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我国伊斯兰教界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责任担当

——上海的视角


2016-03-10 08:03    金宏伟 @ 中国伊协在线



中国伊斯兰教与伊斯兰世界有天然的联系;中国穆斯林视全球的穆斯林为兄弟。当前,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高度关联。中国一以贯之地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构建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为了国家利益和人类的共同利益,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发挥己长,通过各种渠道开展对外交往,除招商引资、吸引伊斯兰金融界以外,更需促进与相关方面的宗教人士与民间实业家的沟通。

 

一、正视影响“一带一路”对外交往的新问题

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曾在“加强对宗教教职人员的培养和教育”一文中指出:“应当说,现在这支宗教教职人员队伍总体上是好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爱国爱教、遵纪守法、信仰虔诚、品行端正,在协助党和政府落实宗教政策法规、团结信教群众、促进宗教和睦、服务社会大众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宗教教职人员队伍中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比如信仰淡薄、戒律松弛、不重修行、贪图享乐、借教敛财、争名逐利、自我吹嘘、弄虚作假等现象,在各个宗教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他还说:“宗教教职人员对信教群众的精神生活有重要影响,对宗教的健康发展起着关键作用,在社会上代表宗教的形象。”

笔者认为这一评估也符合上海的伊斯兰教现状。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穆斯林有了统一的宗教组织——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上海伊协历任会长继承先贤传统,紧跟时代、顺应潮流,开明通达,审时度势,为社会和谐、和平外交作了很大努力。改革开放后,上海每年要接待许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穆斯林宾客,能否做好接待工作,关系甚大。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除向有关部门献计献策外,还勇于任事,积极参与重大的接待工作,为促进和谐的国际关系搭建平台。近些年来,上海曾相继举办了“亚太经合组织”、“亚行”、“上海合作组织”等高端国际会议。这些国际会议在上海的顺利召开,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与会国成员不仅有来自世界各国的首脑、政要、企业家,还有来自伊斯兰教国家的宗教领袖。做好服务,主动参与,积极配合,为政府献计献策,是上海市伊斯兰教社团组织的重要任务。前些年“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议”在沪召开,上海伊协、清真寺为会议的召开投入了很多精力,组织班子、准备预案、改善清真寺环境、迎接客人的到来。按照市委、市政府会议期间需万无一失的要求,市伊协专门抽出部分阿訇和工作人员在做好清真寺工作的同时,还协助政府为与会伊斯兰教国家下榻的饭店准备礼拜毯、监督检查清真饮食等工作。

上海的伊斯兰教,总趋势应该说是健康向上的。但是,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过程中,上海伊斯兰教是否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是否充分地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呢?恐怕很难作出肯定的回答。笔者从一名上海伊斯兰教教职人员的角度,从实践中归纳出以下几点粗浅的想法,笔者认为这些问题的存在,会影响伊斯兰教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试言如下:

其一,后继乏人。伊斯兰教传入上海700余年来,在与上海海派文化和经济大潮的冲撞之中,已有相当的适应性和影响力。回顾近代历史,上海老一辈伊斯兰教界人士和穆斯林有识之士达浦生、哈德成、金子云、马晋卿、哈少甫等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倡导的勤政廉洁、秉公办事、尊老爱幼、扶弱济困、热心公益慈善事业等道德行为,不仅得到教内穆民推崇,成为当时穆斯林社会的楷模,同时也得到全社会的敬仰和尊重。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的影响至今不衰。

我们希望教内有一群像当年的杰出人士那样的“坚守者”;我们需要许多具有爱心和献身精神的青年穆斯林来继承先辈爱国兴教的伟业,勤奋好学,明辩方向,身体力行,成为穆斯林群众的良师益友。但是我们发现,这样的人在上海穆斯林中为数不多,优秀者更少。这是上海伊斯兰教界面临的迫切问题。

