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回族人物志卷三十七 黑鸣凤 袁国祚 马大恩


2004-12-05 13:12    白寿彝 @ 天方文化





        黑鸣凤
    黑鸣凤、袁国祚、马大恩,是回族中的刻书家。他们对汉文伊斯兰教义书籍的传播,起了重要的作用。
    黑鸣凤,字羽辉,号朝阳,临清州(今山东省临清县)人。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武进士,授侍卫。
    乾隆四十六年(1707年),乾隆帝南巡至德州,鸣凤随从扈驾。父嵩早死,鸣凤事母甚孝。乾隆帝赐食,鸣凤多揣在怀里。帝洁问其故。鸣凤说:“臣有老母,敢珍此以献。”乾隆帝特赐他母亲食品二盘,鸣凤驰遣奉母。鸣凤扈驾至西湖水除浙江提标右营游击,任象山协副将。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僧人一念聚众大岚山作乱。总督委宁台道处理,被困。鸣凤奉命前去解围。一.念和尚乘舟从海上逃跑。鸣凤曾沿海巡逻,获巨舟并擒盗贼数百人。其中有被劫商民,鸣凤查明情况,尽予释放。①黑鸣凤不仅能武而且善属文,工书法,②对伊斯兰教义信仰甚虔,尝以“吾教言性,本乎实有,归于一真。理有一定,言确可征,与佛氏之虚无,大不相同。苟有卓荤杰出之士,会通翻译,发明精义,与世共证,稗益斯道,当非浅鲜”。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春,刘智《天方性理》既成,南游至杭,鸣凤亟请相见,诵读《性理》,亟为推崇,说:“三复斯传,精言妙义,坚卓不磨。大慰予怀。”③他以研读所得,附志于《性理》各篇之后,还写了序跋,分别置于全书的首尾.他把他所序跋和加有附志的本子刻了版,公开问世。这是汉文伊斯兰教义书籍有了私人刊本之始。鸣凤又为《天方性理·本经》五章作注释五卷,旨在以浅显的文字解说深奥的道理。这书甚为学者所推崇,认为其功不在刘智原书之下。他在《自序》中说:“并负笈亲聆一斋之指示,庶茅塞少开。遵从有自。”可见鸣凤的解说,是亲自受到刘智的指点的。这里所谓“一斋”,就是刘智。                                         袁国祚
    袁国祚,亦称袁二,字景初肛宁府上元县(今江苏南京市郊)人,约在康熙五十年(1712年)生。(4)
    国祥于乾隆四十三年 (1728年)刊刻发行的刘智撰《天方至圣实录年谱》一直流传至今。国祥为《实录》一书写了序、跋和书引,详细阐明了他刻书的用心。他在《实录·序》中写道,他的祖父懋昭( 袁汝琦) 、父亲宗岱,都对刘智的著述赞赏不已:“欲为之刊布全书,惜有志未果”,而他自称“性虽椎鲁。志在斯文,深悯其开创之苦功,欲攒乎祖、父之伟志,虽力绵而莫任,幸将伯之可呼。既版帙之俱成,想前贤之足慰"国祚对刘智汉文伊斯兰经典的功劳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介廉刘先生者,幼从先祖游,即潜心默契真拴。既壮而慨然以汉译为己任。弹二十余年之精力,汇万卷之英华,翻译成帙,披阅了然,俾吾教穷理尽性之学,一旦雾散而睹概,全体大用之精,尤达
车而明轨迹,不但有功于往圣,实深有裨于后人。苟非刘于之继父志而宏圣教以惠无穷者,何能有此馄耀也哉?”(5)
    国祚刊刻刘智的《天方至圣实录》确实不易,他不仅因刻书而遇到很多困难,并且还冒着杀头的危险。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袁国祥在汉口观音桥礼拜寺旁开裕兴帽店。当时游学各地的广东回民海富润返家路经汉口时,因病住在观音桥礼拜寺内。国作在与富润的交往中,赠送给他一部自己刻版的《实录》十册,还有《天方字母解义》一本,《清真释疑》一本,《天方三字经》一本。海富润返回故里时,正值清廷在镇压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甘肃撒拉、回回、东乡各族人民起义之后,各地官府奉命搜查“漏网逆党”、“邪教”之事。海富润行至桂林,因他携带伊斯兰教经书被盘查入狱,随身带的经书全被没收检查。广西巡抚朱椿‘就此事一面禀报朝廷,一面通告江南各省查办与海富润有关人员,以及被查抄经书的作者、写序跋者和刊刻者。国祥为刊刻者,又是作序者,很快被湖北巡抚拿获入狱,并从他家中搜出多种汉文经籍。他的长兄袁国裕受到牵连,也在江宁被提拿。其他受株连的,还有刘智的孙子刘祖义,为《实录》作序的改绍贤、存放有刘智
