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回族人物志卷三十六 刘智


2004-12-05 13:12    白寿彝 @ 天方文化





  《性理》、《典礼》、《实录》和其它译著;
    刘智,字介廉,清上无(今南京)人。①他的父亲刘三杰校阅了马注《清真指南》的全书,三杰尝慨叹自不能阐发伊斯兰的哲理。刘智正是继承父亲的溃志.②译著了大量有关伊斯兰教的书,成为穆斯林中最有智的学习范围比较广泛。③他从十五岁起,就跟着父亲读了八年的儒家书。后来学了六年阿拉伯文,又阅读了佛道两家的书和西洋传来的书籍。但他的中心思想却只是要阐扬伊斯兰的学问。④他在知识领域的广返的泛接触,使得他的著述具有了超过王岱舆、马注等人的有利条件。
     智的译著,人所熟知的有三种。一种是《纂译天方性理》,简称《天方性理》。一种是《天方典礼择要解》;简称《天方典礼》。第三种是《天方至圣实录》。《天方性理》于《例言》外,有经有传,经是全书的纲领,共一卷,分作五章。首二章说大世界理象显著之序,以及天地人物各具之功能,与其变化生生之故。
次二章说小世界身性显著之序.以及身心性命所藏之用,与其圣凡善恶之由。末章“总合大小世界分合之妙理,浑化之精义,而归竟于一真”。传是解说经的。经一章,传即有一卷,经有一义,传就作一图,并作说明一段。这部书表示智的宗教理论体系。
     《天方典礼》原来是一部完备的天方礼法书。因为篇幅太多,所以择取精要,叫作《天方典礼择要》,后来又因为怕初学的人不能读得明白,所以又加上了解说,叫作《天方典礼择要解》。全书共二十卷,前有例言,后有后编。二十卷的目次是:
      卷一、原教
      卷二、真宰
      卷三、认识
      卷四、谛言
      卷五、五功一(总纲、念)
      卷六、五功二 (礼真)
      卷七、五功三(斋戒、捐课)
      卷八、五功四 (朝觐)
      卷九、湮祀
      卷十、五典一(总纲、夫道、妇道)
      卷十一、五典二(父道、子道)
      卷十二、五典三 裙道、臣道)
      卷十三、五典四(兄弟之道、朋友之道
      卷十四、民常一(总纲、居处)
      卷十五、民常二(财货、冠服)
      卷十六、民常三(饮食上)
      卷十七、民常四(饮食下)
      卷十八、聚礼
      卷十九、婚姻之礼
      卷二十、丧葬之礼在这二十卷里,                                       卷一是全书的总纲,其余十九卷可分为两个部分。卷二至卷四是认识的部分。卷五至卷二十是实践的部分。实践的部分又可分为四个部分。卷五至卷八,是五功,说的是天道。卷十至卷十三,是五典,说的是人道,是人与人相处之道。卷十四至卷十七,是民常,也说的是人道,是个人处理日常生活之道。卷九,卷十八,卷十九,卷二十,是补充的部分,是五功和五典的补充。这部书表述了智对于宗教法典之系统的见解。
  《至圣实录》滁有《著书述》《例言》外,有卷首一卷,正文二十卷。卷首好象是全书总纪的样子。正文卷一、卷二,是记至圣的先世及其四种传统。卷三是至圣年谱。卷四是孕产奇征。卷五至卷十五,是至圣历年事迹。卷十六,感应补遗。卷十七,至圣赞。卷十八,至圣仪行录。卷十九,天方风土考证略。卷二十,赞、颂、碑记、序说。概括地说来,首二卷可说是记至圣前的宗教,中间十六卷是记至圣,卷十九是记西方各国的伊斯兰教,卷二十是记中国的伊斯兰教。这书,可以说是表述了智对伊斯兰教的历史认识。
