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穆斯林发现欧洲》中译本导言


2015-10-19 10:10    王宇洁 @ 中穆网讯



  对中国的读者来说,伯纳德·刘易斯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作为当代西方最为著名的中东和伊斯兰研究者,伯纳德·刘易斯著作等身,早在1979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就组织多位学者,将他的《历史上的阿拉伯人》翻译为中文,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分量不厚,但影响却不小。且不说它的出版在当时阿拉伯研究和中东研究中的重要影响,即使在相关资料和著作远多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今天,它仍然是一本不可忽视的参考书。
  前些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又从台湾引进了刘易斯的《中东:自基督教兴起至20世纪末》一书,以《中东:激荡在辉煌的历史中》为名出版。在“911”事件促使有心人对中东和伊斯兰教问题进行思考的背景下,此书也有一定的影响。
  伯纳德·刘易斯191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939年毕业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获伊斯兰教史专业的博士学位。其间他曾在巴黎大学学习,师从著名东方学家马西农。毕业后他任教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1974年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高等研究院的联合邀请,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系,后加入了美国国籍。
  刘易斯确实秉承了欧美东方学研究的深厚传统,他精通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法语、德语、希伯来语、拉丁语等多种语言。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他先后出版了《阿萨辛派》、《伊斯玛仪派的起源》、《历史上的阿拉伯人》、《现代土耳其的出现》、《伊斯兰教:从先知穆罕默德到君士坦丁堡陷落》、《伊斯坦布尔与奥斯曼帝国文明》、《伊斯兰的政治语言》、《伊斯兰与西方》、《中东:自基督教兴起至20世纪末》、《现代中东的形成》、《冲突中的文化:大发现时代的基督教徒、穆斯林和犹太教徒》、《伊斯兰教中的犹太人》、《闪族与反闪族:对冲突与歧视的探究》、《中东的种族与奴隶制》、《中东的未来》、《什么出了错:西方的冲击和中东的反应》等几十本著作。其中《中东》和《什么出了错》多次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正由于刘易斯的学术贡献,他被誉为美国中东研究最伟大的“圣人”,《历史学家与历史著作百科全书》称他为“战后关于伊斯兰和中东最有影响力的历史学家”。他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亦不可小觑。
  美国的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曾称,“伯纳德教我们如何理解中东复杂而又重要的历史,并为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下一步行动指明了方向。”2006年刘易斯90岁生日前夕,美国费城国际事务委员会专门为他举行了荣誉午餐会。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切尼在现场发表讲话盛赞刘易斯,说“在新世纪中,政策制定者、外交官、学界和新闻媒体每天都在追寻刘易斯的智慧”。
  不可否认的是,刘易斯身处的“东方学”研究阵营得到的并非全是正面的评价。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东方学传统频遭质疑。爱德华·萨义德在《东方学》一书中,批评东方学家们“尽管试图使其著作成为宽容客观的学术研究”,但实际上却“几乎成了对其研究对象的一种恶意诽谤”。在他看来,伯纳德·刘易斯正是这类学者的典型。
  此后在萨义德和刘易斯之间发生了一场历时多年的论战。在1986年的北美中东研究学会上,两位学者进行了一场直接的辩论[ 辩论内容可参看薇思瓦纳珊编,《权力、政治与文化——萨义德访谈录》,单德兴译,三联书店,2006年,387-411页。]。
  刘易斯在后来出版的《伊斯兰与西方》中对萨义德进行了回应,认为作为纯粹学术研究的东方学研究复杂多样而且专业,门外汉的批评是无意义的。萨义德则在1994年为《东方学》撰写的后记中再次对刘易斯进行了批评,认为他“无所不知的冷静的权威面具”无法掩盖其观点中强烈的意识形态内涵[ 爱德华·W·萨义德,《东方学》,440页。]。
  在“911”事件之后,刘易斯的《什么出了错》一书登上畅销书榜,他在书中提出美国不过是“伊斯兰未能成功现代化这一生存困境的受害者”。这一观点在当时的西方有着一定的影响。但也正因为这些观点,他被认为是营造“伊斯兰恐惧症”的首要人物,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批评。
  实际上,刘易斯早年并不妄论时政。他的研究兴趣主要在中世纪的中东史和伊斯兰教史,其早期著作《阿萨辛派》、《伊斯玛仪派的起源》等作品,以珍贵的原始文献和细腻的历史追索见长,迄今仍是该领域的权威作品。
  但是在阿以关系紧张之后,许多阿拉伯国家不再向与以色列关系密切的西方国家开放档案资料。身为犹太人的刘易斯逐渐把自己的研究领域转移到了土耳其史,出版了《现代土耳其的出现》、《伊斯兰教:从先知穆罕默德到君士坦丁堡陷落》、《伊斯坦布尔与奥斯曼帝国文明》等作品。
  在这些研究领域之外,刘易斯颇为关注诞生在中东地区的三种化——即犹太文化、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文化之间的关系和互动。在《伊斯兰教中的犹太人》一书中,他把穆斯林同犹太人之间互相容忍和宽容的关系追溯到伊斯兰教的早期时代,并暗示实际上存在一种犹太—伊斯兰文化传统,它可能比人们更为熟悉的犹太—基督教文化传统要深刻和强大得多。
  由于阿以冲突至今没有解决,在世人的眼中,犹太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冲突与对立乃是其本质所然,其内在的历史联系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刘易斯能够提出这一观点,虽然与他身为犹太人的背景不无关系,但是他在今天提出这一历史事实所具有的积极意义同样无法否认。
  《穆斯林发现欧洲》一书初版于1982年,2001年平装版问世。它关注的也是两种不同文化之间互动和交流的历史,实际上是一本关于东西方(即中东与西方)相互接触、交流的交往史。

