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回族人物志附录之八 碑传题跋酬赠 二十 苏尔相


2004-12-05 13:12    白寿彝 @ 天方文化




苏尔相  文一篇
                                             苏 尔 相

                                                                                     国史馆本传
    苏尔相,甘肃灵州人。乾隆六年,由贵州上江协马兵广随征南江苗匪有功。十三年,拔补本营外委。十八年,调古州镇外委。十九年,擢把总。二十二年,升荔 波营千总。二十六年,赴部引见,得旨以守备补用。  三十二年,随大将军公明瑞征缅甸,带兵攻蛮结一路,生擒缅贼四名。夺获长枪、刀、督 马匹无算,遂进攻猛弄。三十三年正月。攻克猛拜、坤尜、户董、蛮化等处,又转攻南坡大山城、虎布蛮裸。二月,追剿至天生桥,猛省地方,其接仗二十五次,均列为超等功。七月。补贵州定广协守备,十二月,随副将军阿桂等进兵奇木岭。三十四年六月,经略大学士公傅恒等奏;“苏尔相出师打仗,著有劳绩,监造大炮,颇知实心用事,请授云南奇兵营部司。”上从之。十月,攻老官屯贼寨,奋勇身先,枪伤左骸,复力疾攻剿,兼旬不懈。 屡蒙赏贲银两。是月。缅匪恳求解围,傅恒以病奉旨回京,命阿做理撤兵事宜,苏尔相奉檄回永昌。                     三十五年,云贵总督彰宝,因缅匪久渝不至,差赴老官屯投递檄文,缅目诺尔塔羁留之个事闻,渝日:“彰宝等折内所称,苏尔相为彼拘留。自应再发檄谕严饷诺尔塔,向其索还。可即遣送信之外委钟朝相资去,并令其面谕苏尔相,云‘尔身为都司,带有兵丁 同行,岂无防身器械。前日诺尔塔请尔进城,逼尔接阿瓦来信,即当同众合死拼命,杀伤彼众,即不然亦当挺身骂贼,何竟束手无策,听其拘绊!”十月,阿桂等覆奏:”峡到苏尔相禀词及诺尔塔书字“。谕曰:”昨冬攻围老官屯。缅酋至军营恳请解围,情愿奉表纳贡,并 送还所留内地之人,我兵始行撤回,乃延挨数月古无信息。因谕阿桂派人持檄往彼洁询,而所派之都司苏尔相至老官屯竟为诺尔塔所羁,苏尔相不能申明大义骂贼捐躯,甘受贼匪拘绊,已属无耻贪生,罪无可追’今据阿桂等奏到苏尔相所递禀词,惟述腼向询之语,并无一言斥责,复为贼人代询不易交易之故,直是与贼诡调进说,一拗国法所不容轻恕。该犯情罪如此可恶,即其家属亦当加之罪谴,以昭法纪。查苏尔相籍隶甘肃,奢谕明山严饬所属,将伊妻子锁拿,派委妥员解交刑部,严行治罪。”
    十二月。陕甘总督明山奏:“奉旨拿解苏尔相家属 当即委员将伊父、母及伊弟苏尔忠、苏尔福押解赴部,并查得伊弟曾经过继四川谭姓,业经飞咨川省拿究。”谕曰“苏尔相甘为贩匪拘留。并敢诡词进说,为国法所不容轻恕,其妻子自当加以罪谴。至伊父、母及伊弟苏尔忠等,并予开释,不必解京。。至其过继之弟,并著咨明川督毋庸办理。三十六年,刑部奏: “据贵州巡抚宫兆麟委员将苏尔相之妻苏张氏及子苏若霖、女二黑、三黑等拿解到部。查苏尔相奉差传檄。受贼羁绊,禀词又复悖谬,实为国法所不容。其家属应发往伊犁,给披甲人为奴。今其于女均未及岁,应请照办现书敏、杨重英等家属之例。将其妻苏张氏并其子女暂行监禁,俟及岁之日一并发遣”。得旨允行。苏若霖等先后殒没,苏张氏发遣殒于途。
     三十七年,彰宝奏:“缅匪大头目得鲁蕴差其亲信缅子孟矣等到关,称得鲁蕴阿瓦差到老官屯办送贡批‘并送还内地之人,请限于六月初十日亲自来见。现将孟矣等看守在营。至期前办“谕曰:“缅甸水土恶劣,非人力所能施。是以早经定意,不欲于瘴病之乡复劳师旅。非若两金川以内地土司负隅逆命必应剿除者可比。如果槽驳诚心悔过,送还内鹏人,纳贡求降人原可做所请,但必先将杨重英、苏尔相及有可稽人员概行送回,方成事体”。三十八年,彰宝以译出缅匪口信并讯取蛮轰供情具奏。谕日。“缅匪狡诈百端,本不足信。而苏尔相所具禀词,仍系绽拉机授意,尤不足凭” 四十年,署总督图恩德奏。“缅酋遣头目秤官猛等来议顾事。”上命械送京师下狱。四十一年,平定两金川,逆酋索诺木及党恶头人等俱解京正法。命刑部押缅目赴西市视行刑,且告之故。秤官猛等惴傈臌触,不敢仰视。因械至云南,令其归谕缅酋,俾知中国威武。其年,缅酋增驳死,子整角牙袭。颇知悔恨。头目得鲁蕴等亦深虑获罪。终难安处,且因上年商办还人、贡象之事,檄谕严正,屡次掷还享词,益加畏惧。于是诚进表贡,并送还苏尔相等及内地被留之人,表请开关通市。图思德据以入奏。上命大学士公阿挂在经理受降事宜。