    《夭方性理》和《天方典礼》在康熙四十二年  (1703年)前都已有了成稿。(4)四十三年,智请他的阿拉伯文老师袁汝琦和友人梁潘赏为《天方性理》作序。这时《天方性理》大概已有定稿,而《天方典礼》还在修改中。四十五年,智游北京,(5)把他的书稿送请教内外的学人指正,得到不少积极的鼓励。四十八年,智回到南方。杨斐录兄弟在山阳(今江苏淮安)为《天方典》刻版。(6)后来智过苏州,便南游杭州。(7)应宁波提督黑鸣凤之请,到宁波去住了一些时候。四十九年春天。鸣凤和李封五、马耀寰(8)也在宁波,把《天方性理》刻了版。(9)鸣凤并把自己的意见分别跋在书中一些章节的后面。今《天方性理》有成都刊本,昆明刊本,马福祥排印本;《天方典礼》有成都刊本,广州刊本,金陵丛书本,金子云排印本,马福祥排印本,文通书局标点《天方至圣实录》成书。离《天方性理》《天方典礼》的成书已经很久。据智自己说,他在康熙五十九年( 1720年) 曾到山东游孔陵.“有感而归”,第二年二月开始译《天方至圣实录》。开译后不久,又先后到苏州,寿春,毫州、陈留、朱仙镇,访东遗经,寻见助手。助手没有找到.溃经却在朱仙镇赛家找到了,这是一部西文《至圣录》。这所谓西文,当是阿拉伯又或波斯立。他喜欢得很。他的工作得到了很大的帮助。
  雍正二年(1724年)正月《至圣录》 全书告成.(10)但没有立即刻版。一直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袁国柞才刻全书于南京。(11)离译完已距52年了。
    智另外还有许多译著。《具境昭微》、《五功释义》、《天方字母解义》、《天方三字经》等书.都有即平流传。《天方礼法书》、(12)《天方乐书》、(13)《妇女经产书》、(14)《晨夕功课》、(15)《克而白记》、(16)《分制指掌图》、(17)《渔猎篇》(18)等书,都久已失传。又曾用阿拉伯文翻译清朝典礼,(19)曾想著《三极会编》,(20)
详情都已不可考。智自称“会通诸家而折衷于天方之学,著书数百卷”。(21)现在传世的只不过五十几卷。(22)智译著的散失,实在比传世的还要多。但智译著的精华,或已具备于上述三书。所以智说:“《典礼》者,明教之书也。《性理》者,明道之书也。今复著《至圣录》,以明教道渊源之自出,而示天下以证道之全体也。盖三书者。三而一者也。履阶而登,升堂入室,其庶几矣。”(23)三书之中,尤以《天方性理》最为严整。《天方典礼》中,尚有前后不相应的地方。(24)《至圣实录》,似乎还没有整理好,比《天方典礼》就还要差了。如就对一般人的影响说,《天方典礼》是第一,其他二书都在其次。
    刻苦坚毅的译著生活智的译著生活,一直是在刻苦坚毅中度着的。父亲死后,他把所有的钱都买了书,(25)就已未必为亲友们所赞同。此后,僻居读书,不晓得经营生产,家里的人很讨厌他把他看作一个怪人。(26)他的工作,不为人知,(27)不只习科举的人不懂得,治古文词的人不懂得,聪明理学的人不懂得,就是素来笃于宗教的人也不懂得。当他完成《天方性理》、《天方典礼》的时候,毕竟还有几个教外前辈奖励他,有他的老师袁汝琦和教内同志俞楷、梁潘赏、杨斐寰兄弟、马汝为、丁灏、黑鸣凤等,为他作序,为他刻版,为他校订。到了他作《天方至圣实录》的时候,情形更坏,他自述(28)这时是“生无同志,业无  同事”,“入室则咿唔懦吩,假寓则是非揉杂,谋一椽可隐而力不赡,兄弟戚友去之远之不暇,尝至一岁迁徙  数处,无恒其友”。他深深感叹难于其学,复难于翻译;难于编著,复难于成;难于会通百氏而成一家之言,复难于以一人经理百务而无相为友。他的《天方至圣实录》,再没有同时的人作序了,也没有同时的人助他校订。如果没有袁国柞把稿本保留着,后来刻了版,恐怕《天方至圣实录》连传世的机会也没有了。