《天方性理》、《天方典礼》二书版片的谭在文,以及改绍贤序文中提到的“胡公”(胡世雄)和远在广东崖州三亚村的海富润的父、兄、妹、侄等人。这是乾隆四十七年 (1782年)的事情。乾隆帝认为,广西巡抚办事矜张,严加申斥。国祥率得释放,版片发还,《实录》得以推布如故。
    人们对于国作刊行经书给予了高度赞扬。武林清真寺掌教咸阳马士芳写道:“其书稿撰述编次有年,未经镌出,不能垂之永久,藏之于今。幸得袁君景初先生继刘子之苦衷,较梓成帙,所谓识奇珍而得鉴赏之人,体圣人之语道而通性学于神明,光于四海,至希之效与部成之志,功良不减于作者、”华亭改绍贤写道。“袁君既感先圣承天立教之苦,复悯后人茫然无指之难,不顾艰险,不避风霜,南北奔驰,创理剖劂 装潢成帙,使人一目了然。共悉其大本大源,不啻仰承于圣侧。噫!袁君之用力用心,实不愧为倡明圣道,振兴吾教之伟人也。”
    国祥还刻了《天方字母解义》和《天方三字经》,也都是刘智所撰。
    和国祥同时,苏州有余浩洲,(6)原为汉人,因读《发微》前,今从余序。
  《正教真诠》受了启发,信奉伊斯兰教。他曾以“经书 传自西域,因音义各别,不能通行斯土。斯土经师,虽有汉译稿本,未经刊传,以致失学者鲜能知其条规,素习者乃不详其意义”。遂创刊云:“欲登高者必自卑,欲涉通者必自迩,道可徒务高 远而遗卑近也乎?窃以是书近切日用拜跪之仪,与夫举念真诚之准,简而易,约而该。克己复礼之功,希圣希天之诣,在是矣。”他又重刻《四篇要道》一书行世。
       马大恩
     马大恩,字惠泽,号云峰,成都人。童年肄经,服膺圣道。尝以王岱舆、刘智等之著述,发明人心道心之微、天人性命之旨;“然有数先生婆心救世于前,使后 学者无以广其传布其教,仅恃一二旧家藏书,而见者鲜。是前贤之大功未尽著,即同人之身心未尽淑。”大恩因以素所历览经籍注释各书,悉付剖劂。道光二年(1822年) 冬,重刊《天方性理》。此后续刊《天方典礼择要解》、《五功释义》、《清真大学》、《卫真要
略》,皆成书。道光七年(1827年),刻《天方至圣实录》,嗣刻《天方三字经》、《天方字母义解义》。道光八年(1828年) ,刊《清真指南》,前后六七年,书凡四十册。皆大恩一人之赀。(7)
    大恩每刻一书,率冠以序。刻《典礼》序曰:“道光壬午冬,余重刊刘子《天方性理》书成。私幸西方性学,不作长夜耳。然深催夫读《性理》者,务为虚无幽渺,踏晋人清淡之习,视日用为粗节,薄伦常为末务,究之身失而心与具失。是《性理》一书,卫道也,反害道矣。然则可无书以卫《性理》乎?刘子早见及此,著《典礼》一书,专为蹈中履和之始。使人知《性理》阐天道之精,初非遗人道于不讲也。于复付梓以广其传,俾世之于道者,先之《典礼》以为下学之基,继之《性理》,以臻上达之诣。庶内外兼修,身心交养。尽人合天之学其在斯欤!”
    大恩后,成都刻经之风,历同、光而不衰。同治间张正经、白位西、马元章,刻《至圣实录》,王占超刊《四篇要道》。光绪间,占超复与冶世俊、马长青、余昭文筹设宝善堂,复刊《指南》等书。嗣昭文又独力刊《经汉注解赫》周明德刊《天方卫真要略》、《天方四字经》。昭文,字海亭,成都人.幼孤贫,习烹调于伊斯兰教菜馆中。居既久,遂归伊斯兰教,履行真功,精勤不懈。既而,菜馆主人嫁女为妻。昭文也益勤所业,家中经济有了充裕,不困衣食犯愁。因此,他更潜心伊斯兰教道,致力修功。尝以习经、能诵读。但以不能书写为遗憾。故攻阿文书法,竟抄写得《古兰》全部,珍藏寺中,为人称道。占超、世俊、长青与正经、元章,也都是成都人,或为四川人. 位西为河南人。
注释:
①②见乾隆五十年刊《临清直隶州志》卷八;雍正七年修,道光。十六年刊《宁波府志》卷十六。
③鸣凤《天方性理·序》。
(4)据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广西巡抚朱椿咨文所写:“海富润供称:袁二人称为二爷约六十多岁,中样身材,苍白胡须。”又据本年六月湖北巡抚姚成烈奏拆所写:“提讯袁二,供:系江宁府上元县旧教回民,年已七十。”据此二说,乾隆四十七年国作已七十岁,或近七十岁,生年约是康熙五十年(1712年) 无误.
(5)引自袁国祚《实录·序》,
(6)见马福祥重刊本《真功发微》余浩洲序。据是序,浩洲刻《发微》,在刻《要道》前.同书又有袁国祚序,则以刻《要道》在刻《发微》前,今从余序.
(7)见大恩作《典礼序》、《实录序》、《指南序》.
 

责任编辑:zsai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