  本书由12个章目组成,在大量参考伊斯兰世界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对从8世纪开始,伊斯兰东方和基督教西方相遇,直到近现代的历史进行了梳理,涵盖了伊斯兰帝国对外扩张、十字军东征、蒙古人西征、土耳其人围攻维也纳、法国占领埃及等东西交往史上的重要历史阶段。
  同时,作者从语言文字、学术研究、宗教、经济事务、政府管理、科学技术、文化生活、社交生活等不同方面入手,使这一交往史呈现出立体的面貌。
  通览全书,我们会发现所谓“穆斯林发现欧洲”,并不是一个如同欧洲发现新大陆那样主动的过程。
  实际上,书中描述的是伊斯兰世界逐渐、且被动地去认知西方世界的过程。即,处于先进地位的伊斯兰世界在各方面优越于西方的情况下,从开始的漠视外界,到近代衰弱之后、不得不更多关注西方世界,并在经济、军事、科学技术等方面重新认识西方、向西方学习的过程。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部文明从强盛到衰落的历史,是一部衰落后不得不向外界开放,并向外界学习的历史。也正如中译本的副标题所言,是一部“天下大国视野转换”的历史。如果把这段历史和中国与西方世界的交往史进行比照,或许会带来更多的启发和思考。
  如同刘易斯的其他前期作品一样,本书参考了包括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英语、法语在内的大量文献,特别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文献资料,其中包括一些珍贵的手稿。虽然有些观点可能不为现代人所认同,但是反映了人类历史中某个时期的互相认知。
  正如有些评论者所说,《穆斯林发现西方》一书因为有大量来自伊斯兰世界的资料为基础,因此作者没有单纯根据西方文献来还原历史,而做到了从东西方两个角度来打量这段千余年的东西方交往史。
  此书面世后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不仅被翻译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等多种语言,还被译为土耳其文、波斯文、印尼文,在一些伊斯兰国家中印行。今天,《穆斯林发现欧洲》能够以中文出版,对于我们以一个以往不曾留意的视角来认识穆斯林世界与西方的关系是有帮助的。对于身处远东的中东研究者和观察者来说,阅读此书可以深入了解西方相关领域顶尖学者的观点,对理解历史上曾经的“天下大国视野转换”和今天正在进行的种种转换,亦有重要参考价值。当然,这并不表明我们完全赞同作者的立场与观点。相反,书中的某些观点反映的是作者对穆斯林世界与西方交往的一些感受,或有偏颇之处。请读者慧眼明辨。

 

-----------------------------------------

 

《穆斯林发现欧洲: 天下大国的视野转换》
作者: (英)刘易斯 译者: 李中文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13-9
定价: 42.00
丛书: 新知文库(新版)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659947/


责任编辑:本站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