      智的译著,数量大,方面广,这是超出前人的。他对于三级(天文、地理、人身)的研究,历史的撰述,都是以前经学家所未曾作过的。在撰述的形式上,他是第一个反对用经堂语,而主张用典雅的文字译经的。所以他在《天方典礼·自序》说:“经文汉文,原相吻合,奈学者讲经训学,多用俚谈,有失经旨。愚不惮烦,每训文解字,必摹对推敲,使两义信合,然后下笔。览者勿谓愚反经异俗,是反俗合经耳。”所谓“反俗”,就是不用经堂语气。所谓“训文解字,摹对推敲”,就是要寻求译文的典雅化。在撰述的内容上,他是第一个正式沟通伊斯兰和儒家的道理的。他的著作受到儒家,尤其是受到宋代理学的影响。所以他在《天方性理·自序》说,他“恍然有会于天方之经,大同孔孟之旨也”。智的这两点表现,更表示他的时代已与王岱舆的时代不同了。这虽很显明的使他的工作脱离大众,并且有时可以增加若干穿凿的成分,但在那时候,要想把伊斯兰的学问介绍给教外学者和教内读儒书的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方法。
    智的生卒年不详。他大概是生于康熙初年(1662年)。《天方性理》、《天方典礼》成稿时,可能是在四十岁左右。雍正二年,《天方至圣实录》作成时可能是在六十岁左右,他的年寿,总在六十岁以上。(29 )                                      
袁汝琦 米万济
    智的老师袁汝倚,字懋昭,能诗能文,是当时著名经师。马注游吴越,过金陵,汝琦赠诗云:
        先生明月腹中藏,照尽妍媸未损光;
        只为乾坤纯黑暗,故随天毂出东皇。
        光分日耀星辰灿,职任丹青草木芳;
        比过金陵沾晚照,余辉不记有沧桑。(30)智《性理》书既成,汝琦序之曰:“天方有大贤查密氏暨阿补德、欧默尔辈,皆学识超凡,品德几圣者也。著有成书,阐明造化之体用,人物之知能,以作行道者践趋之程式如 《密追索德》、《勒瓦一合》、《额史尔》等经,既行于天方,又传之中国。凡吾教学人,皆知诵习之矣。奈何文语屹崛铒牙,不能通习于儒,则天下之公理似属一家之私育。千百年来,无与其事者,乃刘氏介廉慨然独任,会通东西之文,而汉译之。采精把萃,辑数经而为一经。”(31)汝琦于刘智之译著,甚奖进之。智之符合数经为一经,汝琦指导之功,当不在少。
    与智同时,有马光颤、马恒馥、刘国相,助智考经。马汝为,陈祖孝、丁灏、丁晨、曹遇、马里、马禹锡、金学舒、马助,参订《典礼》。汝为别有传,余生平不详。
    与智约略同时的经学家。有米万济。万济字敬公,京师人。初习儒学,后研教典。为人忠信诚惠,诲人不倦。康熙三十年(1691年),讲学武林,著《教款微论》一书,分述念、礼、济、斋、游五端。其自序略云:“曾闻教谚有云;多读书者,即远教之由也。斯言虽不可概论,亦有可信者焉。大抵教中多读书者,不读真经;精研教义,则未云可也。予反而思之,何教为正道耶?久之,豁然有悟曰:‘理也,而人之所得,有正偏之不同,深浅之不一。兼才有优劣,智有大小,以致教道有不齐之说焉。’熟而思之,惟清真之道得之最正,受之甚深者故!何则?盖佛、老之谈,偏且妄也,儒已辟之久矣。其傍枝侧末,何足挂于齿类哉?观儒者之论理,最正无论。其诚正修齐之道,明理尽性之功,可谓详且尽矣,无可加矣。