    四十二年正月,谕日;“前据图思得奏闻得鲁蕴现在阿瓦料理贡物。并欲将苏尔相、多朝相接往阿瓦。要同杨重英俱从天继送还内地,胞亲自到关叩恳纳贡等语。已令阿桂驰驿前往云南叙受贿事。又调李侍尧为云贵总督,并将筹办机宜洋谕图思德矣。计此时得各蕴以办贡投诚,并将杨酸;苏尔相等送还内地亦未可定。此等送还之人,恐其心生畏惧,图思德可派委员件送来京。不必加以锁押。惟宜沿途留心防范,勿稍疏虞。”四月 得鲁蕴将苏尔相及其随往之养兵送还永昌。阿桂等因讯录他犯供词,及苏尔相被留八年,屡欲引决不得清事具奏。上命阿桂传谕苏尔根回:伊从前原系奉差前往,被贼羁留,本无过失。且闻其曾屡次欲寻自尽。情颇可悦。 京后尚视加恩。”令其不必忧惧,途中并无庸锁解,即令伴送之员伺其驰驿来京。七月。赴部引见、”奉旨;苏尔相著发在云南,交季侍尧遇有游击缺出,即行补用。仍赏假准其暂行国籍,省看坟劳,部署一切,再行赴滇候补。赐诗曰才差往缅甸国被羁,今知悔罪送旋归;兵传后实非佳也,事贵先声博有之 疠地瘴乡怜久汝。冰天雪窑岂殊其。” 设如比拟伊家武.无子无妻谓过伊。翌日,赏大缎二匹,令驰驿回滇。
    又谕曰:“连日命军机大臣询问苏尔相,据所称情节,与得鲁蕴极为熟识,几成交好。因患得鲁蕴等如果到关进贡还人,彼时李侍尧自应差委委员至关口与之接见交言,莫若即令苏尔相承办此事为妥。因即令苏尔相驰驿回滇,听李侍尧遇缺补用,以资调度。并令军机大臣谕知苏尔相,如雕鲁蕴到关进贡,即令苏尔相前往接受,为之明白宣渝,令其随贡进京瞻觐,即著苏尔相伴进来京。苏尔相既与得鲁蕴相熟,所有自必深信不疑。如得鲁蕴到时,联必格外加恩,物思苏尔相十昨曾令其回原籍看视,且俟此事办完。再令随便拥回家。”八月到滇。十月奏补鹤丽镇标游击。
    四十三年六月,谕口。“上年秋间,苏尔相到京,朕念其在缅羁留日久,加恩升用游击,并令其回籍看
视 嗣因其与得鲁蕴相熟,恐得鲁蕴到关进贡,应令前往接受伴进来京、是以令其俟事毕回籍。今当盛夏,边
地瘴发,现无可办之事。著传谕裴宗锡,即令苏尔相乘此闲暇之时引.酌给假期回籍看视,于冬闲再批滇。”
七月,云南巡抚裴宗锡奏:“据苏尔相禀称,缅匪进贡还人之说尚在观望,恐有信到关,伊与得鲁蕴熟识,易
于交言集事,请仍留职守,俟边事办毕,再回籍省视。”上是之。
        四十七年四月,经总督富纲保荐,四十九年正月,请加衔补用。谕曰:“富纲奏游击苏尔相老成历练,熟 习边情,现在驻防沙木笼,未得送部引见,请赏给参将职衔。俟有缺出奏补,以示鼓励。苏尔相驻守边防得力,是以俯允所请,嗣后不得援以为例。”七月,升署顺云协参将,五十一年实授。五十二年,升龙陵协副
将。五十六年保列一等。闰四月赴部引见。奉旨:苏尔相准其一等注册。翌日召见,赏沉翎及大缎二匹。五 十八年,授鹤丽镇总兵。六十年三月,调腾越镇总兵。
      嘉庆元年,同巡抚江主剿办威远裸黑,歼毖首犯札那及余匪数百名。十二月,奉旨兼署鹏,生擒首犯札并剿戮裸匪一千三百余名。威远平。四年,随总督富纲剿办威宁裸匪,带兵攻克南酒河、黄草坝、丙别、青龙山、坝卡等处贼寨。经总督协办大学士书麟奏闻,赏喜字玉扳指、大小荷包。五年。奏留缅宁,办理善后事宜。旋因伤发,回镇调理,卒于保山县右甸乡。子天贵,元年荫生,引见,以主事用,签分刑部行走。因奏明无籍可归,奉旨入云南永昌府保山县籍。
                                         见《国朝耆献类征》卷二九0 《将帅》三六。清湘阴李氏刊本。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