其二,素质下降。宗教人员队伍素质下降具有普遍性,全国各大宗教都有。以清真寺教职人员为例,清真寺的功能,不仅是为穆斯林提供一个可以举行宗教礼仪的场地,更是一个为穆斯林抚慰、洗涤心灵的所在。伊斯兰教在当今社会中发挥其促进社会和谐功能的平台,主要是清真寺。人们在清真寺中交流,倾诉乃至宣泄在社会生活中感受到的矛盾困惑和痛苦哀愁,以期得到疏通、引导和实际的帮助,避免过激行为,获取心灵的宁静与和谐。概言之,清真寺就是寺坊穆斯林的精神家园。但是近年来上海许多清真寺教职人员由于自身宗教与文化素养不足,又缺乏说服沟通的技巧,这一功能被弱化了。

其三,帮扶乏力。当前,上海由于外来穆斯林的大量增加,清真寺已成为他们的社交联谊场所。外地来沪人员中的穆斯林大多是怀着摆脱贫困的梦想来上海的。他们的知识与技能并不适应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大都市。因此在这一群体中普遍存在着失落感、挫折感。于是,他们本着朴素的宗教感情来清真寺,寻求同情与帮助。我们身为教职人员理应给予他们帮扶。但是,他们的诉求往往都是一些难以由清真寺解决的实际困难,只能靠社区的民政、司法、社会救助等职能部门来解决。上海的许多清真寺现在都面临着这样的难有作为的局面。

其四,误解甚多。对伊斯兰教的误解存在于民众中,也存在于政府官员中。近年来上海举办“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议”及其他重要国际会议,有关部门曾邀请笔者为会议志愿者与接待单位作辅导报告。主持人在开场白中竟然说:“这次接待的国家大多是原教旨主义的国家,”而听众们对此也毫无反应。这一情况使我瞠目结舌。伊斯兰教怎么就等于原教旨主义呢?为什么从事外事接待工作的政府官员也会讲出这样的话语呢?为什么众多的与会人员“见怪不怪”毫无异议呢?笔者只能在报告中正面作了一番解说,努力在听众心中消除这种误解。这种误解如不及时纠正,还会影响我国的民族团结,影响社会和谐与国家安全。

 

二、几点建言

1.尽快提高我国伊斯兰教界人士的宗教文化修养和外语水平

“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将为中国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提供千载难逢的契机。中国伊斯兰教界人士责无旁贷,任重而道远。在实施发展战略的过程中,涉外交往活动会与日俱增,形势对我们提出了较高的外语要求。倘若在这方面有所欠缺,就会直接影响国际交往的质量和效果。就笔者所知,现在伊斯兰教界人士或穆斯林代表涉外交往中,语言的障碍是不容忽视的大问题。我们在宗教界的国际交往活动中无法实现充分的沟通。作为一个来自拥有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的宗教界人士,以及2300多万中国各族穆斯林的代表,我们受到海外各界的关注。许多穆斯林国家对我们刮目相看,有意接近,这也正是我们广交朋友,释放善意,积极宣传我国改革开放巨大成就,努力增进与国际伊斯兰教界友谊的大好机会。可是,如果因为语言或文化修养的局限,使我们与许多国家的穆斯林无法沟通,往往与机遇失之交臂,无法取得应有的更大收获,实在让人感到遗憾!笔者深切认识到,实有必要从速提高我国伊斯兰教界教职人员队伍的整体文化素质,特别是外语水平,以适应我国伊斯兰教界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中开展全方位对外交往的现实需要。

