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本文阅读 人次              [ 正文字号: 放大  还原  缩小 ]


村田幸子:为什么要研究回儒世界观?


2015-02-13 09:02    村田幸子( Sachiko Murata) @ 中穆网



“如果中国穆斯林不知道回儒思想的原则和诸多细节都直接出自于伟大的穆斯林学者对伊斯兰思想深奥微妙的阐释,他们就会以为应该拒斥属于自己的思想遗产。然后,他们就会以从西方或者从各种伊斯兰政治形态( 这主导了当今中东的伊斯兰话语) 学来的东西为基础,用汉语重新创建伊斯兰思想。

 

翻译|宋悦

校对|任军

 

大约 15 年前,我和威廉·柴提克( William Chittick) 以及我们尊敬的同行杜维明教授开始研究回儒文本。从那时起,我们就和中国研究伊斯兰教的学者和学生们往来甚密。显然,很多中国学者并不认为回儒学说与伊斯兰主流学说是一脉相承的。这很可能是因为 20 世纪的某些事件中断了回儒思想的传播。由于维持其宗教传统的教育体制不复存在,中国穆斯林不得不重新学习自己的宗教传统。他们主要依靠外部资料,而且往往是西方历史学家的作品。即使是学过阿拉伯语的人也很少能够深入研究安萨里( Al-Ghazali) 之后所发展的诸多思想学派。我们需要谨记的是,安萨里正处于穆斯林学者思想大繁荣的开端,而非终结之时。毫无疑问,安萨里是伊斯兰教所培养的最伟大的学者之一,但是他对于后来的伊斯兰学说的影响却被后代的一些人物给掩盖了,尤其是在那些以波斯语为主要学术语言的地方。这些地方包括所有欧洲和亚洲的非阿拉伯语穆斯林地区,从巴尔干半岛、土耳其经中亚一直到印度和中国。

在这些地方,安萨里的著作( 包括他的波斯语著作) 并没有被广泛传播和阅读。其他一些学者在教义和功修的解释上扮演了更为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对于平民百姓而言。例如,波斯诗人阿塔尔( Attar) 、鲁米( Ru-mi) 和哈菲兹( Hafez) 用来表达伊斯兰世界观的语言更容易被讲波斯语的人所接受。他们的诗歌充满了对伊斯兰思想核心主题的阐释,而这些思想是由伊斯兰教义学家和哲学家们所发展的。例如,在向普通民众传播伊斯兰这个方面,鲁米要比安萨里具有更为广泛的影响力。

在伊斯兰国家中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另外一位学者是伊本·阿拉比( Ibn Arabi) ,他在安萨里之后 130 多年去世。尽管学者们通常认为他是一个“苏非”,并且忽略了他极富多样性的学术思想,但他依然被视为伊斯兰传统中最伟大的哲学—教义学家。事实上,他精通所有的伊斯兰知识。阿拉比对真主、宇宙和人类灵魂的洞见要比之前所有的穆斯林思想家都更为全面。他对伊斯兰思想发展的影响能够和同时代的朱熹对后期儒学的影响相提并论。

穆斯林学者们所共识并主要由伊本·阿拉比等学者所发展的这种世界观,可以用天人和谐论( anthropo-cosmism) 这个词来描述其主要特征。杜维明教授用这个词来描述新儒家大师们所发展的儒家传统世界观。天人和谐的世界观将宇宙和人视为同一个实体的两面。在伊斯兰教看来,真主是绝对存在,主要通过两种形式显现自身。一种形式是宇宙全体,也就是真主之外的万事万物。另一种形式是人,他有能力认识真主的自我揭示之全体。

在这种天人和谐的世界观中,宇宙是神性在外在方式上的无限延展。人是全部神性在内在方式上的集聚。所有分散在人的意识之外的事物和实体同样呈现在人的意识之中。人类生命的目的就是对潜在于自我之中的万事万物的知识予以现实化。这种现实化的要旨可以在诸先知的教诲中找到,他们被赋予了将人们导向完美知识和正确功修的职责。

