝国已四分五裂,日薄西山,婚宴仍尽奢靡豪华,珠翠环绕,歌舞升平。尤其热气球升空表演,更显示土耳其人的惊人特技,马复初这位生长在云南红土高原,布衣蔬食的阿訇初见这些场面,叹为观止: 


东五月,西六月初五日,赴王宴于悟思枯多广场,以王姊下嫁也。予见无数奇珍玩好,又见腾空之飞船,一人居中,其风篷若西瓜形而圆,乘风由地而起,风满篷内,若充气膀胱,船载而人起,至于目不能见,终而千里镜亦不见。众曰:常期上空一昼夜,复落于起处,或与起处微相近。此次船究竟归未?不知落于何方也。 


所记“腾空之飞船”,无疑是热气球升空的演习,热气球是1783年法国人蒙弋尔费埃首先发明的,后来经过了改进才实现载人飞行。马复初在伊斯坦布尔观看热气球表演是1845年6月,距热气球的问世仅50多年,可见土耳其同欧洲的联系,较之东方各国要紧密得多,因此,在对外开放和科技进步方面,与东方大国相比,也具有一定的优势。 


马复初在伊斯坦布尔访问期间,还得到苏丹麦吉德签署的证件,由大臣卢鲁斯陪同,遍游皇家禁苑: 
东六月,西七月二十日,予因卢鲁斯王臣,转求国王之票(签证),游篆补哈乃—中国所谓太仓院也。院之守者见王票,开其府库诸门。是日,予于其中见无量无数之奇,若恒河沙粒,不可记数。 


伊斯坦布尔有450多座清真寺,有40多座博物馆。“篆补合乃”就是今日的“托普卡比宫博物馆”。奥斯曼大帝国历代珍宝文物都珍藏在这座建筑华丽、气势恢宏的苏丹故宫里。据说其中收藏我国宋、元、明、清各朝代的瓷器就有10700多件,数量之大,工艺之精仅次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德累斯顿艺术博物馆,居于世界第3位。表明土耳其人很早就通过“丝绸之路”与东方交往,特别显示对中国文明的赞赏以及土、中两国源远流长的友好联系。马复初无疑是近代访问土耳其古都——伊斯坦布尔的第一个中国学者,而且还是一位穆斯林。 


伊斯坦布尔的学者对马复初也十分尊重,尤其对他的天文学研究积极支持。法国人罗舍在所著《云南回民革命见闻秘记》中提到:“他(指马复初)在圣地(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住了好久,继续研究阿拉伯文,又去游历埃及,转去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旧称),在此住了两年,研究科学,对于天文学及仪器学有了相当基础。因为旅费有限,他遂中途回国,由埃及的亚历山大城,经海路到达新加坡,在此地又住了一年。因为君士坦丁堡的天文学家对他说过,新加坡地方昼夜长相等。他就在新加坡观察了一年,得到了证明……他有许多关于西洋天文学及地理学的汉文译著。”马复初离开伊斯坦布尔后,他又横渡地中海,经过塞浦路斯,到达圣城耶路撒冷。此行在于瞻仰“清净室”和“会极殿”两大古寺,以及“群圣之陵”。 
耶路撒冷位于巴勒斯坦中部的耶胡达高原上,是当今世界少有的古城之一,已有近五千年的历史,也是伊斯兰教确认与麦加、麦地那并列的第三大圣地。 

 
“清净室”即公元691年,倭马亚王朝为纪念先知穆罕默德“登霄”而建的萨赫来清真寺(圣石圆顶大寺)。相传先知五十一岁的第一个夜晚,由天使哲伯勒依引导凌空飞中,离开麦加,经麦地那到达耶路撒冷,就在后来“圣石圆顶清真寺”所在的山头,凭虚御风,扶摇直上,在禁天“两弓一弦”——宇宙起源处接受安拉昭示,后人就在先知夜行与“登霄”之地建寺纪念。寺内陈放着一块蓝色巨石,相传为“登霄”遗物: 
悬石之大,周围约四丈,离地五尺余。其中有空,上有者白勒依手迹,下有圣人登霄夜足迹,其旁有小孔,系登霄之马。其下若室,宽可容二十人。 


“会极殿”建于公元705-709年,《古兰经》称“远寺”,即阿克萨大清真寺,与麦加禁寺,麦地那的先知寺并列为伊斯兰“三大圣寺”。11世纪末,欧洲十字军东侵,阿克萨沦为十字军骑士的武器库和马厩,历经80多年后,“杰出的战士”萨拉丁领导阿拉伯人民进行“圣战”,解放了耶路撒冷。至今阿克萨大寺还保留下11世纪重建的一部分遗迹。马复初对这两座著名大寺作了详细的记载: 