2.积极主动地对外宣传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从当前社会实践来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全面落实,人们的信仰受到尊重,人权也受到保护,从而在全社会形成团结、祥和的氛围。随着国际社会对人权问题的日益重视,宗教的发展现状往往成为人们观察的焦点,国外敌对势力也有意在宗教问题上做文章,当海外友好人士不太了解中国国内的宗教信仰实际情况,就会造成误解与歧见。有鉴于此,笔者感到,在我们实现“一带一路”战略的对外交往活动中,实有必要利用宗教交流这一特殊的对外沟通渠道,积极主动地宣传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事实上,这方面的工作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虽说近年来关涉宗教的外事活动日见增多,但有时在接待人员中,宗教界人士付诸阙如,或虽然到场,却因未能充分了解对话者的意图而“自说自话”,让提问者有“问道于盲”的感觉;有时我方人员在交谈中过于抽象地泛泛而谈,话不及义,拙于应对,同样会达不到应有的目的,其结果只会加深国外人士对我国宗教现状的误解。反之,倘若我们能正面地向来访者或外界人士积极主动地介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我国的贯彻落实情况,则有助于对方澄清一些因受海外媒体不实报道影响而产生的误解。笔者通过工作实践由衷感到,我们应该主动诚恳地向海内外的媒体,包括学者和理论工作者,向他们介绍我国各地伊斯兰教界开展宗教活动的事实,这有助于国外朋友全面客观地了解今日中国社会中的宗教。

3.更多地参与伊斯兰学术研讨活动

近些年来,伊斯兰教国家组织的学术活动层出不穷,诸如摩洛哥一年一度的斋月演讲会、阿曼的伊斯兰教教法讨论会、伊拉克的阿拉伯书法伊斯兰专设国际艺术节研究会、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思想讨论会、伊朗和马来西亚的《古兰经》朗诵比赛以及印度尼西亚的郑和国际学术讨论会等。前些年,伊朗还举办了国际艺术讨论会及霍梅尼思想研讨会等,并发出有关研讨提纲和论文要求。据笔者了解,尽管与伊斯兰教有关的各种学术会议接连不断,主办国也多向我国伊斯兰教组织发出频繁邀请,但我国实际派出去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的人数极其有限。惋惜之余,我们也多少感到有几分难堪。有些国外学术研讨会,我国伊斯兰教界人士虽也跻身其中,但多集中于介绍中国穆斯林情况,有的更属老生常谈,真正探究中国伊斯兰教的学术文章并不多见。从长远着想,伊斯兰教的教职人员有必要加强自身的文化素养,积极主动地撰写学术文章,参与各种国内外的学术研讨活动,并以此来充实自己,增长见识,结交同道。

对以上这些问题,笔者以为,除了教职人员自身的努力以外,有关部门也应开拓思路,不妨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主动邀请学术界人士来作我们文化建设的参谋,借助外力来拓展伊斯兰学术研究,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4.在外事交往中注意养成为经济建设服务的观念

如何在建设“一带一路”中找准位置,在这历史机遇中,让伊斯兰教界人士为改善我国民生,加快我国的经济建设步伐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是我们每个爱国爱教的穆斯林都该关心的事。笔者以为,在我们的外事交往中亟需养成为经济建设服务的观念,换言之,就是要有一个“经济头脑”,随着上海自贸区建设和国内重点开发西部地区战略的贯彻落实,以及我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实施后在更广阔的领域与世界各国加强经贸合作的可能性日趋增大,凡此种种,都在很大程度上与伊斯兰教有密切的关系。笔者身处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常会接触到来自不同地方的海内外穆斯林,他们有的来沪只作短暂逗留,仅是旅游观光;有的则是到申城寻求经济上的发展;有的已经在此立足生根,大展宏图。由于恪守宗教信仰的缘故,海外穆斯林来沪伊始,首先要做之事就是向人询问清真寺的地址,或是打听穆斯林餐馆地处何方,有的更直接想了解这里的五次礼拜在时间上的安排。正因为是穆斯林,他们也就会主动造访本市各清真寺的阿訇,来进一步了解上海的情况。在与他们的交往过程中,我亦获得不少新颖的信息。

我国的伊斯兰教界人士完全可以发挥自身的优势,开展正常而合法的民间对外交往活动,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积极作为。

(作者系上海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


责任编辑:薛远武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