在这种天人和谐的世界观看来,所有世间的罪恶和缺陷都源于人们不能正确理解他们和真主以及宇宙的关系。人们变得健忘而无知,然后破坏了小世界和大世界之间的平衡。没有了人的健康和完整所建立的和谐状态,世界将会逐渐陷入失衡和无序之中。

以上是对天人和谐观的简要概括,这种思想可以在许多穆斯林学者的作品中,特别是在回儒所研习的波斯语文献中找到。在我们看来,回儒专注于某些特定的文本,正是因为这些文本为天人和谐观提供了清晰和系统的例证。中国的穆斯林发现,这种观念与中国本土的世界观有相通之处,并且可以很好地用儒学术语和概念来进行翻译。

安萨里在 12 世纪初去世。回儒所研究的两个重要学者作家———拉齐( Razi) 和奈赛菲( Nasafi) 则生活在13 世纪,他们的著作对穆斯林的天人和谐观进行了精彩的阐释。拉齐是伊本·阿拉比的同代人,但要略晚一些,没有证据表明他曾受到阿拉比作品的影响。他属于另外一个伊斯兰教思想学派,这个学派由拉齐的老师奈吉木·丁·库布拉( Najm al-Din Kubra) 创立。与伊本·阿拉比相较,这个学派缺乏哲学和教义学的色彩。拉奇运用了大量比喻和象征来取代专门的术语。例如,鲁米也属于这一思想脉络。我们很容易看到鲁米和拉齐学说之间的相似之处。和拉齐一样,鲁米也从未受到伊本·阿拉比的影响。

奈赛菲在拉齐之后 50 年去世。虽然他同属于库布拉维学派的导师之一,但是他也精于伊斯兰哲学,并熟知伊本·阿拉比的学说。所以,在他的学说中,伊本·西纳的哲学、伊本·阿拉比的苏非行知和库布拉维学派的苏非行知这三股不同的思想线索汇聚在一起。

影响回儒的最后一个重要学者是贾米( Jami) ,去世于 15 世纪末。贾米是伊本·阿拉比学说的诸多传承者之一。伊本·阿拉比的观点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和完善之后,贾米对之进行了概括。在他生活的时代,要对学者们所研究的伊斯兰思想的不同观点进行区分,实非易事。贾米等学者认为,在理解万物之本质和自我之本质的过程中,哲学、教义学和苏非行知是相辅相成的。然而,与奈赛菲相较,贾米的作品更加忠实地继承了伊本·阿拉比的学说。

简而言之,从安萨里逝世到贾米逝世之间的 400 百年是伊斯兰思想史上最富创造力和最为多产的时期之一。这个时期内出现的所有伟大的哲学家、教义学家、苏非和诗人实际上都以天人和谐观来看待实体,并且在其著作中以多种不同的形式表达了这一观点。他们无一例外地认为,人之生命的目的在于得到一种对实体转变之后的感知,人和宇宙以完美的和谐状态在其中运行。他们认为,始自阿丹并以穆罕默德为顶峰的所有先知都为通向这种状态树立了典范。

如果不了解这些穆斯林贤哲和思想家对这种一元的天人和谐观的表述方式,不了解他们是如何将这种观念理解为《古兰经》的核心思想,那么我们就不可能看到,从安萨里到回儒的伊斯兰思想传承线索并未中断。如果中国穆斯林不知道回儒思想的原则和诸多细节都直接出自于伟大的穆斯林学者对伊斯兰思想深奥微妙的阐释,他们就会以为应该拒斥属于自己的思想遗产。然后,他们就会以从西方或者从各种伊斯兰政治形态( 这主导了当今中东的伊斯兰话语) 学来的东西为基础,用汉语重新创建伊斯兰思想。

总之,在我们看来,中国穆斯林学者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是: 复原真正中国式的伊斯兰世界观。否则,他们将会遭遇一种新的西化过程,这种西化不再是由欧美的帝国主义进程所驱使,而是被中东的政治思想体系所带动。


责任编辑:本站   | 分享与收藏 推荐给好友 打印本文 |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