清净室在顾德士城(阿拉伯人称耶路撒冷),居山之顶。其长自南至北,六百五十步;其宽自东至西,四百三十步。悬石在其中,下有大殿,建造极丽,乃摆尼五买叶(倭马亚皇族)为王时所造。其形八方,有四门四窗,每方宽三丈余……其中有买尔只及宰克令约之静室。 
会极殿在陵南二百五十步,其长约一百五十步,由门至米哈拉补(壁龛)约三十五丈。悬石陵东有空亭,或曰此圣人登霄处。 
耶路撒冷南部有一个名叫“海哩里”的小城,古代不少先知的“圣陵”都集中在该地一座清真寺里,称之为“广聚殿”。 
顾德士南约四亭,有城名海哩里。其间有圣祖以补剌欣之陵,圣后梭勒之陵。又有易思哈格之陵,(圣)后陵在其旁,又有雅尔孤之陵,郁苏甫之陵,诸陵皆在广聚殿。 
海哩里北约一亭,有乡名侯来哈勒,其中有郁怒士之坟。或曰郁怒士之陵在穆岁勒。又有努海之陵,鲁篆之陵…… 


耶路撒冷“圣城”巡礼完成之后,返回开罗,继续开展天文学研究,接触不少来埃及贸易的美洲商人,他从来自西半球的商人解说得知:中国位于东半球,“子时”正是西半球的“午时”,时差相差一天,因而马复跞妨⒘说笔弊罱降摹叭招乃怠惫鄣悖从吃凇段薹叫岳怼返谖寰碜⑹停邯?BR>地之浑圆者可信,而七洲为浑圆之一面可信。而花旗一带为七洲浑圆一面者,愈无不可信。 

 
据此,马复初无情地批判了长期流行在穆斯林中的说法;“或言地浮于水面,或言地有根在南,与天相接,其直长而北,五方皆空……”认为这种议论“令人可笑”。同时指出前辈学者刘智在《天方性理》中提出“七洲分野图”,虽然纠正了“千古妄议之非”,对于地球的认识,仍存在片面性: 
(七洲分野图)只得其浑圆之一面,而彼一面尚未图出者,夫彼一面者何?即中国所谓之花旗国是也……夫彼一面如此之大,而人不知者,亦自有故,因海洋相隔,茫无津涯。古人虽有舟楫可渡,只得凭岸而行,曲折旋绕,不知去向,所以未能阅其境,亦无由考其地。至后人善造奇器,制定指南针、火轮船直往海中,放胆而行,不须费绕岸之力,而数年之水程,只十数日可到。此寻出彼一面之由,大约至今知者四百余年而已(指公元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 


公元1848年,马复初归国途中,曾在新加坡停留了一年,大量阅读“东道主”尔买勒家的藏书。同时进行天文观测,白寿彝先生指出“颇具科学实验精神”: 
尔买勒,贤者也。作尔冒提(阿拉伯南部哈德拉毛)人,居新歌敷尔(新加坡)三十余年,货殖繁盛,家藏群经,予深爱之,欲久住于斯,以观诸经。向闻新哥敷尔地近中线(赤道),乃南北(半球)间正中之线,平分地为两半,其地北极与地平,南极亦然,昼夜如一。夏至昼不长,冬至昼不见短。日在春分,秋分,凡太阳偏南,影偏北;凡太阳偏北,影偏南。因此予居斯岛一年试之。罗盘之间立一针,验其二至二分,得古人所言,皆属事实,与所遇符合。 


马复初在《朝觐途记》最后留下一条弥足珍贵的史料,记载百余年前中国至阿拉伯海上交通途程,正常或非正常情况下所需时日、船资,当时缅甸银币(卢比)和阿拉伯银币(第亚勒)的重量,既反映当时物价情况,也填补了清代对外交通的一项空白: 


至是,始知朝觐有二途:一路由阿瓦(缅甸),一路由北塞(取道广西北色溯珠江至广州启航)。由阿瓦(曼德勒)以船行于海(伊洛瓦底江),顺水至漾贡(仰光)若水行得力,半月可至;或水弱(枯水季节),须一月,船价十枚银钱,资用在坐船人。然后由漾贡以大船行至咸海(印度洋),风顺二十日犹多,无风或有烈风,一月或数月方至(孟加拉),至于资用在坐船人。船价每人十枚鲁屏叶(卢比)。鲁屏叶,银钱也,重三钱。邦戛拉(孟加拉),在西北。由邦戛拉至淳德(吉达港),乘巨船行于大海中(阿拉伯海),西向而行,风顺,四十日至,速者也;或两月,或七十日,中等也;若风不顺,或无风,四月、五月不等。船价每人十枚第亚勒。第亚勒,银币也,重七钱。若携带多货物,二十枚第亚勒,资用在坐船人,柴火在船家(乘客炊饭由船主供应燃料)。 


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至阿拉伯半岛的海上交通途程,是马复初亲身经历。另一条“天方北路途程”,则是他通过访问所记载,大体是沿袭古代“丝绸之路”,详记“站口”(汉代每三十里设驿站,历代相沿袭)。对研究历史地理沿革,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由嘉峪关出发,经新疆哈密、吐鲁番、焉耆、阿克苏、喀什市进入中亚,经安集延、浩罕、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进入伊朗什叶派圣城马什哈德,再经德黑兰(安息)、哈马丹、巴格达进入巴勒斯坦境内,继经特拉维夫,雅法进入圣地。 
显然,这条路线马复初没有亲身经历,而是通过访问所记录。 
摘自《伊斯兰文化研究》1999年、第五期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