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卧尔兹与中国穆斯林的爱国爱教传统


2018-02-05 09:02    姚继德 @ 中国伊协在线



  卧尔兹是伊斯兰教中一种日常化了的大众宣教方式,它是阿拉伯语译音(英文转写作al-Wa’z),阿拉伯语中的本意为“劝导”、“训诫”、“教诲”、“布道”、“说教”、“宣道”。凡宣讲卧尔兹的阿訇(波斯语Akhund音译,意为导师,云南回族民间以阿语习称为吾梭、吾师台)、教长(Imam,音伊玛目)和穆斯林学者(al-Ulema,音乌里玛,回族民间俗称尔勒莫伊),都称为“卧伊祖”(al-Wa‘iz)。卧尔兹是伊斯兰教最古老的布道传统,其根源直接来自真主安拉的指示,《古兰经》中曾有许多教导。比如:“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你的主的确知道谁是背离他的正道的,他的确知道谁是遵循他的正道的”(第16章第125节)。“关于使者们的消息,我把它告诉你,用来安定你的心。在这些消息中,真理以及对信士们的训诫和记念已降临你了”(第11章第120节)。卧尔兹的传统,肇端于至圣先知穆罕默德接受“天启”在麦加传播伊斯兰教之时。据伊斯兰史记载,穆圣曾向崇拜多神的麦加古莱氏族人(al-Quraish)宣讲天启,劝告人们抛弃偶像崇拜,信仰独一的安拉,教诲人们力行善功,训诫人们勿做恶事。与此同时,他还向其他部族和邻国的国王、皇帝亲致书函宣教劝化。因此,穆圣生前就已开创了卧尔兹的两种主要方式——口头演讲与书面宣教。穆斯林由麦加迁徙到麦地那后,穆圣继续采取向公众传教和在清真寺内宣教相结合的方式,并派出众多圣门弟子(Ashab al-Nabiy)作为传教师(al-Da’i,音达伊)到各地传教,主要是宣传安拉独一,反对多神崇拜,传授伊斯兰教义、教法。在先知去世之后,卧尔兹成为圣门弟子和历代哈里发恪守的一项圣行(al-Sunnah,音逊奈)。伊斯兰教传播到世界各地后,什叶派(al-Shiah)、苏菲派(al-Sufi)纷纷派出传教师到各地传布本派的教义学说和主张,卧尔兹遂成为伊斯兰教宣教的一项重要定制,传承至今。

  在伊斯兰教传入华夏1300余年的本土化过程中,不仅吸纳了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元素,而且“卧尔兹”传统也得到较好的传承。据文献的记载,唐宋时期在广州、泉州、杭州、明州(今宁波)、长安、扬州等地穆斯林聚居的“蕃坊”清真寺里就有“蕃长”和教长主持的卧尔兹制度。元代西域回回穆斯林大量东来遍布华夏大地后,阿訇、教长、答失蛮(波斯语Danishmand译音,意为“学者”)的卧尔兹更为盛行。明代中叶回族伊斯兰经堂教育诞生后,回族穆斯林社会的卧尔兹传统在完成制度化的同时还有所创新,除了在经堂的教学中采用阿拉伯语与波斯语交互开展的传统卧尔兹式教学互动外,汉语与“小儿经”等经堂语相结合的卧尔兹也开始出现。其后,中国回族等各族穆斯林在每周五的“主麻聚礼”、每年一度的“尔德”两节“会礼”和纪念穆圣诞辰的“会礼”中,阿訇教长都要进行形式多样,内容丰富,言简意赅的卧尔兹宣讲,通过引经据典的口头演讲或书面宣传方式,深入浅出地宣讲伊斯兰教义、教律和教史,以期达到坚定、完善、纯洁穆斯林听众和读者信仰的目的。

  中国穆斯林的卧尔兹,内容极其广泛丰富,常以《古兰经》和“圣训”作为主要内容,选取伊斯兰教史上的寓言故事,从伊斯兰哲学、伦理道德到穆斯林的处世为人,乃至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可成为“卧尔兹”的传统题材。从文风上来看,“卧尔兹”提倡言简意赅,一题一议,中心突出,不尚空谈,强调言之有物,篇幅简短。卧尔兹的体例也独具特色,开始往往要先背诵或引述一段《古兰经》原文,然后进行准确阐释,再引证有关圣训,联系先知美德懿行或伊斯兰历史事件,或讲寓言、故事加以阐发,最后总结几点“劝诫”,通过遵经守训的精神陶冶,宣讲穆斯林应尽的宗教和社会义务,提倡从善如流,嫉恶如仇,升华穆斯林思想境界及内在修养,从而成为一名真正的穆斯林信士和合格的社会公民。

  中国回族穆斯林素有鲜明的“爱国爱教”优良传统,这种传统是回回民族历史进程中的客观积淀,它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有国才有教,有教才有族,“国”是“族”的载体,“族”是“教”的载体,彼此构成了唇齿相依的水乳交融关系,爱教必先爱国,其逻辑关系不容颠倒,故“爱国爱教”成为回族人民的国家与族教认同(State-National identification)的最高准则。这种国家和族教意识的形成,实际上秉承了伊斯兰教的和平顺从本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回族穆斯林“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数百年来始终贯穿在阿訇教长们的卧尔兹主题中,不仅指导着穆斯林大众的爱国实践,而且强化着这种国家与民族的自觉认同。

  比如,在上世纪30、40年代日寇侵华期间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全国各族穆斯林宗教爱国志士,在国难当头,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从国是天命”、“爱国是穆民的信德”、“爱国不分先后”等的卧尔兹宣传,曾经响彻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天山雪域、边陲高原的城乡清真寺里,成为号召回族穆斯林儿女前仆后继,奔赴抗日疆场的时代号角。

  新中国建立后,抗美援朝,民主改革,社会主义改造,民族团结,民族平等,共同繁荣,共同进步,改革开放,两个文明建设,和谐社会的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等时代命题,都在一代代穆斯林爱国宗教人士的卧尔兹宣讲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成为新时代中国穆斯林卧尔兹中最响亮的主题。纵观国内近年来已经出版的数部卧尔兹文集,“爱国爱教”和与时俱进地解经释训的时代特色尤为鲜明。除了卧尔兹传统命题中的伊斯兰教教义教法、经训诠释、伊斯兰伦理、纪念穆圣、穆民修养、伦理道德、孝敬父母、尊老爱幼、婚丧制度、文化教育之外,团结和平、遵纪守法、文明礼貌、计划生育、妇女地位、商业道德、尊师重教、“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大爱无疆、文明对话、宗教和谐、爱护环境、善待自然、可持续发展等重大时代命题,更是屡见不鲜。一句话,卧尔兹的生命力在于与时俱进,在于紧跟时代大潮,在于紧扣人类历史进步的正确方向,事实上,它一直推动着伊斯兰教中的“解经”(al-Tafsir,太甫绥勒)与“创制”(Ijtihad,伊智提哈德)活动。

  因此,这类新卧尔兹集的编辑出版,既是穆斯林这一文化传统的延续,还是时代赋予阿訇教长和穆斯林学者们解经工作的神圣使命,更是中国伊斯兰教主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需要。它们不仅可为当代穆斯林大众提供题材丰富、内容新颖的典范宗教知识读本,而且还可为阿訇教长们提高卧尔兹演讲质量、开拓宣传思路、制定宣讲规划等,提供可资交流借鉴的宝贵资源。


责任编辑:本站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