但先天之原来,后世之险降,主宰止一之所以,生死来去之原委,概未及言之。所以不言者,恐有以惑世耳。……而人心之离惑,终不能释,流衍日久,足致三教鼎立。其间识其非而不被其惑者,惟清真正教也。是知吾道,非得之正也,则于纲常伦理立身行己之道,不能与儒有符节之合,受之深也,则于先天后天之化生,为人善恶之报应,不能辟佛、老纂理之妄。其道之正若是也,而本教通达之士,犹以疏其教者,何也?盖儒者极重乎文,本教惟务其实。故每于宣传条约之际,讲贯浩诫之时,咸以俗言注释,令人易解。……况教规于婚丧之礼,多遵上古淳厚之风,不尚曲礼繁文,虚恭伪节。儒见其俗而远之,疏教之由乃本乎此。……子之著斯言也,直欲通达之士,于致知博学之余,知清真之教有可尚可崇之道,以致寻真而问化。又欲本教之师长,于问答讲论之际,知儒理有相通相藉之资,便宜化贤士以归真。故以寥寥数语,用伸倦倦之惆忱耳。”此略见万济之意,在以儒理释教理,与智的治学思想相近,这可见当时伊斯兰学者中的一种时代性的倾向。
    万济之后有金天柱,南京人,乾隆初年著有《清真释疑》一书。
注释:
①《清真指南》卷一《海内赠言》,收有刘智的父亲刘玉杰的诗.刘玉杰名下注有“上元广学”。
②见《天方性理·自叙》、《天方典礼择要解·自序》.
③见《天方至圣实录》卷首的《著书述》。
④见《天方性理》袁汝琦序。
(5)康熙壬辰,丁灏序《天方性理》说:“忆十载前,介廉以所著相质.”.壬辰上推十年,为康熙四十二年癸未。
(6)游北京,见《天方典礼·例言》康熙四十八年,杨斐录序《天方典礼》说:“刘子南录,以书见示。”《天方典礼·例言》说;“复质诸山阳诸先生……遂付之剂劂。《天方性理》了颁序说:“不数年而介廉游京师,遇淮上,梓其《典礼》竣。”今《典礼》各卷,均有《山阳杨斐录校梓》的字样。
(7)见《著书述》。
(8)李封五,西凉人。马耀寰,宁夏人。并见《天方性理·例言》.
(9)见《天方性理》黑鸣凤序.
(10)全书告成,见《著书述》。
(11)袁国柞刻全书于南京,见《启承堂新刻天方至圣实录年谱书库》。
(12)《天方礼法书》,见《天方典礼》的《自序》及《例言》。
(13)《天方乐书》,见《天方性理》袁汝琦序。按《天方典礼》后编  “戒音乐”条下有注:“详见《天方乐书》”这书似是解释禁乐的道理,而不是论述音乐功能的。
(14)妇女产经书。见《天方典礼》卷“《沐浴》条下,又卷七《行经》条下。
(15)《晨夕功课》见《天方典礼》卷八《诵应辞》条下.
(16)《克而白记》,见《天方典礼》卷八《周回克而白七厘》条下。
(17)《分制指掌图》,见《天方典礼》卷十九《铺陈婿室》条下.
(18)《渔猎篇》,见《天方典礼》卷十七《猎取者食》条下.
(19)翻译清朝典礼,见《天方典礼》杨斐茶序。
(20)《三极合编》,见《著书述》。依《著书述》所说,这是一部讲天文,地理和人体生理的书。
(21)著书数百卷,见《著书述》。
(22)《天方性理》六卷,《天方典礼》二十卷及后编一卷,《天方至圣实录》二十卷及卷首一卷,《真境昭微》一卷,《五功释义》一卷,《天方字母解义》一卷,《天方三字经》一卷。
(23)智说的一段话,见《著书述》。
(24)《天方典礼》中的译名,有不少歧出
(25)《天方性理·自序》
(26)见《天方性理》袁汝琦序。
(27)见《天方性理》俞楷序。
(28)六十岁以上,是据《著书述》所记推定
(29)智自述的两段话,见《著书述》.
(30)见《清真指南》卷首。
(31)见袁汝琦《性理》序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